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四十七章 拒绝跳槽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那天,老江发信息给李唤飞说唐先生星期六会去他的工厂,他希望李唤飞到时也能过去接待一下。

    于是,周六下午,李唤飞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龙岗某地老江的工厂,时隔一年未见的老江,还是那么胖,拇指的指甲还是那么长,唯一变化的是,老江的头发有近一半变白了。

    “小李,好久不见,现在做得应该不错吧?”周六那天,老江亲自驱车来到公交车站台“接驾”,一见到李唤飞,他就笑得合不拢嘴的一边握着手,一边轻拍着李唤飞的肩膀。

    “还好吧,就是吃了不少苦头,业绩没有你做的好,一年前大家还是同事,现在你都是大老板了……”李唤飞恭维的微笑着。

    “哪有,马马虎虎,你看我,头发都白了不少了。走,上车,回工厂再聊。”

    其实老江的工厂离公交车站台也不过一公里的路程,他本可以在电话里引导李唤飞步行到他工厂的,而他却亲自开车来接他。

    “你这车不错啊江总。”

    “还行,就看中这车的内饰,盯了半年才出手。”老江微笑着看了看方向盘。

    “我不知道还要盯多少年才能出手喽,哈哈……”李唤飞倚靠着座椅,他舒服的享受了一番。

    “快了快了,年轻人有冲劲,有干劲,肯学习,会很快成长的。”

    “江总……”

    “叫老江,叫江总我听着不习惯。”老江打断李唤飞的话说。

    “嗯,****,唐先生什么时候过来?”

    “他上午就来了,订单也下了,他要的货比较急。”老江说着,抓了抓李唤飞的左臂,很是感激,“感谢你啊兄弟,我下个月刚好也不怎么忙。”

    “不客气的,你开厂这么久我也没能帮上什么。”李唤飞微笑着说,“他的单这么急啊。”

    “急,三十多万的货交期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不过他的价格倒也还不错,到时给你打个红包,真的谢谢了你兄弟。”老江说着,摁了摁喇叭,示意前面的车快走,他巴不得早点回到工厂,让李唤飞看看他这一年来努力的成果。

    “那个就不用了。”李唤飞拒绝着,“他当时跟我说过他这批货比较急,而我们那边的工厂现在订单那么多,而且交期这块一直让我很揪心,所以我只能把他介绍给你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李唤飞说着,大笑了两声。

    “哈哈……对的,对的。”老江也大笑了一声,踩住刹车,“到了,你先下车,就这栋楼,我去前面泊车。”

    老江泊好车,小跑着走了过来,他那肥胖的身材跑起来的动作,让人看了忍不住要笑。

    请李唤飞上了四楼,走过一道卷帘门,老江指了指玻璃大门里的一间办公室,“来,先进我办公室喝会儿茶。”

    “嗯……可以先到你车间里参观参观吗?”看见整齐干净的办公室,李唤飞迫不及待的想参观老江的工厂一番。

    在老江的陪同下,李唤飞走进车间。

    老江的生产车间有三千平米左右,车间里隔了几道墙分成若干个部门,有机械开料部,激光切割部,布轮抛光部,丝印部,胶水粘贴及包装部,此外,还有一个从没见过的数码打印部,每个部门都座落有置,安排有序。可能是因为正在上班的时间,车间环境有点杂乱,但整体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这边是仓库,东西有点多,一般材料回来了都直接拉到开料部那边去。”老江走在李唤飞前面,像个向导似的边走边介绍着。

    “不错不错,很好,你们今年的产值,目标是多少?”李唤飞问。

    “现在是十二月份了,目前我们做了差不多一千万的订单了。”老江掰着手指算着,“今年……还要努力。”

    “是吧。我们那边是两层楼,每层跟你这边的面积也差不多大小,目前做了差不多四千万的订单了,今年预计会做到六千万左右。”

