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二十四章 你若不行,我就换人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喂,你好,哪位?”

    “喂,老弟,是我。”

    “哦,三姐夫,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忙吗?”李唤飞有些意外,三姐夫平时很少跟他联系的。

    “不忙,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雨,我的沙场挖不了沙了,现在政府限制得很严,不好搞啊老弟。”

    李唤飞的三姐是家里比较判逆的孩子,她小学毕业就不愿意去上学了,可怜之人亦有可悲之处,她嫁到江西已经是二婚了,她的人生,并不顺利……

    三姐夫跟李唤飞的年纪相差两岁,所以,他俩儿平时说话就像哥们儿一样,比较随意。

    “我们现在都是半夜才敢偷偷的出来挖,上次被抓……挨罚了几万块钱,那钱还是跟二姐夫借的。烦死了最近。”

    三姐夫是个年轻有冲劲却缺乏思考的人,只要是他认为对的事,哪怕是吸毒,他都会豪不犹豫的狠狠的吸。

    “这样就不要搞了,你挖个沙要多少天才能赚回来那些钱啊,如果一不小心又被抓一次,你就是卖肾卖腰都不够你还的,如果你人被抓了,家里的孩子和老三怎么办呢……”

    有人说,搞一些旁门左道、歪门邪道的生意能发财致富,因为敢想敢做的人少,市场漏洞大,可以冒险一试。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还是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李唤飞花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给三姐夫上“思想政治课”。

    “是啊,我朋友也说了,过几天把那些机器都卖掉,不干了。你那边帮我留意一下老弟,如果有什么好的工作帮我介绍一下。”

    “嗯,好。”

    “对了老弟,我听你三姐说,大姐不知道是准备买房还是刚买了房子,你知道不?”

    “是吧?什么时候的事?家里人都没跟我说过。”听到这个消息,李唤飞又是一阵意外。

    “哦,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先这样啊老弟,我有事先忙,有时间我们再打电话。”三姐夫电话还没来得及挂,他的朋友就崔着他去喝酒去了……

    李唤飞一听到这消息,立刻给大姐打电话。

    “喂老大,吃过晚饭了吗?”

    “刚吃过,你呢?”

    “我也吃了,在公司食堂吃的。”

    “哦,公司有食堂是吧?伙食怎么样?”

    “还好,工厂人比较少,才三四十个人,伙食……也还差不多,一个星期才能吃一次肉……”李唤飞虽然小时候吃过很多苦,但是现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每餐饭都想吃点肉,所以,他对公司的伙食并不满意。

    “那你偶尔要去外面吃点儿好的,给自己加加餐,那么瘦,一定要吃得有营养些哈。”大姐心疼的说。

    小时候常常有人问李唤飞:三个姐姐中谁对你最好?李唤飞回答:大姐像爸爸教育我,二姐像妈妈疼着我,三姐像哥们护着我,三个姐姐对我都很好。别人又问:那你妈妈像什么?李唤飞回答:妈妈像手掌,听话、懂事就**我,调皮、说不听就扇我……众人大笑。

    “嗯,知道了。姐,听说你买了房子了?钱够不够?”虽然这时候,李唤飞身上才有两千多块钱。

    “现在还不确定呢。头大啊,买吧,压力又太大了,不买吧,我们那边的房子就要拆迁了,到时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这边房价又一直在涨……唉……”大姐说着,长叹了一声,“去年我朋友买的一个门面,才两百多万就搞定了,而今年,现在同样的门面的价格都已经涨到三百多万了,天啊,这边的房价真的好夸张啊你不知道。”大姐说着,显得很无奈,“我们现在的这个店面,迟早也是要买的,现在先看看凑不凑得到一个首付,凑得一百二十万也要买了……”

    现在的人常说:现代的“三座大山”是车子,房子和票子。而对于有些人,比如大姐一家,即使知道这是一座大山,也只能咬牙扛起来。

    大姐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是年级里最优尖的, 1996年第一次中考,全年级参考人数400多人,有一匹“黑马”考入市里的重点高中(当时简称“地区高中”),大姐和另外15个同学的成绩都入榜县里的重点高中,但那时候,中专生一毕业国家就会安排工作(当时叫“包分配”到国企),再加上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在读书,大姐不能如愿去上高中读大学,她只能再次复读,才能把志愿改成中专,1998年,大姐上了中专林业学校,不到一年,全国就取消了“包分配”的政策,读完四年的中专,大姐只能到广州打工,不久后,因为爱情,她来到福建,和她四年的中专同学李健文一起开电脑店,走创业之路。也从那时起,她第一个跟妈妈一起,承担家里的生活开支,承担妹妹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开支……

    “姐,那……现在你们还差多少?”

