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三十六章 我又被90后虐了一次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我以前以为我们的小李哥最牛,现在才知道原来朱少卿同志更牛,他才来了半个多月就拿下一个三十多万的订单了。”anny一大早像只小麻雀一样把消息传开了,三楼办公室的三个女同事都跑上来恭喜朱少卿同志斩获大单。

    朱少卿是1988年出生的,2010年大专毕业后,在某化工厂做业务员,两年后,因方经理需要人手来打理公司国内的业务,就把他叫了过来。朱少卿为人比较随和,说话轻声细语,有时温柔得有点儿“娘”。他也是个非常努力的小伙子,刚来公司,他就一直勤勤恳恳的自学着cad软件的应用,现在,他每天晚上睡觉前还会背英语单词,他的目标,不仅仅只做国内的市场。

    “唉,现在你们后面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啊,小朱才来半个多月就拿下三十多万的订单,这让我这个老人情何以堪啊。”sum慨叹着说。

    “确实牛啊,我这个月还没出过一个订单呢。”ivy也叹气着,拍了拍朱少卿的桌子。

    “唉呀,我们的小朱朱太厉害了,今晚请客吃饭。”alice竖起大拇指,在朱少卿的额头上狠狠的点了个赞。

    朱少卿红着脸微笑着,他谦虚的说:“没有啦,运气好,运气好。”

    “什么啊……那个本来是诸朋远的客户,人家都打过好几次样了,只是到现在才下的订单。”还是janara心直口快,她就没考虑过在这么热烈的气氛里说出这句话,朱少卿同志是什么感受。

    这时,同事们都“啊?我却!”,冷场了……

    李唤飞在心里默默的说:“小诸啊,你的努力没有白费,只是这个订单,来得太让人心酸了。”

    那个订单的客户,李唤飞也知道来之不易,他清楚的记得,一个周六的下午,他回龙华的时候,诸朋远也正好顺路给客人送样板,那已经是第四次修改的样板了。那个产品,是个纯亚克力的足足有二十公斤重的大架子,喷漆工艺之难,花费时间之长,消耗精力之大,所用人力之多,那都是很大的挑战。送样板的那天,火辣的太阳烤得路边的绿化树都低下了头,在漫长的小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小诸蓝色的衣服湿透成了黑色,他一个人,抱着那笨重的样板,一颠一簸的走在路上,就像扔进大海里的渔漂似的……可最终,鱼上钩了,漂却再也没有回来了……

    “呵呵,你们没听我的偶像说过吗?‘昨天很残酷,今天更残酷,明天很美好,而大多数人都死在今天晚上’,做业务就是这样,大家要放得下心,持之以恒的努力,美好的一天一定会属于你们的。”方经理满脸笑容的从办公室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把手搭在李唤飞的肩膀上,捏了捏,他粗大的手,很暖,暖得有点儿热,“呵呵,你们看吧,小诸当初要是听我的,现在他也有几十万的提成拿了,呵呵。”

    “经理,这个绝对是‘他杀’,小诸本来也不想‘死’在今晚的。”肖仕严开玩笑的说。

    “我管你是他杀还是自杀,总之你是死了。”方经理“呵呵”的笑着回答。

    “经理,我的订单你要尽快协调好哦,不然我又被他杀了。”李唤飞趁机表达了他对自己订单的担心。

    “呵呵,这个你放心,你那个订单下个星期就开始开料了。”方经理把手从李唤飞的肩膀上拿开,提了提裤子。这么胖,谁让你插腰还这么往上呀……

    “经理,还有我的打样,如果生产部的同事没有按时做好,我也要自杀了。”lasa是整个业务部里嗓门最大的girl。

    “呵呵,好,下个星期就可以做好了。”

    “还要下个星期,上个星期就跟我说下个星期,现在又说还要下个星期,shit!”虽说这个90后的女孩说话心直口快,口无遮拦,不分场合,没大没小……但是这次,她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每个同事手上的订单,都等得太久了,客户又催得太急了,这时候暴粗,大家心里都挺舒爽的……

    “呵呵,你再跟客人沟通一下嘛,呵呵……”方经理也表现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他一切都会“呵呵”以蔽之,他边说着边要走回他的办公室,alice一把抓住了他,撒娇似的说:“经理,我的订单什么时候返工返好啊。”

    “经理,还有我的样板这周可以给我吗?”ivy也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着问。

    “你的样板前天才刚下单,呵呵,这不是赵大叔说的‘虾’扯淡呢嘛。”方经理说着,停顿了一阵,继续说:“alice,你的这个月底可能会返好。”说着,方经理又转过身来,“同志们,这几个月都辛苦了,这周大家就放松放松,公司安排你们出去参加学习,还有野外集体训练,大家做好准备。”