    “嗯,你们那家公司我也听说过,在我们这个行业也算是中等型的企业吧。”老江说着,点了点头。

    “对我们这个行业,我还真是没什么概念的,平时了解得很少。”李唤飞笑了笑,双手抱在胸口。

    “走,到我办公室里边喝茶边聊。”老江微笑着把手搭在李唤飞的背后,示意他去办公室喝茶。

    走进玻璃门就是业务部办公区,六个业务员正埋头苦干着。业务部后面的两个红色小房门上,分别写着“样板室”、“财务室”。

    “我先去你们样板房看看。”

    “不急嘛,先喝茶,呆会儿再看。”正当李唤飞要往样板房走去的时候,老江抱住了他的肩膀。这时,样板房的门突然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五个男人,熙熙攘攘的讨论着说笑着,李唤飞以为是客户,他赶紧靠墙站直了,让路。

    “谁赢了?”老江强颜微笑。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衣装整洁的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他没说话,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径直向老江隔壁的一间办公室走去。跟在后面的,是四个三十来岁的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其中一个大笑了一声,回答老江:“你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了。”

    李唤飞一听老江提到“赢”字,他就猜出这帮人刚才是在里面赌博了。随着样板房的风吹进业务办公区,一股浓重的烟的味道扑鼻而来,呛得让人难受。

    老江打开办公室的门,请李唤飞进去坐下,递上烟,泡上茶……

    “来,喝茶。”老江指了指一个茶杯说完,又小声的抱怨,“这帮鸟人,我都跟我的搭档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带他那帮兄弟来公司里赌,他就是不听。”

    “哪个是你的合伙人?”

    “隔壁那个,刚才走在最前面的。”老江一脸无奈的望向隔壁的办公室,“他这个人,烟酒毒不沾边,最爱嫖赌,他老婆就在车间里上班,他大白天的都敢带个小妹来他办公室里瞎胡闹。”

    “不是吧?这么……”李唤飞觉得很不可思议。

    “咱不说他了,来,喝茶。”老江边说着,边走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难搞啊兄弟,我外面这四个外贸业务员,来得久的也有差不多一年了,来得迟的也有四个多月了,没有一个人接到过一个订单,连打样单都没有,难搞啊……你有没有认识做外贸能力比较强的,给我介绍几个。”老江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方面的资源……目前还真没有,你也知道我才刚入行没多久,不过……到时我会帮你留意的,有合适的我会介绍给你。”李唤飞回答。

    “你不就是嘛,还要去哪里找。”老江大笑着说,“你过来,帮我带出一批精兵强将出来。”

    “哈哈……兄弟你说笑了,我在我们公司也就是个虾兵蟹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可不敢来你这里误人子弟啊。”李唤飞大笑着说。

    “你很好学,也很勤奋,而且为人不错,我相信你能胜任。”老江烧着开水,继续泡茶,“明年过来,工资条件你说了算。”

    “这个可不敢当,真不敢当。”李唤飞摆了摆手,“我现在还是个学艺不精的小牛犊子,真的不行,我还得再磨练一两年。”李唤飞一点儿准备也没有,他自然不敢应承。

    “你太谦虚了。也罢,这事儿,以后再说。”老江一年前知道的是,李唤飞近三个月才接了几万块钱订单,所以,他也并不极力的想劝说他。

    近两个小时的闲聊后,老江请李唤飞来到一个豪华的餐厅里吃晚饭,一起的还有他的搭档和另一个朋友,席间,大家伙聊了许多过去的往事,而老江的搭档,是一个不太爱言语的人,他只是一个劲的吃饭,吃完便勿勿的出去了。

    “唉,这家伙,他就不像我们爱抽烟爱喝酒。”老江端着酒杯,微笑着看着他的搭档离去的背影,“刚才应该是老孔们又给他打电话了,看来今晚又要去‘耍流氓’去喽。”

    “他就那点儿爱好,不是嫖就是赌。”老江的朋友努力的啃着一只螃蟹,看见李唤飞正疑惑的看着他,他挑了挑眉毛,一幅“坏淫”的样子。

    “来,咱们再干一杯。”老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是李唤飞毕业一年多来,第一次跟几个老板在一起喝酒,他心里别样的自豪。

