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二十八章 卷起背包过大年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河源市和县,是广东省一个偏远的小县城,那里的经济却发展得还不错。2011年,李唤飞的二姐夫石开跟他的两个朋友合资买了两台绣花机,他们本来是在东莞市帮别人代加工做刺绣的,后来有一位台弯的老板康总决定要找一个厂租便宜、人工费便宜的地方开办分厂,而他那时又刚好缺少专业的管理人员和生产师傅,于是,他跟石开提出合伙建议,石开他们也觉得花了六十多万买的机器,一定要跟大公司合作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才能赚到钱,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最后决定,石开和他的两个搭档在和县的分厂负责管理和生产,康总在东莞总厂,负责接订单。

    这到和县后,石开是分厂的总经理,全权负责分厂的生产发展,他的两个搭档分别是部门主管。

    年轻,有目标,有冲劲,是好事,但是,如果对人对事的分析能力不够,往往容易被别人诱导和利用,从而使自己落入进退维谷的两难之境。

    这一年多以来,康总总是说订单价格太低赚不到钱,但是为了供养分厂,也只能亏本了接订单,所以,分厂一直都在亏钱,也因此,石开他们一边领着只能勉强养家糊口的工资,一边掏钱供养他们的机器和工人。

    在二姐夫的引领下,李唤飞参观了工厂一番。

    “唉,没来这边之前,康总跟我们说得好好的,以后怎么分红怎么分配那一大堆的美好,现在来这边了才知道他有多阴险。这都一年多了,一直说订单价格太低赚不到钱,我们现在又都一大家子人在这边,机器也搬了过来,现在每个月就领那么三四千块钱工资……唉……”二姐夫重重的叹了口气。

    其实,二姐夫也知道,他这个才刚出来工作没多久的小舅子给不了他什么好的办法和建议,他或许,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呆太久了,没有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他也只是感慨一番罢了。

    “业务和订单这两个命门让人家把持着,现在你们又来这么偏远的地方……要不……咬咬牙,趁早搬走,以后再努力把钱赚回来。”李唤飞回答。

    “这个也有想过……如果现在走,搬机器都要花好几万块钱,回到东莞,再找厂房又要花一笔钱,再找订单又花精力又花时间又花钱……唉……以我们现在的能力,估计也难支撑得下去。再说我那两个合伙人,他们现在也只想着一个月领个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再拿点加班费就好了,而且,他们一听康总说今年一定会有利润有分红,他们就更铁了心的要在这边做,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二姐夫留恋的眼神望了望车间里的机器,低下头,“先做完今年吧,真的不行就把机器卖了,回柳州,反正在这边也赚不到钱,还不如早点回家做长久打算。”

    这时,李唤飞突然后悔当初没听二姐的话跟二姐夫做这行,他想:如果自己做这行,这时候多少能帮姐夫减轻一些压力……

    妈妈还是那个妈妈,那个视土如金的妈妈,她来到这边后,发现宿舍大楼后面有一片长满杂草的黄土地,她白天带宝宝,晚上等二姐一下班,她就偷偷跑去那块黄土地上,又是锄草又是翻地,现在,她的地都开始种上菜了。

    李唤飞来到宿舍大楼后面,蹲在水沟边上,看着妈妈在地里忙着。

    “唉哟,我们家的老太婆啊,到处‘破坏生态环境’,见块土地就饿得不行,见颗草就要把它铲草除根。”李唤飞“调侃”着。

    “呵呵,对啊,到处破坏环境,可是能省下两块买菜的钱也好啊。”妈妈边笑着边挥动着锄头。

    “嚯嚯,就你种的这点还能省两块买菜钱,菜长不长得出来我还怀疑呢。”李唤飞继续“调侃”着。

    “嚯嚯,你可别小看我这一小块地哦,过些天,我把前面那些草都给它锄了,这块地面积还不小呢。”妈妈说着,在手上吐了吐口水,握紧锄头,继续锄着,“这两天你过来就好了,到时跟我一起翻好这片地。”

    “嚯嚯,才来你这儿不到两分钟就想‘抓壮丁’,我还是闪人吧。”李唤飞说着转身就跑。

    “这个屁孩子。”妈妈在后面叨叨着,“不帮我下地干活就帮我带宝宝,那更好。”