    一听到野外集体训练,办公室里就乐炸了锅,大家都欢呼起来。方经理微笑着转过身,走进他的办公室,把门关上。

    上班的时候,每天都是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大家也都急切的盼望着放松放松。

    “以前老万在的时候,品质控制得很好的,现在老万不在了,品质好多问题啊。”alice小声的埋怨道。

    “方经理和肖总最近不是一直在叫老万回来上班了嘛,说要给他加工资,不知道老万肯不肯回来。”ivy也小声的说。

    “前几天他跟我说会回来的,大家都放心回去工作吧。”李唤飞微笑着说。

    “真的啊?”sum张大了嘴问。

    “真的,前几天跟他聊了一会儿,他说会回来的。”李唤飞确定的回答。

    “那太好了,不然品质做得一塌糊涂,天天被客人‘吊打’得半死不活。”说完,sum招呼她的两个小伙伴下楼去,三个妹子又是一阵打闹着“噔噔噔”的跑下楼去。

    “这个客人我也是醉了,第一次他让我去深圳北地铁站跟他见面,那天我背了十几个样板过去,在地铁站等了他足足一个小时没见到人,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最终没能跟他见面。第二次又让我上午10点到清湖地铁站接他过来看厂,那天早上,我又等了他两个小时,最后还是没见他人影,我打电话给他时还是没人接。晚上回到办公室才收到他的邮件,他说是临时有事没能来。第三次他又发邮件说明天早上要来工厂,让我早上在清湖地铁站等他,后来方经理说早上他从那边过来就顺便接他,可方经理等了他一个多小时也还是没等到他人,我那天早上拼命的给他打电话也还是没人接……他现在又发邮件过来说今天下午要来工厂,让我去平湖接他。”李唤飞看完邮件,禁不住大声的说,“这个哥也着实让我有些蛋疼啊。”

    “骗子的吧?”肖仕严回答。

    “有这么葩的客户?”lasa大嗓门笑着。

    “这哪里是葩,跟小李哥一样,叫变态。”monala嬉笑着又要拿李唤飞“刷锅”。

    “小李那不叫变态好不,那叫假装正经的变态。”janara也笑着随声附和。

    “你们这几个小妮子啊,干坏事儿怎么都那么团结呀……”李唤飞无奈的苦笑了一番。

    “怎么啦,就欺负你是男生,有种你过来咬我们家monala啊。”janara得意的笑着。

    “我可以放你去咬她啊……”

    janara立刻站起身来,跑到李唤飞的旁边,重重的捶了李唤飞的肩膀,手里扔出一块巧克力,说:“我是帮那个坐在我旁边的人(指monala)打你的,顺便帮她送块巧克力给你。”

    说完,janara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唉呀,有点儿意思,我也要我也要。”朱少卿微笑着说。

    “你是真的想要还是真的想要啊?”janara“很严肃”的问。

    “要啊,你给我我肯定要啊。”虽然朱少卿也感觉到janara话中有话,但他还是倔强的红着脸坚强的说。

    janara脱下鞋子举过头顶,说:“脸伸出来。”

    “呵呵,我不要这个,我要小李哥桌上的那个。”

    “干嘛不要啊,我来我来。”肖仕严站起来跑到janara旁边,伸出脸。

    janara狠狠的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给了他一块巧克力。肖仕严满足的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话说这两个孩子交往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也太神速了吧……

    “朱少卿,你到底要不要?”janara依然没有把鞋放下,她更“严肃”的问。

    “我要,janara,我要。”anny笑着跑到janara旁边,janara又给了她一块巧克力。anny拿着巧克力在朱少卿眼前晃了两晃,朱少卿想抢却没有抢到。

    “你干嘛抢别人的啊,我问你到底要不要。”janara把鞋举得更高了问。

    朱少卿没有说话,只是“嘿嘿”的笑着。

    “唉呀,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要知道吗?他不敢,我要。”lasa跑到janara旁边,janara很干脆的递给她一块巧克力。lasa拿着巧克力,得意的跑回自己的座位坐下,美美的吃着。

    “朱少卿?你~要~还是~不要~?”janara突然温柔的调戏着说。

    或许是被lasa刚才的话激怒了,朱少卿狠狠的站了起来,重重的说:“我要!”说着,他来到janara面前,janara假装用鞋子要打,他迅速抬起左手本能的防预,怎知“啪”的一声,janara的左手响亮的打在朱少卿的右脸上,朱少卿笑着从janara桌子上抢了一把巧克力,“能吃巧克力,打死也乐意。”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唐秋同志,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欺负我的小‘猪猪’,女人要斯文一点嘛。”monala假正经的笑着说。

    “呀,你真是贪心啊,有了小李哥,又想要我们的小‘猪猪’。”janara皱着眉头坏坏的笑着。

    “小李哥是大的,小‘猪猪’是小的。”说完这话,monala自己也红了脸。

    “哈哈……小李哥一三五,朱少卿二四六。”anny边吃着巧克力边大笑着说。

    办公室里又一次笑炸了。

    monala止住了笑,把一块巧克力送到李唤飞的桌子上,说:“拿,这个味道我不喜欢吃,给你吃,刚才janara 给你的那个才是我喜欢的味道。”

    李唤飞傻傻的看着monala,他的嘴里还咬着半块巧克力。

    “唉呀,小李哥……”肖仕严微笑着带头起哄。

    “小李哥有福气啊。”朱少卿大口大口的嚼着巧克力,他此时才不在意自己是“一三五”还是“二四六”呢。

    “人家长得帅,没办法。”lasa本来嗓门就大,吃完巧克力好像又增加了几倍功力似的,说话声音更大了。

    “他哪里长得帅,还不如我们宿舍里养的那个李唤飞帅。”monala大笑着抢走李唤飞手上的半块巧克力,回到自己座位上,吃着。

    办公室这口锅,彻底被笑炸了……

    年轻,就是这样,不会考虑太多的复杂的种种,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简单,随和,即使有时候言行会有点过份,但是大度的包容了,一切就只是玩笑,只要别太认真,别太计较……

    李唤飞心里很清楚,自己长得并不算很帅,能力也很一般,之所以能跟同事们相处得那么融洽,大多是因为他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即使有时候老同事问他关于生产工艺上的问题,他也会毫不吝啬的知无不言,言无不细,细无不至,至无不用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