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惹火丫头不许跑 第102章 可以不爱,不要伤害

时间:2019-04-21作者:醉时眠

    就连傅锦行都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事实摆在眼前,津津就是自己的儿子,梅斓居然还是这个态度。

    津津是傅家的孩子,也是她的亲孙子,可她竟不肯承认!

    “我告诉你,只有长不出果子的土地,没有发不了芽的种子!锦行这么年轻,跟谁生不了孩子?会下蛋的母鸡又不是只有你一只,等他结了婚,我想要多少个孙子就有多少个孙子,你以为凭借一个孩子就能绑住他,就能在傅家呼风唤雨了?做梦!”

    梅斓一扬手,手里的一把纸屑纷纷扬扬地落下,漫天飞舞着。

    “大伯母,那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吊着手臂的傅锦添有些别扭地劝说道。

    婆婆讨厌儿媳的随处可见,但连孙子都跟着一起排斥的,倒是不多。

    “锦添,你不要掺和这件事!快回去,好好休息,年纪轻轻的不要落下什么病根儿。你爸妈就你一个儿子,你千万要孝顺,别跟你大哥学!”

    梅斓摆了摆手,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考虑到这是小叔子家的儿子,彼此是一家人,她也不能表现得太冷漠。

    傅锦添一脸尴尬,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你想多了,不要用你的思维去揣测我!还有,请你放尊重一些,我是你儿子的合法妻子,就算你讨厌我,有本事先把我们的结婚证换成离婚证,然后再对我指手画脚!不然的话,你就憋着,或者别在我的面前出现,眼不见为净!”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头儿,何斯迦站了起来,直直地看向梅斓,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恶狠狠地予以回击,完全不讲任何情面。

    反正得罪梅斓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算她再装鸵鸟,也挽回不了什么,索性就豁出去了。

    “现在,请你马上出去,不然的话,我会以你打扰我儿子的休息为理由,让医院保安把你带走。如果你不嫌丢人的话,就尽情闹吧,看看结果如何。”

    何斯迦走到病房门口,一把拉开了房门,脸上罩着一层冰霜。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凶悍,梅斓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指着何斯迦,转头去看傅锦行,手臂颤抖:“你看到没有?她现在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明天是不是还要爬到我的头上拉屎撒尿?”

    傅锦行勾着嘴角,轻描淡写地回答道:“你又不是马桶。”

    梅斓快疯了,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向着她,她知道,如果再闹下去,其实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好,好,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甩下两句狠话,梅斓气呼呼地走了。

    经过何斯迦身边的时候,她还故意用肩膀顶了一下。

    何斯迦没有想到,堂堂傅家的女主人竟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她完全没有防备,被梅斓给狠狠地撞到了胸口。

    “小心!”

    一旁的傅锦添其实看到了,但他因为身上有伤,行动不便,也没有办法推开何斯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梅斓得逞。

    他开口提醒,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何斯迦揉了揉前胸的位置,眼神复杂地看着梅斓的背影,没有说话。

    看来,以后她和津津少不了麻烦了。

    可以不爱,但不要伤害,很明显,梅斓连后者都做不到。

    何斯迦不禁替孩子的未来感到一丝担忧。

    她倒是能够做到不在乎梅斓的态度,但她的孩子是无辜的,为什么要受到轻视和辱骂呢?

    一时间,何斯迦觉得自己以后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津津了。

    她非常自责,也后悔极了。

    但世界上唯一没有卖的,恐怕就是后悔药了吧。

    “你没事吧?”

    一抬起头,何斯迦看到傅锦添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她连忙摇了摇头,把手放下。

    “没什么。你怎么来了,医生让你随便走动吗?”

