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当你迷茫的时候 第二章 夜深不畏拦路虎

时间:2017-12-27作者:西南书童

    “下车休息,吃晚饭的解手的,大家都下车了啊!”汽车中途休息,乘务员大声叫到。

    因为上车太勿忙,李唤飞没有买零食也没有买水,听乘务员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

    下车,吃了个囫囵饭后,李唤飞排队上洗手间。在洗手间的门口有张桌子,桌子上摆着“收费2元”的牌子,一个中年男人就坐在桌子后面。

    “这不是公共厕所吗?怎么还收费?而且还收这么贵?”李唤飞嘀咕着。走近了,他一幅视而不见的神情想要径直走进去,中年人瞪大了眼睛大声吼到,“你眼睛长哪儿去了?先缴费!”

    “这不是公共厕所吗?怎么还要收费?”李唤飞理直气壮的反问到。

    “什么公共厕所,公共厕所就不用人管理吗?公共厕所就不用做清洁吗?”中年人故作声张的大叫着,“你要上就交钱!不上就一边呆着去!别影响后面的人,大家都在赶时间。”

    “要2块钱这么贵吗?你们管理处在哪?”李唤飞说着要和中年人理论起来。这正是刚出校园的年轻人的无畏,他们永远看不惯那些欺瞒狡诈之徒,他们永远敢于和不公斗争,他们永远敢于直言内心的声音,因为在他们单纯的以为,中国的法律早已普照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你上不上!不上一边去!别浪费大家时间!”男子拍着桌子更瞪大了眼睛,他扯着嗓子大吼。

    李唤飞也瞪大了眼要争吵起来,却被后面的人拦住了。

    “小兄弟,快点吧,我们的车要开了。”

    李唤飞心里明白,这些乘客也都是无奈万般,但他不解的是,司机为什么偏偏把车停在这里?或许司机选择在哪儿停车都会是这样吧。

    “好吧,2块就2块,就当是‘撒狗粮’了吧,不过这泡尿还真的挺贵。”想着,李唤飞也只能老老实实交了钱,如厕去。

    从这件事,李唤飞也能隐约感觉到,前面还有很多不公平的事在等着他……

    半个小时后,大家都上了车,乘务员清点了人数,汽车继续开动。这时,李唤飞闻到一股浓重的臭脚的味道,他只能强忍着,这是卧铺车的“特点”,刚才一直沉淀在离别的感慨中,没感觉到这股味道的存在罢了。闭上眼,忍着这股酸臭味,继续上路。

    李唤飞闭上眼,睡去……

    “深圳沙井了沙井了,有没有下车的?沙井的沙井的下车啦!”

    朦胧中,听到乘务员大声叫喊,李唤飞醒了起来,看着陆续下车的乘客,李唤飞心里,有些兴奋,也有些不安,他真怕错过了车站下错了地方。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多了。

    “乘务员,还有多久到深圳龙华汽车站?”李唤飞问到。

    “还有一个多小时。”

    而此时,李唤飞也不敢再闭上眼了,他依靠在座位上,出神的望着向后飞逝的路灯,路灯虽亮,却始终照不明他心中的那片迷茫……

    “龙华车站的下车了!龙华的龙华的!”突然,乘务员大声叫到,“夜间汽车不进站,你们在这里下!”

    “大哥,我们是第一次出来的,你把我们扔在这里,我们哪知道哪是哪啊?”李唤飞本能的反问。

    “这车上就你一个人是第一次出来的别说我们。”乘务员指着一条宽阔而宁静的大道,“呐,这条路,向前米就是了。”

    无奈的李唤飞只好提起皮箱,背起背包,挂起笔记本电脑,下车,“天下,我来了!”

    “兄弟去哪里?上我的车,来来来。”

    “去哪去哪?过来过来。”

    “兄弟坐我的车便宜,你要到哪?”

    ……

    一下车,熙熙攘攘十几个骑着电单车的人蜂拥上来,一个比一个嗓门大,有的人,甚至要直接上去抓住乘客的箱子,看此情形,李唤飞真担心会有人“飞车”抢包,他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笔记本挂包。

    下车后,李唤飞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几个纠缠的电单车大哥,他拖着皮箱,一个人走着,心里不时的抱怨:龟孙,钱我可是一分没少的付给你,你却没到目的地就把我放下了,没信誉!只是苦了你大爷我,手上肩上腰上,这么多东西……

    走了差不多一百米,李唤飞发现身后有两个骑电单车的人追了上来,他心想:难道真的有人要来抢我?大哥,你们可别胡来哈,我身上就这么点家当,为这点跟我玩儿命不值当啊。

    “兄弟,去哪里,上我车,我带你去。”电单车大哥大声问。

    “不用,谢谢。”李唤飞低着头应答,他只顾走着。

    突然,一个电单车大哥冲上来,一把抓住李唤飞的皮箱拉杆,“走嘛!去哪我们送你不行嘛!又不多收你钱!”

    “不用!谢谢!”李唤飞左手紧握着拉杆,右手握着拳头贴在电脑包上,随时准备“干仗”。两人对视了几秒钟,见李唤飞没有畏惧,电单车大哥松开手,冷笑了两声。李唤飞也装作镇定的说:“我有几个朋友在前面等我,很近。”说完,李唤飞继续前行。两位电单车大哥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一番后,调头离去。

    走了差不多 米,李唤飞并没看到什么车站,他又向前继续走了两百米,但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车站。

    于是,他心里更加不平:这个龟孙司机,明明说的车站在这个方向米,现在走了差不多一千米了连个鬼影都没看见,不讲诚信,祝你连爆八个轮胎!

    在这寂静得让人怀疑人间的深夜里,一个人身置一片陌生、昏暗而空旷的大马路上,李唤飞真想学张天师先生摆两个pose壮壮胆气……

    “给他们个电话吧。”“唉,算了,就算现在给他们打电话我也说不清自己的位置。”

    犹豫着,李唤飞把刚掏出的电话又收了起来。

    望着这条幽深的大道,李唤飞心里,是无奈,是烦躁,也是迷茫,这就好像是他现在的境遇,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在这没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只知道车站的方向,但走了这么久却怎么也找不到目的地。现在除了硬着头皮,继续前行外,还能怎么办呢?

    又走了近二十分钟,李唤飞心里突然一亮——乖乖!环卫工人。

    这时,他心里好像贴了张护身符般的镇定、心安和喜悦。他快步跑了上去,真怕环卫工人突然就找不见了似的。

    “阿姨您好,请问龙华汽车站怎么走?”李唤飞满头大汗的微笑着。

    “往咧个方向。”环卫阿姨指着相反的方向说,“咧个方向蛮远的哟,直走,直走会儿就碟喽。”

    “这边是吧阿姨?”李唤飞再次确认了一番,道了声谢谢,便又往回走。虽然阿姨说的普通话很不标准,但在李唤飞心里,这就是最单纯最可靠的声音,他相信她们。拖着行礼,李唤飞又往回走。

    “那个龟孙司机,这会儿肯定在修他的第七个轮胎了。”李唤飞想着,往回走走了大概40多分钟,终于看到“龙华汽车客运总站”几个大字,他松了口气。

    “喂,志弦,我现在在龙华汽车站这边了,你住在哪里?”李唤飞打了七八个电话韦志弦才终于接听。

    “唉呀,不好意思啊兄弟,今天刚好夜班转白班,昨晚跟他们喝了点酒,睡得太死了,刚才没听到电话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等一下,我让韦纯过去接你,呆会儿他会拿着我的手机。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啊兄弟……”韦志弦满是道歉的陪笑着。

    听到韦志弦的声音,李唤飞也宽心了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