    ……

    果不其然,第二天李唤飞的任务——在家带宝宝。

    “这下好了,舅舅来带宝宝了。”二姐把宝宝抱到李唤飞手里,笑着说完,又拍了拍李唤飞的肩膀,“老弟,你现在是提前锻炼、提前适应怎么带宝宝,再过两年就轮到你带你自己的宝宝了。”

    二姐笑着说完,上班去了。

    刚开始,小宝宝还是挺好带的,不拒生人,初次让他舅舅带,他似乎也挺乐意的,胖乎乎的红润的脸蛋,目不转眼的盯着他的舅舅看,不作声,只是偶尔踢了踢裹得厚厚的襁褓。没过多久,小宝宝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呜哇呜哇”的大哭起来,李唤飞又是学狗叫,又是学猫叫,又是轻拍着他的屁股到处游走……但是,小宝宝仍然哭个不停,他实在无计可施,只得抱着小宝宝来到菜地里找妈妈。

    “老妈,我hold不住了,这小屁孩太闹了,哭个不停,你来你来。”

    “呵呵,你就会吃,带个小孩都带不了几分钟。”妈妈说着放下锄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去水龙头下洗了手,再在背后擦了两擦,走过来,接过宝宝,笑着对宝宝说:“是不是舅舅不想带你了故意掐你的屁股啦。”这小宝宝像是听懂了大人的话似的,故意撒娇着哭得更厉害了。

    “对啊,舅舅掐屁股了。”李唤飞笑着说。

    “唉哟,宝宝拉肚子了,你上去把热水打开,给他洗洗,换块尿布湿。”妈妈看了看小宝宝的尿布湿,惊诧的说。

    “我帮他洗啊?”李唤飞迅速反问到。

    “叫你上去开热水,我洗。”妈妈边说着边把脏了的尿布湿取了出来。

    “唉哟,好恶心,臭哄哄的。”李唤飞捏着鼻子,迅速“逃离现场”。

    “你以为带小孩很容易啊,臭哄哄什么臭哄哄。”妈妈在后面继续叨叨着,“你们四个孩子不都是我一个人带的嘛,我那时还要一边下地干活儿呢……”

    开了热水,宝宝也洗好了,但他还是一直哭个不停,在隔壁办公大楼上班的二姐听到宝宝的哭声,立即跑了回来。

    “唉哟,我的宝宝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呀,妈妈抱妈妈抱,宝宝不哭哈。”二姐抱过宝宝,摇呀摇。可是,小宝宝还是没有停下来,他哭得脸都红透了。

    “他拉肚子了,都跟你说别吃那么多水果和零食,你就是不听。”妈妈埋怨着,“小孩在哺乳期你就该忌口嘛。”

    “哦,宝宝不哭哈,妈妈不好妈妈不好,妈妈以后只吃饭吃肉,不吃水果和零食了,妈妈对不起,宝宝不哭哈。”二姐摇着小宝宝哄着,“妈,那等下他饿了就泡点奶粉给他喝吧,今天我就不喂他了。唉,我真是的,没管好自己的嘴巴。”

    李唤飞看着二姐深邃凹陷的眼睛,真的好心疼二姐,二姐看上去比以前瘦了太多了,人也没有以前那样精神。

    半夜的时候,宝宝醒来大哭了七八次,第二天李唤飞跟二姐说:“姐,我还是去三楼的宿舍睡吧,睡你们隔壁我一晚都没睡好,宝宝太闹了,我都被吵醒了好多次。”

    “嗯,呆会儿你跟你姐夫说一下,让他再去找个宿舍给你。宝宝昨天拉了一天肚子,半夜不知道怎么搞的又有点发烧了,今天下班回来要带他去医院看一下。”二姐抱着宝宝摇呀摇。

    “今天上午就请假了吧,呆会儿我们带宝宝去医院。”二姐夫刚从外面忙回来,见宝宝哭得厉害,他心疼的说。

    李唤飞的脑海里突然呈现一个场景:过了两年,自己有了小孩,小孩要有人带,不分白天黑夜的哭,还要买奶粉,买尿布湿,有时还要带去医院……他不敢再往下想了。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才存了5千多块钱,照这样的能力,怎么养小孩,怎么解决家里的开支呀……

    过了几天,大姐一家过来了。一年多没见的外甥女李怡已经是个可以到处飞跑的小丫头了,这个才三岁多的小外甥,爱唱爱跳,而且特会说话。

    “舅舅,你怎么这么久没有去福建找我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李怡呢?”稚嫩的小甜甜抬起头,天真的望着李唤飞问。

    “舅舅可喜欢李怡了呢,只是工作太忙没时间啊。”李唤飞蹲下来,捏了捏李怡的小脸蛋,把脸贴在她的小脸蛋上磨了磨,微笑着。

    “那你喜欢我,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李怡很认真的问。这种认真,很像是上小学时犯了错被老师质问的感觉。

    “吃饭,吃肉,喝水……”李唤飞一听就知道这个小甜甜想说什么了,他故意装作不懂。

    “啊——”小甜甜张大了嘴,惊呆了的眼神盯着李唤飞看。

    李唤飞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那你喜欢吃什么呀?”

