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六章 生活中的两个相声演员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玉志豪在高中的时候就跟他的妻子相识,在大二时他们走到了一起,两人同甘共苦,历经万难,不离不弃,最终修成正果,现育有一女,年方三岁。

    他大学毕业至今仅才四年多的时间,从刚毕业的一无所知到盲目就业再到踏入配制化学药水这行,他入行也才三年时间,而今,他已是公司的区经理了。他本想着凭自己专业的技能和优秀的业绩每个月领一两万块钱的正常工资,过着普通的家庭生活,但是,世与愿违,他只能提前选择创业,用他的话说就是“现在这个老板逼着我去做老板”。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如果对自己的员工不能给予足够的信任,那是一个企业主观上的失败,引导上的失败,管理上的失败和制度上的失败。

    玉志豪来到福建某市,与当地某富商计划着合资开厂的事宜,在这里,某富商有足够的资金和人脉,但他对玉志豪的行业一巧不通,起初合作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做这行是干什么的。而玉志豪凭借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的一通公关,某富商最终同意出资60%,玉志豪出资40%,一起把工厂办了起来。公司平时的生产、业务、管理等,都是由玉志豪一个人拍板决定的,所以,与其说是合资,还不如说是富商给玉志豪融资入干股。

    待他把工厂安排好之后,返回深圳,电话邀约李唤飞和其他兄弟到他家就餐。此时的李唤飞,也面试了近十家公司了,但仍没有一家是他认为合适自己的。

    “哈哈,兄弟,怎么样,最近有没有找到中意的工作?”玉志豪把手搭在唤飞的肩膀上。

    “可能……还要多找找,有几家公司让我去上班,可是我不太喜欢那些行业。”李唤飞回答着,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我福建那边基本上已经安排好了,这次我是回来辞职的,要不……你跟我去福建?”玉志豪大笑着拍了拍李唤飞的肩膀,“你大姐家不也是在那边嘛,何况,如果我们兄弟俩儿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有很多默契的配合的,怎么样?过去一起干一票。”

    “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去了也是给你添麻烦,还是等我学到了东西再说吧,有机会的话,我们兄弟再一起干。”李唤飞不假思索的回答。

    “好!希望以后我们这帮兄弟都有更好的发展!”玉志豪大笑着抱了抱李唤飞,“现在你们几个,都还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家庭的压力,可以放手去拼一把,像我,现在有了家庭负担,做事就要顾及很多事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玉志豪而言,当初被排挤的时候他很懊恼,甚至也迷茫过,但是,短暂的抱怨之后,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积极乐观的谋划将来并付诸行动,这,就成了他事业上的第一转折点。

    “‘老板’(覃富),这五百块钱你拿去买点酒菜回来,这次郑重的要求你!买鲍鱼!买鲍鱼!买鲍鱼!顺便看看还有啥好吃的,尽管买,不够你先垫付,回来我报销。”玉志豪一声豪气。

    “唉哟,等你这话等了四五年了。”覃富惊讶的拿了钱,“噔噔噔”的跑下楼去。

    覃富同志当初也是一个非常叛逆的少年,不屈于父之威严,不悯于母之苦心,不遵于翁之劝导。

    某日,其父饮罢而归,见富坐于柴门,怒而叱之:“汝不奋而学之,吾可节以日饮。”愤而起身,怒而于之争。母归,劝曰:“休得与父争,我儿奋学矣。”父恚,瞋目视妻:”妇毋劝,竖子不可教也!”富怒而一炬,愤然离开,可怜帛书。翁至,痛心疾首,驻足顿哭,杖捶父而嚎曰:“竖子日饮,教子无方,毁矣!”次日,翁取金带银之于书院,置于其怀,然富得金银,遂至于此,年方七载有余。今,日与机械为伴,学得cnc编程之功力。

    买菜覃富最拿手,速度也最快,进了菜市场,专挑贵的买,不一会儿功夫,那斯便笑“嘿嘿”的回来了。

    “‘老板’,你那么能吃而且还那么好吃,这身板怎么还跟只猴子一样瘦啊?”韦纯大笑着调侃到。

    这两兄弟要么不呆一起,一旦呆在一起,他俩斗嘴比晚会上郭先生和于先生的相声更热闹。

    “当你看见一只瘦猴比你长得还高,你是什么感想?”覃富反驳道,“看看你,秃鸟看见你大老远就问候你‘二哥好’。”

    “哟,好高啊,你看天花板都快让你给顶穿了。哈哈……”韦纯边说着边学孙悟空火眼金眼看妖怪的动作。

    “你把裤脚拉上来给大伙儿看一看,像不像只秃鸟的腿。”覃富说着把韦纯的裤脚往上一拉,拍了拍韦纯的腿,又抓了一把韦纯稀稀拉拉的腿毛,“你们看,像秃鸟的腿吧?”

