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一百八十三章 当爱变成癫狂

时间:2018-07-05作者:西南书童

    钱钱钱!什么都是钱!你们就都么爱钱那么需要钱吗!为了钱你们就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都做得出来吗!通过自己的勤劳和努力,通过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你们不一样能赚到钱吗!为什么要做那些有命赚钱没命花钱死了还让别人戳你脊梁骨的龌蹉的人人得而诛之的下贱的勾当呢!!!

    在真爱被愚弄的时候,不管多成熟多聪明的人,都会变得心烦意乱神志不定。能把握自己的人,烦躁的度过一段时间,把握不住自己的人,失控了,会滑向一个极端的自己……

    自从再也联系不上郁寒香以后,自从确定了郁寒香是个骗子以后,多日的压抑,李唤飞开始,渐渐的,心神迷乱,心态扭曲……

    “喂,时芳,道一,明宇,走喂,今晚嗨起来!我包场!”

    晚上,李唤飞约上那几个臭味相投的兄弟们,带上一个同样重口味的女孩,来到一个房间,一桶酒洒在她身上,四个人便是一通乱来……

    “成峰,今晚有什么活动!?”

    “今晚啊?你想搞什么活动?”

    “我们还能搞什么活动?约起!”

    “好!老地方等你。”

    来到“老地方”,李唤飞是愤懑的发泄、狂躁的宣泄和兽欲的排泄,多少p他都觉得不过瘾……每当在释放的时候,他嘴里总是念念有词:“贱人!给你所有!给你全部!这个给你!钱也给你!让你贱!让你贱!溅啊!”

    去了几次“老地方”,老地方的人不敢再接待他了,她们觉得,李唤飞像是疯了似的强悍……

    无奈,只好去找新的“地方”,又才没几次,那地方的人又不敢再接待他了……

    “唤飞,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太对劲了哦兄弟,你……怎么了?”有一天晚上,叶成峰和李唤飞玩完“交换”的游戏后,把四个女孩打发了,他躺在床上,劝到,“男人,在哪不能找个女人呀,你别把她放在心里,扎得太深了,这样,你会……”

    话还没说完,借着酒劲,李唤飞大声骂到:“他丫的个八子的!这些视财如命的女人就是下贱的荡货!就只配当发泄的工具!她们想要钱!她们不顾别人的感情!她们就可以任意伤害别人!去他丫的!!老子只要有钱,让她们怎么摆姿势就怎么摆,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不爽老子拿钱砸死她们这帮贱人!!”

    沉默片刻,叶成峰开口道:“那个……老魏也是咱自家兄弟,他的事儿,就不用多说了,他以前和我出去,就是因为他把别人当作宣泄的对像,他有可能,是被别人故意害的……”

    想起魏强,李唤飞突然懵了,他掏出一根烟,点上,没再说话,他的心情,也平复了些许。

    “你想想,那样的贱女人,我们犯得着拿自己的身体去赌气吗?这样值得吗?”叶成峰说着,也点上了一根烟,他才吸了一口就被呛得眼泪直流,兄弟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咯咯”的笑着……

    从那以后,李唤飞开始收敛了许多,每当他想发泄的时候,他就会告诫自己:那样不值得!要管住自己!要保护好自己!

    但即使这样,每当看到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他总会在心里鄙视她们,有时,和她们擦肩而过,他还会回头轻浮的问到:“这么花,晚上敢约战吗?”

    正经的女人,或是杀人的眼光瞪了他一眼,或是骂到“你他丫的神经病啊”……

    不正经的人,会走上来,道:“来喂,开个房等我喂。”李唤飞此时,又会告诫自己:要管住自己!要保护好自己!

    于是,他又会轻视的龌蹉道:“臭豆腐多少钱一斤?”

    “一次,1200一夜。”对方回答。

    “草你丫的,现在公共厕所都这么贵,玩个卵啊!”

    而事实上,李唤飞只想发泄心中那份早已扭曲了的变态,他并没有想上“厕所”的欲望……

    在办公室里,在别的亲人朋友面前,李唤飞尚且还能表现得正常,在工作上,他的思路也还是很清析的。

    “业务部以后要分成五个部门,echo、 john、dinna、yogi和sophie,你们各自组建自己的业务团队,工厂的亚克力部、五金部、注塑部、木制品部还有电子产业部五大部门,你们看是分类选择还是综合应用,你们制定个统一的方案给我。”开会时李唤飞一脸正气的说,“你们不要奢望将来一直有人给你们定目标定方向定策略,自己一定要培养能够独当一面的能力,公司只有不断的发展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你们千万不要满足于现状!”

    听着,大家伙儿都受教了似的安静着。

    “你们招募的团队,要开通的平台,要出去参加的展会,要出去参加的各种培训,你们都要制定好方案,到时我们再根据公司的财务预算,视情况审批……”

    而当他不在公司的时候,他就会释放那种狂野和放荡不羁。

    “他丫的,你看路边那个女孩,她穿的裙子比你的还短!”李唤飞说着,一掌拍在副驾上的女孩的大腿,顺手又掀起她的裙子,道:“我估计她要比你有肉感,弄起来会更舒服。”

    副驾上的女是个“外围女”,她是好兄弟冼时芳介绍给李唤飞的。一起玩了两三天了,李唤飞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他平时管她叫“肉肉”,而她,虽然满脸的不情愿,却又总是那样服服帖帖的顺从……

    “草,女人哪儿不一样,把脸蒙上趴上去不还是那几十分钟。”女孩点上一根烟,不屑的回答。

    “扯淡!差别可大了。混得好的,就像卖猪肉的有了自己豪华的门面了似的,而且还可以领‘国家精神造就荣誉’奖,混得一般的,只能默默的在圈内慢慢熬着,像你一样,做个女三号啥的,或是卖个高价,坐等某大导演或大款……”

    刚说到这儿,女孩就重重的拍了李唤飞的肩膀一掌,像是生气,却又是甜甜的笑着,她望向窗外,好像在“蠢蠢”的期待着什么似的……

    李唤飞偶尔也想把自己从癫狂之中拉回来。当他想寻找一片安静,一个人走在昏暗的小路上时,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那份变态,而这时候,有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独自从他身边走过时,他心里黑暗的那面会不自觉的说:这女人肯定很骚,如果突然从她身后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掐晕,拖进树林里,强行耕种,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要不试一试?

    这时候,他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你这个畜生,你家就没有女人吗?你自己就没有亲人姐妹吗?你愿意让她们任人羞辱吗?你心里有伤痛!你就自己消化!你受的伤再大再深,你也没有权力没有资格没有理由把这种伤害转嫁到别人的身上!!

    黑暗的心里又会不自觉的应答:她又不是你的家人,去吧!把她办了,去吧!肯定不一般的舒爽!

    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又骂到:你自己想想你的一生!你想要什么!你想活得怎么样!你想活在光明之下还是想永远呆在黑暗之中!这点困难你都扛不住!这点诱惑你都禁不住!这点伤痛你都忍不住!你还腆着脸说你有人生的最高目标要去奋斗!你去死吧!一头撞死在栏杆上吧!别活着祸害别人!别活着浪费资源!

    然后,他闭上眼,甩了甩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自言自语道:“呵!我会做那样的人吗!?你再想那肮脏黑暗的东西我一拳打碎你这颗猪脑你信不信!!?”

    就这样,反反复复,很多次,他都在和自己心中的那份癫狂做斗争,但他不敢确定,会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会失控,那时候,自己的路,还能走多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