    “我喜欢吃冰琪琳、海苔、巧克力,巧克力要草梅味的哦。”李怡掰着手指说着。

    “不会吧?你怎么喜欢吃这些东西啊,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吃饭才对呀。”

    “饭有什么好吃的,哼,天天吃饭吃多了肯定会腻的呀。”李怡装作生气的表情。

    “天天吃糖才会腻的知道吧,而且还会长蛀牙,唉呀,好恐怖的。”李唤飞做着有虫在嘴里的夸张的表情。

    “哼,我才不怕,我可是每天早上每天晚上都要刷牙呢,我才不会长蛀牙。”李怡把脸向上微微斜着,显得很自信,也很无畏。

    “吃太多了刷牙也没用,还是会长蛀牙的。”

    “舅舅是个小气鬼,哼,不跟你玩了,我找妈妈去。”李怡说完,叫着“妈妈,妈妈”,向房间里跑去。

    在房间里,大家伙正在聊天。

    “姐,那套房你们买了吗?”二姐问。

    “唉,买了,首付都付了一百多万,前两周刚付的,现在一个月要供一万多,我们现在压力好大啊……”大姐苦着脸说道,“今年年底,我们原来的房子就要拆迁了,不买的话以后全家老小都不知道去哪儿住。而且,我们开门面做生意的,迟早也要买,唉,没办法了。”大姐说着,长叹了一口气,她把手搭在大姐夫的膝盖上,“真后悔前两年我们就稍微犹豫了一下,你看我们隔壁家的那个朋友,前两年买才花两百多万,现在我们买同样的面积的门面要多花一百多万,搞死人了。”

    大姐夫听着,微笑着无奈的点了点头。

    “需要买也没办法了。”二姐安慰着说,“还好这十几年你们夫妻两一起挣到钱了。”

    “前些年开店还是挺好赚钱的,最近这两年生意特别淡,网购的人太多了,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靠维修和服务赚一点钱。你不知道啊万清,网上卖的东西好夸张的,有些人在网上买的东西的价格比我们的进货价还低,真是没办法做了。”大姐又是一阵叹气,“今年我们李怡也要上幼儿园了,一学期学费也差不多四千,家里还有两个老人,七年前就不去上班了,一直在家呆着,这些年一直都是我们帮交的社保医保那些的,现在还要帮他们交三年才够他们退休的年龄,还有家里平时的生活费的开支这些,压力真的是好大哦……”大姐摇了摇头,苦笑了一番,“那个卖门面给我们的也是个炒房客,他手上有好几套房,因为银行贷款没有及时到位他才抛售的,不然的话,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去哪儿买呢。”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们家两老四十多岁就不上班了,我们家吧,那个小叔,现在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回来问石开要钱,石开不给就去问我家公家婆要,再不给他就动手打人,每次他打完我家公家婆,石开回去就拿他来狠狠揍一顿,但他就是不甘心,下次又一样了……”二姐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万秋(三姐)也是,没嫁到个好老公,嗜酒如命、好赌成性的大烟鬼一个,唉!自己不争气还一天天跟着一帮酒肉朋友在一起花天酒地的,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呢,唉……”二姐连连叹气着。

    李唤飞在旁边听着,下意识的掰着手指算了算自己以后的生活压力,老爸,老妈,老丈人,丈母娘,小孩,农村的房子要建,如果要想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就要在外面买房,买车……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二姐回过头看了看李唤飞,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她微笑着说:“你看我们老弟,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大学生哈,你要努力,别像姐一样,现在生活处处是压力。”

