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68章 家事的困扰(二)

时间:2018-05-11作者:西南书童

    自知无法让父亲妥协,李唤飞也只能作罢,他站起身,走出门,来到叔叔家,这时,叔叔正叼着根烟,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电视。

    “叔,他这会儿看着挺清醒的,但他有些话我听不懂。他说你用什么法宝钻他的肚子。”李唤飞说着,坐到椅子上。

    “呵呵,什么法宝?”叔叔从嘴角上拿下烟头,笑了笑,“他前几天来我这里吃饭,估计是饿得不行了,他自己就到碗柜里拿了碗,去锅里盛饭,又到处翻锅找菜,我就跟他说:‘你这么膀子力气,有田有地不自己种,干嘛老是来我家找饭吃?’他说话就比较调皮,他说他来他爸爸家吃饭,我管不着。我就不高兴了,就说了句‘那你吃,我的饭菜里放了法宝了,等你吃完你肚子肯定疼’。”

    李唤飞听,无奈的摇了摇头,“唉,老叔啊,你怎么可以跟他开这样的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情况。”

    覃海朋笑了两声,说:“你这是没事儿找‘按摩’,你想想,他好几天没饭吃了,来到你家,他肯定要吃个饱,突然吃饱,肚子肯定就会受不了了嘛。他本来就是个疑神疑鬼的人,你还跟他开这样的玩笑,他肚子疼了不拿棍子‘钻’你才怪。”

    老叔听后,突然意识到了似的尴尬的微笑着,他默不作声,幅“悔不当初,玩笑开大”了的表情。

    “现在你们都要求我带他去医院,怎么个带法儿?他这个病都三十多年了,早先没个人关心,不然我们家……”李唤飞不经意的叹了口气,当他意识到不该翻起陈年往事的时候,他止住了,“那个贫穷的年代……谁都不容易……”

    “你别看我这边的房子比你那边宽倍,以后你就记恨你堂哥哈,这些房子的分配,田地的分配,还有以前我们分到的自行车、缝纫机和牛,都是你爷爷分给我们的,那也是因为你爸爸脾气不好,你爷爷奶奶都不愿在你们家住才分给我的。”叔叔突然把陈年的往事翻了个遍。在农村,特别是中国的农村,兄弟的反目,很多时候是因为家产分配不均造成的,而李唤飞,并不觉得现在还有必要去争论这些东西。

    “我也从没想过这些事儿,那是你们上代人的事,我也不想多问也不想多说。在那边村这几十年,我们家无所有不也都活过来了嘛。”李唤飞说着,突然想起妈妈的嘱咐,他问道,“叔,我叔娘在家吗?”

    “刚出去了,会儿就回来,你找她有什么事?”叔叔问。

    “我听我妈妈说,现在你们把我们家的田地都归到你们名下了,有这事儿吗?我们两家的田地不是早就分清了吗?这次调整怎么又合并到你们家里了?我想跟我叔娘了解这个情况。”

    “哦……这事儿……那……你这次回来就把它们分开,平分就好了,这个是小事儿,现在的大事儿是,你要想办法把他抓去医院关起来。”

    “抓去医院,这不是说抓去就可以抓去的事。他连张身份证都没有,哪个医院收?就算有医院肯收,每个月需要多少开支?大概多长时间能治好?总不能这些情况概不知就送他过去吧?不然到时像个无底洞样的往里面扔钱,我们现在哪有这样的能力啊。”听到抓父亲去关,李唤飞就烦躁起来,“我明天先去市医院了解下,回来我们再商量对策看看该……”

    “不用找我们商量,找我们商量也没什么用,你就跟你姐她们商量就好了,我只有个要求,尽快把他抓进去,放他在这边,对我生命造成威胁。”叔叔打断李唤飞的话,他的怨气也不小。

    “是啊,你的家事凭什么要找别人商量。”李唤飞想着,无言以对,他只好与表弟骑摩托车回妈妈的家了。

    妈妈的家,是毛爷爷年代建好的用来装“公盐”的土夯的仓库,每逢变天下雨,家里的地板就湿漉漉的,小时候,李唤飞在地上滑了跤,头磕在柱子下的石头上,他额头上的疤痕,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妈妈家的门,从来不用锁,平时只用绳子把两边的门把绑起来就好。那门,是用三块参差不齐的木板拼起来的,门缝,足可以伸进个小孩的拳头。

    每当外村人路过这个家门口时,都以为这是谁家的牛栏……

    看着这个小“牛栏”楔在排早已建起楼房的房子中间,李唤飞的心,阵阵的酸疼。他突然憎恨自己的执着,谩骂起自己的自私,“如果!你去年把那二十几万全寄给你妈妈,现在,你的妈妈也可以住楼房了……如果!你老老实实的给别人打工,每年都有固定的收入,现在,你家里的情况肯定也不是这样了……如果!你不心想着创业!如果!你能多为家里想想!如果!你怜悯你的母亲!如果!……”

    想到这里,李唤飞的眼睛湿润了……

    “表哥,晚上你还是跟我起睡的吧?”覃海朋在身后轻声问到,他似乎知道表哥此时的心情了。

    “嗯……我……只想回家看看。”李唤飞哽咽着回答。

    推开门,昏暗的光线,凸凹不平的地板,木板隔开的两个小房间,房间没有门,妈妈和姐姐的房间,用张花布做成的门帘,那也是房间的门,李唤飞的房间,花布的门帘已经掉落在地板上了……

    左手边的墙脚下,那口陶瓷水缸伫立在昏暗的亮瓦下,像位孤寡的老人在守望着什么似的。右手边的墙脚下,推了几捆柴火,口黑锅已经架在撑架上,原来,水缸守望着的,是家里最值钱的那口黑锅……

    李唤飞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自己的家,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重的心情面对自己的家了……他想起小时候,四个孩子和妈妈睡在个房间的情景,那晚,妈妈给他们讲《田螺姑娘》的故事……他的嘴角上露出丝微笑,而眼泪,也不听使唤的掉落下来……

    “海朋!叫你表哥别进他以前睡的那个房间,那边有个角落的檐椽已经凹陷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塌下来。”突然,屋外传来三姨的声音,李唤飞赶忙擦干了眼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