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三章 朋友是我们歇足的驿站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走到李唤飞面前,问:“你是阿飞吧?我是韦志弦的兄弟,我叫韦纯,他让我过来接你的。”

    “你好兄弟。辛苦了辛苦了,这大半夜的。”李唤飞如遇亲人般的伸出手跟韦纯握着。韦纯笑了笑,帮李唤飞提起皮箱,在前面带路,“没事儿,我刚出来的时候也是让志弦半夜来接我的。”韦纯微笑着说,“你也是洛阳镇的?”

    “对,你呢?”

    “我是明伦乡的,是志弦的老表。”

    “哦,我听志弦提起过你。真是辛苦你了兄弟,明天你上什么班呀?”李唤飞说着,本能的“勘察”了周围的环境一番。深圳,也不是想像中的大都市那样干净整洁,在这个地方,垃圾和砖块,随处可见。

    “我刚辞职几天,目前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呢。在工厂里上班太累了,又是白班又是夜班的,我做不来。”韦纯“嘿嘿”的笑了笑,“你来了就好了,以后我们又可以多搞几瓶酒了。”

    “现在提到酒我还头晕呢,昨晚跟我同学在宿舍里喝高了。”

    ……

    两人说笑着走着。

    虽然和韦纯是第一次见面,但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爽快、直性的人。

    在深圳,李唤飞有好几个在初高中时相交甚好的朋友,虽然跟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但也有七八年没见面了。

    进了一栋出租楼,韦纯细心的介绍着,“刚才我们走过来的这条路是我们进出大道中的一条,你只要记住刚才我们路过的那个店面的牌子,就很容易找到我们的住处了。”说着,韦纯又指了指一个大药房的门牌,“我们就住在这栋楼,下面是一个大药房。我以前刚来的时候没记住,转了大半天才找到这栋楼。”

    这一路走来,只顾着跟韦纯聊天儿,李唤飞也没注意记下那些店面的门牌,他只是傻笑着应了声“哦”。

    坐上电梯,上了8楼,进到房间,韦纯把皮箱放在墙脚下,打了一杯水,双手递给李唤飞,“来,兄弟,喝水。”

    “好,谢谢!”李唤飞恭敬的双手接过水杯,他能感觉到,韦纯为人很真诚,很细心,也很懂礼貌,他打心眼里很喜欢这帅小伙子。

    “他们在里面睡着呢,今晚我们俩儿先在客厅打地铺,明晚就轮到我们睡床了,到时让他们打地铺。”韦纯说着,打了个哈欠。

    “好,没事,真的辛苦你了兄弟,这大半夜的。”李唤飞感激的重复着说。

    “没事儿,我们自己人不用客气。那边的热水我帮你开了,热水器的门阀向右边调是热,往左边调是冷,你要注意试水温哈,我困了,先睡了。”韦纯说完,脱下鞋,躺到地上的凉席上,闭上眼,睡去。

    韦志弦的租住是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大约40平米左右,客厅里摆着一张小餐桌,一台饮水机,一台电脑桌和几张靠着墙脚垒起来的塑料凳子。客厅里收拾得还挺干净,或许是因为东西少的原因吧。

    左手边有一扇玻璃门,那是进入厨房和卫生间的通道。进门,在门后面,躺着一台半自动洗衣机,洗衣机上晒着足可“遮天蔽日”的衣服、裤子、袜子,这也许就是他们不用在玻璃门上挂个门帘的原因吧。右转,直走,一个狭窄的通道,隔了两道门,中间是厨房,最里面的,就是洗手间了。

    洗漱罢,李唤飞回到客厅,关了灯,跟韦纯挤着一张凉席躺下,挺凉快,就是太硬了,本来就是一身皮包骨的李唤飞,躺下不久,脚后跟便痛得发麻,于是,他侧着睡,又没多久,脚踝骨又酸疼得受不了,于是,他又趴着睡,又没过多久,胸口的颧骨又酸疼得难受……即使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即使他已经很困很乏了,但他怎么也睡不着……他从心底里佩服这个睡在一旁的和他身板差不多的韦纯,他竟然能睡得这么香……不久后李唤飞才明白,什么叫做练家子,睡地板的功夫也是练出来的……