    何斯迦皱着眉头,不是很赞同地看着傅锦添。

    她知道,他就住在楼下的病房,搭电梯就上来了,倒是很方便。

    不过,考虑到他也刚刚遭遇了车祸,还是小心为上。

    “我趁医生不注意就溜出来了呗,要是护士发现,我就说病房里的马桶堵了,我出来上厕所。”

    傅锦添咧嘴一笑,脸上流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

    为了圆上自己的谎言,他还特地往马桶里丢了几团卫生纸……

    当然,这个细节,傅锦添还是决定不告诉何斯迦了。

    “你还真是……先坐下吧。”

    何斯迦拉过一把椅子,让傅锦添坐下。

    他没有推辞,径直坐了下来。

    看着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傅锦行的心中的确有些不舒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傅锦添和何斯迦都是自己在意的人,他们如果相处融洽,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不过,似乎太融洽了一些……

    和何斯迦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分钟,似乎察觉到了傅锦行的沉默之中蕴含了满满的不悦,傅锦添主动说道:“那我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

    他扭头看向傅锦行:“大哥,我走了。”

    傅锦行点头:“我送你。”

    梅斓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何斯迦的节奏,她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自己原本是要回家洗澡的。

    她想,自己确实应该好好洗个澡,再踏踏实实地睡上几个小时了。

    等傅锦行送走了傅锦添,他一回来,何斯迦便轻声说道:“走吧,这又耽误了半个小时,我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宝贵了。”

    看着何斯迦强颜欢笑的样子,傅锦行欲言又止。

    回头看了一眼津津,确定小家伙睡得很熟,何斯迦给下楼吃饭的护工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已经进了电梯,马上回来,她才说道:“别说了,我也懒得听,先回家再说。”

    护工回到病房,他们两个人一起离开。

    上车之后,何斯迦闭上眼睛,没一分钟就睡着了。

    她真是太累了。

    傅锦行稳稳地开着车子,时不时地扭头看一眼何斯迦。

    她的眼底都出现了青黑色的眼圈,憔悴了很多。

    在医院这几天,何斯迦每天只是洗洗脸,刷刷牙,更顾不上打扮了。

    “醒醒,到了。”

    把车开进了车库,傅锦行轻轻地推着她的肩膀,何斯迦一下子惊醒了,口中喊道:“津津怎么了?”

    她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医院里。

    “津津没事,是我们回家了。”

    傅锦行低声说道,生怕吓到她似的。

    何斯迦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用力搓了搓脸。

    他们一进家,傅锦行就去了卫生间,给她放洗澡水。

    要不是他守在一旁,何斯迦可能在浴缸里就直接睡着了。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洗澡的时候,身边有人,搞得她很不好意思。

    “我怕你睡着了,万一被水淹到,你不是怕水吗?”

    傅锦行认真地说道。

    何斯迦呼吸一顿,想了想,她又开口:“你是怎么想的?”

    他明知故问:“什么?”

    她捧了一手的热水,冲了冲脸颊,让自己清醒,并且努力找到一点勇气,这才声音沙哑地说道:“津津的事情。”

    何斯迦其实真的有些担忧,她一直吃不准傅锦行的性格,他变脸太快,上一秒还是笑吟吟,下一秒就是阴恻恻,还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看待津津的身份。

    “什么我怎么想的,是我的儿子,我还要想什么?”

    他皱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连亲子鉴定的结果都出来了,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对了,你倒是提醒我了。”

    傅锦行立即掏出手机,拨通蒋成诩的手机号码,而且还开了免提。

    这一次,不是孟家娴接听的电话,而是蒋成诩本人。

    “蒋成诩,我和津津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证明孩子是我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说?”

    傅锦行冷笑着,大声质问道。

    一听到他打电话给蒋成诩,何斯迦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因为她也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蒋成诩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就知道,这件事早晚会露馅儿,不可能永远瞒下去。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有我的理由,不需要告诉你,除非你能撬开我的嘴。”

    事到如今,蒋成诩倒是把无发挥到了极致。

    反正,他不想说的事情,没人能够逼迫。

    傅锦行呵呵一笑:“你挺无耻的,骗人有意思吗?我从来不说自己是正人君子,可我好像不撒谎。”

    他看了一眼何斯迦,发现她的脸色也变得不是很好。

    “回去转告你太太,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了,让她也别盯着我们。还有,既然津津不是你的,那以后他们母子的情况可就跟你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了。”

    说完,傅锦行不由分说地把电话给挂断,压根没有给蒋成诩开口的机会。

    “你……你是不是觉得,孟家娴因为对我有敌意,所以想害我?”

    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何斯迦的心脏猛地一提,又想起了扎伤自己的细针。

    “她顶多是嫉恨你,还不至于做什么。”

    傅锦行皱了皱眉头,他还记得,张子昕为了诱导自己去怀疑孟家娴,还故意说了很多她的坏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