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惹火丫头不许跑 第75章 撒娇女人最好命

时间:2019-04-21作者:醉时眠

    傅锦行也据理力争:“我怎么知道你当时是真的没有听清楚,还是现在反悔了,不肯承认呢?”

    他掂量着手机,挑眉一笑:“起码,我这里有证据,要不,你也拿出证据?”

    “我……”

    何斯迦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

    最后,她只好认栽。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一旦决定了妥协,就会开始变得心安理得。

    当何斯迦坐进了傅锦行的车,她其实已经不怎么怨恨自己了。

    相反,她还主动问道:“你非让我去傅氏,是想让我做什么工作?事先声明,我对房地产那一套可是一窍不通,要是你丢给我一摞报表,小心我赔得你连内衣都不剩!”

    傅锦行被逗笑了:“我内衣剩不剩,确实取决于你的表现。”

    愣了一下,何斯迦听懂了他话语里的意思,不禁有些鄙夷地说道:“你说的内涵段子还真的很不怎么样!”

    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声,傅锦行摸了摸鼻梁,低咳一声,正色着开口:“以你的资质,恐怕也只能做一做端茶倒水的工作了,好在形象不错,带出去也不丢人。”

    何斯迦一怔,自己有那么差吗?

    她之前虽然很谦虚,说自己不懂房地产生意,可好在学习能力还不差,总不至于做一个茶水间小妹吧!

    虎落平阳被犬欺!

    “哦,原来你是尝到上一次的甜头儿了,让我去对付张总那一类的合作伙伴?”

    忽然想起上一次在南平的经历,何斯迦斜睨了傅锦行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他倒也直接,声音一下子变得冷了:“张总比姓罗的禽兽好多了,好歹我没有把你送到色狼的房间里,你何苦讽刺我?”

    紧接着,傅锦行似乎真的生起气来,他一言不发,专心地开车,不再同何斯迦进行任何交流。

    她有好几次都想跟他解释,说自己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罗峰那件事,真的只是一次意外。

    而且,何斯迦比谁都清楚,就算自己要怪,也怪不到傅锦行的身上,不是吗?

    眼看着傅氏大楼已经隐隐出现在了前方,再不说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何斯迦可不想在公司里和傅锦行拉拉扯扯的,她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让大家都注意不到才好。

    “那件事是我麻痹大意了,跟你没关系,再说,我还要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可能会被吓到。”

    紧咬着嘴唇,她努力克制着情绪,和傅锦行说着软话。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就算傅锦行不出手的话,傅锦添也会马上出现在包房门口,其实何斯迦知道,她最终不能被罗峰怎么样。

    但既然自己已经打定主意了,要消一消傅锦行的怒气,当然就得给他戴一戴高帽子,让人家心里舒坦才行。

    “再说,我刚才也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和你开一句玩笑而已嘛。”

    眼看着傅锦行的脸色有所缓和,何斯迦连忙又下了一剂猛药,用撒娇的语气,连忙补充了一句。

    这一招果然有效,只见傅锦行的嘴唇明显抿得没有之前那么狠了。

    何斯迦忍不住在心头腹诽,真是人人都爱听顺耳的话啊!

    就连精明狡诈如傅锦行,恐怕也不能免俗。

    眼看着效果明显,前路一片光明,她连忙记下来一句已经被人说烂了的话——撒娇女人最好命!

    正想着,傅锦行从鼻子里轻哼一声,似乎知道何斯迦这是在故意哄自己。

    不过,确实很受用就是了。

    尤其是她用那种撒娇的语气和他说话,真是让傅锦行好像被猫爪挠到了似的,心里痒痒的。

    怪不得人家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色字头上一把刀才对。

    两个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一路无话,到了傅氏。

    曹景同如往常一样,早早地等在电梯门口。

    一见到傅锦行,他含笑问好:“傅先生,早上好!”

    再看见何斯迦紧跟着傅锦行,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曹景同立即站得笔直,清清喉咙:“傅太太,早上好!”

    这个不算熟悉的称呼令何斯迦脚下一绊,脚下的高跟鞋鞋跟和地毯刮蹭了一下,她险些摔倒。

    傅锦行眼疾手快,一把搀扶住她的手臂:“小心。”

    同时,他向曹景同投去了一道赞赏的目光,还点了点头。

    曹景同美滋滋地接受着老板的夸奖,心里盘算着,自己今年年底的红包肯定大大的,看来以后要紧紧地抱住老板娘的大腿……

    不对,应该是离老板娘越远越好,最好连一眼都不能多看,以免打翻了老板的醋坛子!