    “对哦,以后不敢在老弟前面说这些了,不然他以后连女朋友都不敢谈了。”大姐也微笑着“调侃”了李唤飞一番。

    “不谈了不谈了,老婆也不要了,看看你们婚后的生活,不是想着努力赚钱买房子付房贷就是养小孩,生活哪能是这样过的,抬头是压力,低头还是压力,我想都不敢想。”李唤飞说着,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他那早已饿扁了肚子的钱包,他一脸迷茫的望向遥远的天际……

    “哈哈……这些都只是一个过程罢了,我们老妈不还是这样挺过来了,她比我们吃的苦多太多了,一个人养了我们四个孩子,是吧,妈?”大姐笑着,紧紧的握着妈妈的手。

    “我才不管他呢,老婆他爱要不要,反正我这辈子算是完成了我的使命了,你们现在一个个也都长大成人了,书也一个比一个读得多懂得多。”妈妈抱着宝宝,椅着门坐着,故作自信的“嘲笑”了李唤飞一番。

    “你说的哈老太,以后不会崔婚的哈。”李唤飞一本正经的说。

    “你们这代人啊,我就搞不懂了,又是房子又是车子,又是孩子,又是老人,什么都是很大的开支,我就搞不懂现在这个社会了。”妈妈故意叉开话题,“在我们那个年代,只要有膀子力气,能下地干活,有吃有喝啥也不愁,现在你们……唉……”

    “唉……每个时代都不一样,我们这个时代人,就是房啊车啊,特别头大。老弟也不要被吓怕了哈,你更应该想办法解决困难,而不是说那些丧气话。”大姐语重心长的说。

    “我不想这些,反正我们家老太婆还能下地种菜呢不是。”李唤飞也叉开话题,其实,他心里懂。

    “你以为你们家老太婆还能下地几年啊,你不早点结婚生子,以后你的小孩我都不能帮你带了。”妈妈微笑着说。

    “我才不用你帮我带呢,我自己带。”李唤飞一幅高傲的神态。

    “不要嘛,给我帮你带嘛,我最爱帮你们带小孩了,半夜不能睡,白天不能休息,我爱带小孩啊。”妈妈一连串的说着反话,边把怀里的宝宝要抱给李唤飞,“来,你先帮我带这个宝宝几天再说。”

    李唤飞跳起来往门外跑,“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天下,谁跟你在家抱小孩呀。”

    “呀,往哪里跑。”妈妈说着,大姐和二姐大也笑着伸出手来要抓住李唤飞,所幸这斯“逃”得快。

    李怡看见舅舅跑了她赶紧追上去抓住李唤飞的衣服,大声叫道:“妈妈,妈妈,快来呀,我抓住你弟弟了。”

    “把他抓回来。”妈妈和姐姐在房间里大笑着叫到。

    “飞!我抓住你了!哼!看你还往哪里逃!”李怡很认真的自豪的说,“快跟我回去!”

    “我刚才是故意让你抓住我的,不信你撒开手,再来抓我试试。”李唤飞知道不使点小“计谋”这小丫头是不会放手的。

    “唷,跑喽。”当李怡一放手,李唤飞便飞了似的跑了。李怡“傻傻”的咧着嘴看着舅舅跑得飞快的速度,她自知追不上,只好跑到门口摊开双手跟大姐说,“妈妈,你看,我刚才叫你你都不来,让他给跑掉了,气死掉了。”

    “哦?你怎么不抓好一点啊……”妈妈笑着说,“再去把他抓回来。”

    “我勒个go,他跑那么快我哪能追得上他呀,真是的。”李怡无奈的说。

    “宝贝,谁教你说的‘我勒个go’?”大姐问。

    “舅舅经常说‘我勒个go’的呀。”李怡认真的说着,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

    “我们不可以跟舅舅学这些口头禅哈,这个不好听,换一个。”大姐“严肃”的说。

    “我勒个去。”李怡说完,憋着嘴。

    “唉哟,你看,回来都跟舅舅学这些,你这个舅舅啊……”大姐微笑着……

    李唤飞跑到房间,打开电脑登陆邮箱,发现有好几个新的客户的询盘,他欣喜若狂,立即上网查找了几家做亚克力制品的工厂询问价格,又打电话给江通灿经理让他帮忙核算材料成本,对比了这些报价,李唤飞眼前一亮,每个工厂的报价都有差别,而且差别不小,这样的话,自己可以报高的价格给客户,把订单派给报价报得低的工厂,自己从中赚取一点中间价,那收入可比打工的收入高多了,以后养家糊口也会简单了许多。李唤飞想着,今年回深圳一定要学到更多做外贸的本领,以待时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