    “差不多十来万这样。唉,要是去年买的话,钱就够了,谁知道今年会涨得这么离谱,天啊……”大姐又叹了口气,话题一转,“对了,我们在原来的老家那边建房子的事你知道吗?你刚毕业出来,想到你要找工作,就都没有跟你说。”

    “知道了,刚才还给妈打了电话。我们这边家还建不了,家里好像还有几万块钱,要不你先跟妈拿去付首付吧。”其实家里所有的这些钱,都是姐姐和姐夫省出来给妈妈的,姐姐们都希望能帮李唤飞和妈妈在镇上买套房子。

    “那个不用,那是留给妈的。我们自己想办法。”大姐果断回答,想了想,又不太高兴了的说:“你姐夫也是白手起家的,奋斗了十几年才有这点积蓄,你看你姐夫的爸爸妈妈,才四五十岁就不上班了,现在家里所有的开支都要我们承担,就连两老的工积金和社保都是我们交,唉……你姐夫压力也好大啊,人都瘦了一大圈了。”大姐说着,又想起了妈妈,“你看看咱妈,六十几岁了还拼命的干活。你看我家婆,才四十四岁,帮我带个小孩子都不肯,一天就煮个午饭,然后到处去玩,我这边又是看店又是带小孩,有时店里有客人想来买东西,小孩一闹,连生意都没办法做。你姐夫那边的店忙起来就更不用说了……”

    ……

    疼痛的压力,往往来自最爱你的人,即使她们面临再大的困难,却也从未向你提起。听完大姐的话,李唤飞更加无地自容,妈妈、姐姐这么疼爱自己,在她们困难的时候,在她们有很大的压力的时候,在她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却毫无用处……他突然又想到自己工作上的不顺利,心里的压力和重负,压得他快直不起腰来……

    突然,他的倔脾气又上来了:我就不信我开发不出一个客户!想着,他疾步走向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李唤飞看见甄总也还在办公室里忙着,他也才知道,一个老板,一个年轻的老板,一个白手起家的年轻的老板,不仅是靠嘴巴吹出来的,还得有实力,还得要实干。

    当李唤飞打开谷歌搜索引擎的时候,他发现老是打不开网页,他的gmial邮箱也老是登陆不上去,他努力的尝试了n多次,却始终没有成功,他感觉——心累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用不了这些外贸所需的工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李唤飞才知道有一种叫vpn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轻松“翻墙”浏览国外的网站,查询外国客户的资料……)

    李唤飞放下手上的工作,站了起来,走到甄总的办公室,敲门,进去,“甄总,有时间吗?工作上遇到一些问题,想跟你聊一下。”

    “小李啊,我现在在忙你有什么事?”甄总一直盯着电脑在忙。

    “这些天我一直在忙着做推广,我没有注意一个细节,我们公司有英文或者中英文网站吗?”

    “那个现在还没有,马上就有了,再过两个月我让别人帮弄,你放心。”甄总继续忙着,他没有抬头看李唤飞一眼。

    甄总的回答,让李唤飞彻底无语了。他应了一声“哦”,转身要走,甄总叫住了他,说:“我就打算在你身上花两三万块钱,如果你觉得你不行,我可以让别人来做。”

    听了甄总的话,李唤飞感觉自己的脑门上笼罩了一层厚厚的乌云似的,他咬着牙,愤然离去。他不知道甄总说这番话,是在警告他还是有意刺激他,又或许,甄总是很无意的随口这么一说吧,但终究,李唤飞的心是被深深的伤到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在商场上,谁会给你施舍怜悯和慈悲,谁会给你施舍宽大和理解,又有谁会给你施舍时间和你所需要的一切?痛了,自己扛着,累了,自己顶着,苦了,自己受着……这点都做不到,还征服天下个屁!

    就在那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李唤飞的性格也开始变了,变得不像他刚毕业出来时的那么天真,那么稚嫩,他的心里,也开始能容纳更多的东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