    韦纯大笑着把覃富的衣服往上拉,“你们看他穿的这条球裤,裤头里还横栓着一根筷子反捏起来,知道为什么不?裤头太大,腰杆太小,不插根筷子的话裤子会掉落下来,露出他的‘秃鸟’。”

    在一旁的玉志豪和李唤飞,顿时笑趴在沙发上。

    玉志豪的租房很敞亮,也是两房一厅带一卫一厨,租金才500人民币一个月,而韦志弦那边的租房要人民币一个月,这不仅是因为韦志弦那边离他们某士康工厂近,还因为韦志弦的房东是二手房东。一年后李唤飞来玉志豪这边找租房时,这样的租出房已经过千了。

    在玉志豪的客厅里,一张长方形的红木餐桌横摆在客厅左边的门后面,茶桌和沙发摆在客厅正中间。右边是阳台,只和客厅隔了一扇玻璃门,阳台上推放着很多玩具。两个房间的门就在客厅的正对面,房间里都装上了空调。这一切看上去,很有家的感觉。

    晚饭过后,兄弟四人听着古韵喝着茶聊着天。说是聊天,其实就是听覃富和韦纯两个人的“相声”,玉志豪是个左调右侃的中间派,而李唤飞更像是一名“忠实”的观众。

    “人家喝茶他也学人家喝,你以为是在猜码喝酒啊,一口就是一杯干下去,志豪,去去去,给他拿个大碗。”韦纯咬着牙签冲覃富嚷着。

    玉志豪站了起来,走进到厨房,拿了个洗菜盆放在覃富前面,“来,老板,要搞就搞大的。”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我在这边给他泡茶倒茶我都没说话,他只管用‘钢尖’捅他的宝牙还有茶喝,他倒先有意见了,不要脸的人真是天下无敌啊。”覃富装着一幅很无辜的表情,摇了摇头,“我跟你一样‘年轻’的时候,现在都跑过来给倒茶的老人家按摩捶背了。”

    “帮你捶背没问题,我就怕你爷爷明天拿拐杖过来捶我,‘谁他丫的把我们家覃富捶散架了’。”韦纯学着个老太爷的叫骂声,又微笑着转问覃富,“你还记得我们初中同学覃丽丽吗?就是坐你前面那桌的那个女孩。”

    “哦,覃丽丽,记得,上次回家看到她,哇,她的变化好大啊,比以前漂亮太多了。”覃富很诚恳的回答。

    “对,就那个女孩子,以前我问她‘在班里你觉得谁最帅’,她说‘覃富最帅’,我就问,‘让他做你男朋友好不好?’,她当场就拒绝了。”韦纯一脸阴谋的看着覃富,“你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拒绝吗?”

    “哟,你这么神通,啥事儿都让你知道了,我怎么不知道?”覃富似乎也意识到韦纯的话还有“后半招”,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个“究竟”,他压低了声音问,“她为什么拒绝?”

    韦纯学着女孩子的声音大笑说:“我怕他爷爷的拐杖,他爷爷的拐杖又黑又粗又长,连他爸爸都怕那根拐杖。”

    听完,连覃富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玉志豪也“哈哈”大笑着捏了捏覃富的大腿,说:“看来你爷爷的拐杖比你的‘拐杖’还硬啊。”

    韦纯在沙发上打着滚大笑着。

    “小学的时候,我跟韦纯打过一架,他打输了就跑回家叫他爷爷来帮忙,我想这不行啊,咱也得叫咱爷爷过来帮忙,爷爷都叫来了,才pk了几回合,结果,韦纯和他的爷爷被我爷爷一个人打趴在水沟里,他现在是记恨我爷爷的拐杖。”覃富一脸陪笑着想扳回一局。

    “那时候打输,就是因为你爷爷仗着他那根又黑又粗又长又硬的拐杖。”韦纯继续大笑着。

    覃富也无奈的放声大笑。

    看到覃富几乎落在下风,已觉没有看头的玉志豪说道:“走,带你们出去走走,我这个小区里有几个妹子,都是咱老乡,呆会儿给你们介绍介绍,看看有没有中意的,你们几个不要老是单着啊。”

    “别人都说‘男人给男人介绍的女人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前任’,我们宁可在家喝茶看电视也不跟你去的。”韦纯笑着说。

    覃富一见“报复性”反击的机会来了,他趁机说道:“你看,人活着就活个心态,你看他这个心态,以后就抱着茶壶睡觉吧。”边说着边把茶壶推给韦纯,“这个茶壶可以装很多东西,你拿回房间睡去。”

    玉志豪“啪”的拍了一下韦纯的屁股,假正经的指着覃富,“你看,这就是觉悟,这就是修养,这就是个正常健康的人的思想,你个‘小小’年纪的‘小屁孩‘,以后可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哈!”

    “你看看人家李唤飞,带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的,以后一定是个大有作为的热血青年,哪像你,一天就是各种‘腐败’思想。”覃富说着又把旁边看热闹的“观众”带上。

    “你没听说过吗?现在最容易看不出的坏人就是这种戴眼镜的斯文人。”韦纯大笑着说,此时,他已陷入“群情激愤”之中了。

    “戴眼镜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看得清的,一种是看不清的,但不管我怎么看,我都觉得你是个‘好淫’(‘好人’的夹壮说法)。”李唤飞也忍不住反驳到。

    这时,覃富的“连横”策略已经完全形成,三个人同时拿韦纯开涮,何其快哉。

    ……

    一阵嬉闹之后,李唤飞又跟玉志豪提起找工作的烦恼,“来这也半个多月了,面试也面试了挺多公司了,但是,我喜欢的工作不要我,我不喜欢的工作老打电话让我去上班,现在钱也花得差不多了,迷茫啊兄弟。”

    “没事,慢慢找,吃住你不用愁,你看住在我这边方便你就住我这边就好了,志弦那边像个‘收容所’一样的收了这么几个光棍。”玉志豪说看狠狠拍了拍覃富和韦纯的大腿。

    “明天周五,龙华某河人才市场那边有大型招聘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喂。”覃富认真了说。

    “去人才市场,大都是一些工厂,我再也不去工厂上班了,我还是网上投简历找个文职做做吧。”韦纯轻快的说。

    “网上投简历效率太低了,还是去现场招聘会找效果会更好一些,花钱也不多,十几块钱的门票就可以了,而且人才市场里也不一定都是工厂。”覃富说着倒着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