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25章 力证

时间:2018-05-22作者:晓色初开

    陈冉冉眉头一皱,看一眼陈澄澄,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让落霞出头吗,这样直接站出来岂不得罪了乐阳长公主?

    陈澄澄却没半点勉强,她原本装模作样和众人一起避在外围,此时往前踏上几步,在当中一跪,道:“启禀陛下,臣女能证明玄朴道长所言非虚,洛二姑娘的确是妖!”

    淳和帝看看恭敬跪着的陈澄澄,再看看俏立当场,神情没有半点对皇权敬畏的洛明光,心中疑虑又起,玄朴固然可疑,这姑娘也绝对非同凡人。

    “讲!”淳和帝扬扬下颌命令陈澄澄。

    “是!”陈澄澄把当日在乐阳长公主府里,几人发生争执后,洛明光指天发誓,突然起了一阵怪风,把她和齐满意、赵玉璋赵含玉一起卷进湖中的事情,毫不添油加醋的禀了一遍。

    然后道:“上至王公,下至百姓,心急起誓者众多,从来不曾听说过有当场应验的,洛二姑娘一起誓就应验了,难道过路神仙只照顾洛姑娘一人不成?若真是如此,天下哪还有那么多蒙冤不白之事?臣女所见,那风定是这妖女自己弄出来的,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

    洛明光看一眼陈澄澄,这话说的有理,的确挺难反驳的。她当初不仔细,现在想想,是因为压根没怎么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也没将那样做的后果放心上。

    “是呀,常听人一着急就赌咒发誓,什么天打雷劈的,也没见谁真的当场被雷劈死。当时我就觉得这件事玄乎,原来是个妖啊!”小陈氏跟旁边的人说道。

    那件事本事闺中女孩子之间的争执,不是什么大事,还传不到淳和帝耳中,淳和帝也是头次听说这件事。

    但左右两边的贵妇们对此事大多听说过些的,当时多数人对此心存敬畏,也不乏有人心下嘀咕,认为此事蹊跷的。今日听陈澄澄道来,都觉有几分道理,当下纷纷议论,对洛明光是妖这件事认同了几分,倒是不敢对她指点,只是看向她的目光都含着几分惊惧。

    “不仅那次,还有去年褒国公太夫人寿诞日,臣女和洛姑娘在园子里发生了点争执,莫名其妙挨了嘴巴子,可是当时在场数十双眼睛,竟没人看见是谁打的!之后,因为臣女和齐姑娘言语上得罪了洛姑娘,当日回府后,臣女和齐姑娘都是夜里中邪,噩梦连连,神智昏聩,太医束手无策,最后去上阳宫求助道长们做法,才算好起来。”

    这件事的确有目共睹,当时谁都说不清使怎么回事,今日陈澄澄提起来,联系陈澄澄几人落水一事,大家越发相信洛明光是大妖了,一时不动声色尽量让自己远离她。

    更有不少附和,证明当时发生的事情的确匪夷所思,非人力能达到。

    “那日听说洛二姑娘回府后也中了邪,但臣女前几日特意问了当日给洛二姑娘诊脉的裴太医,裴太医称当日洛二姑娘的脉象平和,不像臣女和齐姑娘那样紊乱。臣女大胆猜测洛二姑娘只是担心别人怀疑,才假称中邪,倒叫保国公府平白担了府里不干净的罪名。”

    “微臣可以证明,陈二姑娘所言非虚。”当日为洛明光看诊的裴太医远远冲淳和帝躬身说道。

    洛明光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骂道,妈蛋,准备的倒是充分,今日这阵仗是定要置她于死地了,闺中小儿女的摩擦罢了,竟做到如今不死不休之局,论起心狠手辣,京中这些贵女们可真是个中翘楚。

    那日之后京中的确流传褒国公府不干净的传言,褒国公太夫人仁厚,对洛明光和善,平白无故让人家府里蒙上不白之冤,洛明光心里不大安稳,在人群里找到褒国公太夫人,眼中带了歉疚。

    褒国公太夫人对上她的视线,神情一怔,旋即笑笑释然。人年纪大了经的事多了,很多事情都能想明白,今日这事情看着更像小女孩之间的勾心斗角,只不过狠了些,趁着太后寿诞,做好了完全准备闹到御前,现下已是生死相搏。

    虽则狠了些,有些事情难以想明白些,总之逃不了挖坑陷害,她看看当中仍旧云淡风轻的洛明光,倒是有些佩服那小姑娘处变不惊的心态。

    齐满意听了陈澄澄的话,也从人群中迈步出来,和陈澄澄跪在一处,磕下头去,“启禀皇上,臣女有话说。”

    “讲!”淳和帝道。

    “臣女可为陈二姑娘方才所言作证,因为臣女也经历过一次异乎寻常的事。重九节的时候,臣女在上阳宫路遇洛姑娘,险些将洛姑娘撞地滚下阶梯,臣女的确不是有意,当时便急忙道歉。哪知自己上阶梯的时候,明明小心仔细,也没磕着碰着,却莫名其妙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跤,险些摔破了脸。当时臣女就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方知,原来竟是被妖术所害。”

    沐昀心里大骂齐满意,当时她明明就是故意去撞人,自己不小心绊倒了,却来诬陷人。看到洛明光冲他微微摇头,便将冲口的话咽了下去。

    “还有……”

    淳和帝以目视将众人团团围住的殿前侍卫统领花千户,微微使个眼色。今日不管这姑娘是不是妖,或者另有其人,都需提前防备,免得妖精原形毕露,暴起伤人。

    花千户手一挥,所有侍卫们刀枪齐出,只等淳和帝一声令下。

    场上气氛登时紧张起来,数百人的场合安静的只剩陈澄澄的声音。

    “家兄心慕洛姑娘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前些时日,家兄从外面回来,心情不佳,多饮了几杯,醉酒之下臣女听到一件事……”

    陈千里惊诧的看向陈澄澄,那日醉酒,难道说了什么被二妹听到了?

    他再回头看一眼在当间镇静如斯的洛明光,心里不知该做何想,她依旧娇滴滴,手一折就能断了的模样,他明知她的确非常人,却仍旧生不起半丝厌恶之情。

    “家兄虽然没有说清前因后果,但是却反复念叨洛姑娘到底是人是妖……”

    陈澄澄说到这里,回头找到陈千里,问道:“大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怀疑洛姑娘是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