    困得忘却了疼痛,李唤飞正要睡去,突然,在朦胧中听到韦志弦那五音不全的“高音喇叭”响起,随之右边房间的门打开了,韦志弦和另一个兄弟走了出来。

    “唉呀,我的好兄弟啊,第一天过来就在这里打地铺了,真是抱歉啊……”正当他要府身**李唤飞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了似的小声的说,“今天你先好好休息,我今天上完班就请假,到时叫上我们几个老兄弟先聚一聚。玉志豪他们早就盼着你过来了。”

    李唤飞带着浓重的睡意,囫囵的应了一声便睡过去了。

    韦志弦自嗨着《单身情歌》,洗漱毕。来到客厅,“兄弟,走,到房间里的床上睡去,地板太硬了。这个韦纯也真是的,地板上也不垫张棉被。”说着,韦志弦拖起李唤飞,把他带到房间里的床上睡下。

    韦志弦的房间刚好容得下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床紧靠着窗口,窗户的玻璃上贴了几张报纸,没有窗帘,这时候,即使关了灯,房间里也已经是一片光亮——天亮了。

    躺在床上,吹着风扇,闭上眼……

    楼下的菜市场里,叫卖声,低音炮的音乐声,叮当作响的敲打声……声声刺人耳膜,即使躺着很舒服,但李唤飞却也精神百倍,再也无法入睡了。

    躺了不知多久,有点饿了,李唤飞爬起来,打开房门,韦纯也已经在电脑桌前玩着电脑了。

    “你也起来了呀?”韦纯微笑着,“在这边,下面是菜市场,这个时候很难睡得着了的。”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等我杀完这局,我们下去找点东西吃,今天我带你在这附近转转。”

    “你也爱玩‘叉叉联盟’?”李唤飞问。

    “随便玩玩。”韦纯说着要站起来,“你要不要过来玩两把?”

    “我不会玩儿,你玩吧。”李唤飞笑着说,“早上跟志弦从房间里出来的是谁啊?”

    “蒙刚,你不认识吗?他说他认识你呢。”韦纯又一本正经的坐好,继续玩着他的游戏。

    “哪个蒙刚?”

    “跟志弦一届的,同一个村。”

    “玉合村的那个?初中103班的?”

    “是玉合村的,不知道哪个班,只知道跟志弦一届的,他说他认识你。”

    “那我知道了,志弦他们比我早两届,初中的时候,我经常跑去跟初三的几个兄弟挤着睡,有个叫蒙刚的,应该是他。”

    韦志弦和李唤飞上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李唤飞刚上初一,韦志弦已经上初三了,后来,在镇里上高中的时候,两人相交很深。如今,韦志弦来深圳工作已经四年多了。

    “我们这里一共住了多少个兄弟?”李唤飞倒了两杯水,给韦纯递了一杯。

    “这边房间住的是南宁的一个兄弟,叫覃路,还有个叫覃富的是我们那边的人,他俩睡这边,志弦跟蒙刚睡这边。”韦纯接过水,指了指左边的房间,又喝了口水,把杯子放下,“现在你来了,以后我们就是一组,今晚轮到志弦和蒙刚在客厅打地铺了,我们今晚睡床上。”听这话,韦纯似乎早就盼着能在床上睡了似的。

    “难怪阳台的窗上那晒这么多衣服,一人两套足可蔽云遮日了。”李唤飞心里想着,洗漱罢,下楼吃了点东西,韦纯带着李唤飞四处走走,了解周边的环境。

    “你知道哪里可以办电话卡吧?”走了一会儿,李唤飞突然想起来要给家人报平安。

    “这边可以办,带身份证了吧?”韦纯指着不远处说。

    办好了电话卡,李唤飞给大姐打电话。

    “姐,我到深圳这边了,现在住我朋友这边,你放心吧,跟妈也说一声,不用担心我。”

    “嗯,好,我刚才还在问你二姐你有没有给她打电话呢,到了就好。”大姐松了口气,说,“那你慢慢找一些事做,刚毕业别要求太高,主要是先学习、掌握一些技能,多了解和熟悉某些行业,以后再慢慢去选。”

    “好,我知道了,你别担心。”话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此时李唤飞的心里,真的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做什么才有好的前景……即使如此,在回答姐姐的话时,他总是表现得很轻松,很自信,很无所畏惧。