    对于被人称呼“傅太太”,何斯迦显然还感到心有余悸,一直到走进了傅锦行的办公室,她都浑身不自在。

    “除了夏天之外,其余的季节,我都喜欢喝红茶。如果是咖啡的话,我只喝拿铁,另外,我不吃金枪鱼,如果下午给我准备三明治的话,一定要避开。”

    傅锦行一边脱下外套,随手挂起,一边对何斯迦交代着。

    她愣在原地,回头看了看,也没有第三个人在。

    那应该……就是跟自己说的吧?

    “我吗?”

    犹豫了一下,何斯迦还是伸手指了指自己。

    因为她不敢相信,傅锦行把自己带到公司里,居然真的是准备让她做打杂的工作!

    “工作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是不是对助理一类的职务有什么意见?”

    傅锦行坐下来了,他用手扯了扯领口,让自己处于最为放松的状态。

    一想到以后自己一抬头就能看到何斯迦待在旁边,还能指挥她干这干那,他就感到格外舒服,心满意足。

    “我……我没有……但我觉得,我可以适当干一点儿别的工作,比如,策划,企宣什么的……”

    何斯迦试探着,只要能离傅锦行远一点儿,都可以。

    她留意过了,这些部门都在楼下,基本上和他没有碰面的机会。

    傅锦行想了想,倒也没有直接反对:“你非要去的话,不是不行。只是傅氏的工作强度比较大,你说的这些部门,新员工在入职后的前三个月,每周的工作时间是70个小时以上,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可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你能承受吗?”

    何斯迦一听,她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她闭上了嘴:“我还是在这里吧。”

    傅锦行很好说话地点了点头:“好。去煮咖啡吧。”

    何斯迦默默地转身,走出办公室,前往茶水间。

    还没到中午,八卦就传遍了整个傅氏。

    “听说没有?那个稀奇古怪的老板娘又来了!”

    “网上早就扒烂了,听说娘家都快破产了,之前跟另一个有钱人谈恋爱,没想到一转眼就嫁给我们大老板了!”

    “呦,大老板难道是男小三?啧,真没看出来!”

    “也不一定啊,我闺蜜在南平,她告诉我,那位蒋少爷下周就会举行婚礼,听说女方家在当地很有势力,婚礼场面特大,还请了一大堆明星去助阵,也许两个人早就搞到一起去了。所以,你们可别乱说啊,大老板怎么能做男小三呢!”

    某一层楼的女洗手间里,几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聚在一起,聊得火热。

    她们叽叽喳喳,一边讨论,一边补妆,半天才离开。

    导致马桶上的何斯迦只好一直坐着,等她们彻底走了,这才冲水,开门。

    她不好意思在傅锦行办公室里的卫生间里上大号,只好向他要了电梯密码,溜到楼下的洗手间,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了女员工们讨论自己。

    更没想到,蒋成诩的婚礼居然就在下周!

    太急了,不知道是不是两家的家长担心夜长梦多,日久生变,所以催着他们赶快结婚。

    一想到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蒋成诩那副憔悴的样子,何斯迦不免心中一痛。

    她洗了手,用冷水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冷静下来。

    确定看不出异样,何斯迦才沿原路返回傅锦行的办公室。

    他正在打电话,语气并不怎么好:“这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还有,如果你有多余的精力,不如去管一下我爸,听说他又要当爸爸了!”

    傅锦行在“又”字上狠狠地加重了语气,然后挂断了电话。

    一回头,他看见何斯迦站在门口,也是一愣。

    她无意间听到了一个大消息,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装作没听见呢,还是索性大方承认。

    “无所谓,你知道就知道了,我爸在外面包养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傅锦行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道。

    看着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再想到他和张子昕的关系,何斯迦一瞬间了然。

    她苦笑了一声:“哦,好的。”

    也许傅家的男人都是这样,自己还傻乎乎的,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而对他产生了一丝信任和好感,以为傅锦行是一个颇有担当的好男人。

    “对了,蒋成诩的婚礼,我想参加。”

    何斯迦正想着,傅锦行又开口了。

    她猛地一震,抬头看向他,又惊又怒:“为什么?你和他又没有交情,你要去做什么?”

    难道是去砸场子?蒋家一定不会允许他乱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