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93章 传承

时间:2018-05-11作者:西南书童

    第二天,妈妈说外公身体有恙,舅舅又去县城打工去了,她要回家照顾外公,不能去大姐家了。于是,李唤飞也跟着妈妈起回老家去。

    李唤飞的外公,出生于1924年,在当时,自家有几分田地可以耕种,太公每年都帮地主家干活儿有点收入,日子还算过得去。少年时的外公上了几年私塾,到1942年,因机缘巧合,他被保送到贵州、广西和广东三省联合办学的国立贵州师范学校上学,入学才年多就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几个月后,家里凑够钱才把他赎了回来,从那以后的年多时间里,外公直在家里务农。

    1945年,外公到县里的由农民捐钱支教的福龙村小学任校长,任教不到年,因日本入侵广西而被迫逃难逃回老家。某日,批日军入侵至村里,把太公和村里另外七个农民抓走,要挟村里人拿粮食到镇上换人。村里人说外公有文化,会交流,遂委派他去给鬼子送粮,外公也因此险些丧命,后幸得位日本军官相救才幸免于难。此后的三年多时间里,外公又直在家务农。

    到1949年,因为同学的举荐,外公在镇上任职财粮干事职,仅又不到年的时间,蒋介石宣传“铲富救贫”,招募“青年军”,并宣称,“青年军”保家卫国,待遇优厚,人参军,全家分田。遂与邻村5个青年从河池市环江县徒步至柳州意欲应招。所幸,时任联防所所长是家里的远亲,所长告知他们“青年军”是要送去台湾的,故而把他们行6人喝斥顿赶了回家。

    1950年,外公参加了为期六个月的苏联模式的教师学习后,辗转明伦、水源、和平等地若干年后,再次回到洛阳镇任“经营管理”职。1958年,外公因为给日本兵送过粮食的历史问题被撤职“打倒”,直至1978年才得以平反并恢复职位,从那以后,他直工作到1990年才退休。

    “飞,呆会儿你帮你外公洗澡,我现在烧水。”妈妈说着,烧水去了。

    外公此时已经是93岁高龄,由于长年的近似和高龄的原因,他已看不清东西了,前年又被车撞断了腿,此时,他只能坐在轮椅上。

    看着外公穿着厚重的外衣和棉裤,“盖”着顶蓝色的帽子,脖子上挂着台微型播放机,李唤飞眼前,突然浮现外公当年在河里划着竹排打鱼时的情景……

    “外公,以前你还没这么老的时候,我最喜欢跟你去河里撒网捞鱼了。”李唤飞微笑着说,“你从来不畏惧水急浪高的撑着竹排……”

    “打鱼?呵呵,没钱买肉就只能自己下河抓鱼吃啊。”外公“咯咯”的笑着,“现在这河水污染得太严重了,上面几个矿工厂开工,下面这条河里比我的墨汁还黑,唉——你们这代人,打不了鱼喽。”外公说着,长叹了口气,突然生气的骂娘起来,骂那些做环保工作的人,太让他失望了。

    “外公,我觉得你现在像个大粽子。”李唤飞不想让外公为那些管不着的事伤心,他转移了话题。

    “这孩子,净胡说八道。”妈妈微笑着撇了李唤飞眼。

    “啊?什么粽子?我等下再吃。”外公回答。惹得妈妈和李唤飞“哈哈”大笑。

    “他说你穿得鼓鼓的,像个大粽子。”妈妈笑着大声“翻译”给外公听。

    “呵呵,叼你公龟,你要是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也是大粽子个喽。”外公又“咯咯”的笑了起来,他那厚重的眼镜,掉到了鼻尖上,李唤飞赶紧帮他扶正。南方的天气湿冷,外公戴着手套的双手,直没有离开过电热扇。

    “外公,你的眼镜多少度了?戴着眼镜还能看得到点儿东西吗?”李唤飞又拿下外公的眼镜,看了看。

    “七百多度喽,看不清东西啦,只能看见眼前蒙蒙的片,看不见东西啦。”外公说着,咳了两声。

    李唤飞帮外公擦了擦眼镜,再给他戴上,“咦,外公,你眉心这里怎么会有个这么深的疤痕?以前你的眼镜框当住了,没注意看到。”

    “哪里?哪里有疤?”外公说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这里……”李唤飞拿着外公的手,指了指他的眉心。

    “哦……这里。”外公突然想起了似的,“这个是被人家打的。”

    “说胡话呢吧爸,谁打你了?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妈妈听了外公的话,坐直了问。

    “没胡说啊,没胡说。就因为这个事犯了历史错误的。”外公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说,“当时我有命回来就算是很好喽。没胡说啊。”

    妈妈听后,“哦——”的应了声。

    “谁打的啊外公?妈?谁打的?”李唤飞追问到。

    “你自己问你外公。”妈妈微笑着说。

    “外公,谁打的?”

    “谁打?”外公生气的自问了声,“(除了)小日本鬼子打的还能有谁!”

    “啊?日本鬼子?”李唤飞吃惊的问,他知道当年日本鬼有入侵过河池市,但他没想到,自己的家人也曾被日本鬼子祸害过。

    “外公,鬼子干嘛打你呢?”

    “干嘛打?嗯?落后了就挨人家打咧……”外公说着,冷笑了两声,“嗯?***时代怎么没被别人打?”说完,外公转过脸,望着墙上,生气着。

    “外公,是你们那个年代的人太软弱了吧,小日本鬼子都欺负到家里来了,你们也不敢跟他们拼命。”李唤飞突然也心直口快了,又或许是他太不能理解,当年,个若大的国家,个庞大的民族,怎么会被个小岛国打得那么惨。

    “哟,拼命?拿什么去拼?拼不过啊,小日本鬼子有枪有炮,人多枪法又好,我们的那些扛枪的兵勇都奈何不了他们,就更别说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了,拼不过啊……”外公说着,又咳了两声,他试图把喉咙里的痰咳出来,“村口那家,覃爷爷,听到外面有整齐的跑步声,他好奇的从窗口伸出头来想要看个究竟,日本兵枪就打暴他的头了,那枪法,准啊孩子啊,你以为是开玩笑啊。”外公说着,从口袋里摸出手帕,吐了口痰,包起来,继续说,“日本兵又凶,打仗又猛,我们的兵勇,那些国民党兵,几百人被他们几十人撵着打,打得是落花流水屁滚尿流,路败逃,直逃到山里去。我们镇当时有几伙土匪,土匪倒是挺厉害的哦,就在我们村下去点的那条大河上,几伙土匪联合起来跟日本兵打,打了两天夜,血都染红了河面,你以为啊,不是开玩笑啊。”

    “嗯,我们这边,听说以前是有很多土匪。”李唤飞拿起手机,记下外公说的话,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他能以此为题材,写部有关历史的小说,让后人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努力拼搏,不能自甘堕落。

    “嗯,土匪多,我们这边就有四伙土匪。有伙土匪的头儿还是个土匪婆,他们这伙土匪都是打地主抢富人的东西,他们不欺负我们老百姓的。”

    “你见过她吗?”李唤飞又开始调皮。

    “没见过,听别人说她长得好看,但是很凶,我们不敢去招惹她。”外公说着,伸出手摸了摸桌子,拿起水喝着。

    “唉呀飞啊,你外公喝水也不帮看下,给你外公喝冷水啊!”妈妈大声的埋怨着。

    “没事儿,还温着。”外公回答。

    李唤飞只顾着拿手机打字,他没注意抬头看看外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