    “嗯,你现在用哪张银行卡?呆会儿我给你汇点儿钱。”姐姐的话,总是像慈母般的温暖。

    “我还有钱,不用担心我。”李唤飞说着,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他的钱包。

    “你找工作需要钱,刚出来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哈,你就安心的找工作,找到工作了跟我们说一声就好。”

    “好,那先这样,我给二姐也打个电话。”

    “好,等下你记得发你的银行卡号给我哈。”

    大姐说完把电话放下了。李唤飞接着给二姐打电话。

    “姐,我今天早上到深圳这边了,你们放心哈,刚才我也给大姐打电话了。”

    “嗯,好,那你可以先休息一段时间,跟你朋友玩几天再找工作。”二姐轻松的微笑着,她从来都是这样“宠”她的弟弟,“工作要慢慢找,不要急,特别是你们刚毕业出来的,没有工作经验,对外面的很多东西都不了解,所以要有耐心,刚出来工作,学习还是最主要的。”

    “好,我知道了。”

    “嗯,我们刚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别去工厂上班,在工厂上班很累,你可以考虑去一些办公写字楼面试,那些地方上班会轻松一些,工作环境也会好一些。”

    “嗯,好的。”李唤飞从来都是这样,表面看上去很温顺很听话,但他的心里,总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他会按自己的想法走。这或许是现在大多数孩子的做法吧。

    “你呆会儿把你的银行卡号发给我,姐那边压力很大,她们家公家婆不上班,小宝贝又还小,她们夫妻俩儿靠那个门面支撑全家那么大的开支,压力太大了,这段时间你需要钱就跟我说就好了,不要问姐。”

    “嗯,好的,你等下打电话给三姨,你跟妈说一声,让她不用担心我。”其实李唤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自己不愿意亲自给妈妈打电话,或许他是怕“唠”,又或许他是不想听到妈妈太多担心的话,总之,即使他心里想着妈妈,他也还是不愿意给妈妈打电话。

    “嗯,好的,我一会儿就打,那……祝你一切顺利喽我的老弟,一下记得发卡号给我哈。”二姐微笑着把电话放下了。

    李唤飞两岁的时候就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感觉,抑或是说,他此生都没体会过父爱是什么感觉,家里四姐弟是妈妈一手带大的,因为家境贫寒,读书比较晚,此时毕业出来的李唤飞,已经是个差不多26岁的大小伙子了。

    其实二姐多次跟李唤飞说过,希望他能回老家参加公务员考试,或者努力考个事业单位,这样一来,既可以照顾母亲,也不用到处奔波,不用那么辛苦,三来还可以给家里增添些荣耀。李唤飞也很自信,凭他的应试能力,回家专心考个公务员或是考个事业单位,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但他就是不想一辈子呆在家里那个小地方。

    话说公考,李唤飞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他也去考过一次,上午考行政能力测试时挺顺利的,但是下午考申论的时候,他无知的以为像学校里的考试时间一样下午两点半开考,结果,他下午两点二十分时还在一棵大树下看两个老头儿下橡棋,结果把考试时间给耽误了,若不是发现临近两点半了考场前仍然异常的安静的话,估计他还在跟老头儿争论着先吃掉人家的“车”好还是先吃掉人家的“马”好。最后,他两点二十八分才匆匆跑进考场,考官同情的说:“小伙子,如果你再多迟到一分钟我都没办法让你进去了。”

    考试结果,他报考的那个职位,125选1 ,前3名可以面试,李唤飞考了第五……

    就生活目标而言,李唤飞想帮姐姐减轻点负担,想把家里的土夯瓦房改建成楼房给妈妈住,想改变贫困多年的家里的生活状况,也想为将来创造富裕的生活条件,一想到在老家一个月领两三千块钱的死工资,他觉得不管公务员考不考得上都无所谓。他的目标,就是出来打工,伺机创业。

    放下电话后,李唤飞又想了想,给冰儿也打个电话吧,于是,拿起电话,跟冰儿“煲电话粥”了。

    晚上,韦志弦下班回来,叫来了多年未见的玉志豪、覃志伍、韦佳……兄弟们多年未见,甚是欢喜。韦纯和覃富下厨,鸡鸭鱼肉齐上桌来,兄弟们把酒言欢,为八年后的再次相聚,干杯劝酒,其乐融融……

    人生,总得有几个知心的好朋友,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孤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无助,朋友永远是我们可以歇足的驿站,不管是内心,还是躯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