    那天晚上,李唤飞喝得有点晕,他只记得最后是老江送他上的公交车,刚好又是周末,他直接坐车去了韦志弦的住处。

    “哟,老板,今晚红光满面的,哪里喝酒回来?也不叫上我们兄弟。”一进门,覃富咧着嘴笑着。

    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李唤飞这时酒也醒了。

    “好久没喝这么多酒了,我喝完酒坐车就会吐,刚才差点在车上出丑了,好在牙咬得紧,一下车我就跑到树下……”李唤飞说着,瘫躺在沙发上。

    “没事儿吧?以后在外面应酬,如果喝多了最好叫我们过去接你,不然到时搞错了方向就糟了。”韦志弦打来杯开水,递给李唤飞。

    “是啊,到时掉进哪个‘鸡窝’里去,第二天腿软得回不来就糗了。”覃富大笑着推了推李唤飞。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一喝酒就想到‘鸡窝’。”韦志弦微笑着,重重的一巴掌打在覃富的大腿上,“快去洗澡,纸巾在门后面,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唉哟,你还记得上次是谁带我去找老乡的吗?哈哈,现在在唤飞面前装什么正人君子。”覃富推开韦志弦的手大笑着。

    “我那天是想带你去跟老乡聊天,谈亲情,谁知道你会跟人家进房间去谈感情去啊,回来他还好意思跟我说那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韦志弦笑着又往覃富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他那哪是谈感情,是直接找激情去了。”覃路放下手中的鼠标,大笑着说。

    “今晚再去激情一晚,你们谁去,我请客!”覃富“一本正经”的拍着大腿跳起来。

    “老板,我去!”满头泡沫的蒙刚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他一只手搓着头另一只手刷着牙。

    “哈哈……我一猜第一个跑出来的肯定是你小子。”覃富大笑着指了指蒙刚,“走啊,还洗个毛线头,洗小头就好了。”

    “我才不要跟你这种流氓去,看你瘦得跟个吸毒鬼似的,进去了别人还以为我们是‘粉仔’,我还是跟正人君子们在家打牌算了。”蒙刚说着,大摇大摆的又走回卫生间去。

    “哈哈……现在一个个装正经,是不是,老板,我们是好人,不跟他们出去耍流氓。”覃富坐下,紧紧的抱着李唤飞。

    “别瞎胡闹哈兄弟,淡定淡定,我这里只有兄弟情,没有激情。”李唤飞笑着说。

    “兄弟情啊……志弦和覃路明年就回老家发展了,以后在这广东就只剩我们两兄弟了。”覃富把李唤飞抱得更紧了,他深情的说。

    “嗯?明年不来了吗,志弦,覃路?”李唤飞抬起头,问。

    “有这个打算。在这家公司呆了六七年了,现在也就六七千一个月的工资,想再升也难了,所以,打算回老家创业。”韦志弦拿出手机,拔弄着,“我有个同学在我们镇上开了个门面卖农药,一年下来也有十来万的收入,也挺不错的。”说完,他走到电脑桌前,拿起一根烟,点上,“也老大不小了,我妈妈现在一个人在家,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也想回去陪着她,照顾她。”

    “你就直接说想回家结婚不就行了,还藏头露尾、遮遮掩掩的,你担心我给不起红包啊?”覃富是最爱跟兄弟们开玩笑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很难跟他“含情脉脉”的交流感情。

    “来,红包拿来。”韦志弦伸出手,推了推覃富。

    “嫂子在哪,叫嫂子来,我立马就发给你一个大红包。”覃富把手伸进口袋,抓着皮夹,做出要掏钱的姿势。

    “哟哟,现在他不经常跳槽了,存了点小钱,牛气哄哄的嘛。”韦志弦微笑道,“再忍几年,让人家先帮我养着先吧,我现在还没钱养。”说完,众人大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