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21章 前奏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宫门之内,热闹喜庆的气氛扑面而来。宫苑里的绿树被打理的色泽油亮,充满生机勃勃之感,还有各色繁花争相竞放,与到处张挂的锦帷一起,将这宫苑衬托的光彩熠熠。

    宫人们来来往往忙碌着,脸上都带着笑容,似乎真心实意为着普天同庆的日子而开心。

    太后此刻在寿康宫接受内外命妇的朝参,而没品级的权贵子弟和千金贵女们则已经在勤政殿外,宫宴即将开始的地方等候。

    洛明光看到了张纤纤,多时不见她瘦了些,也沉静了些。一个人静静站在靠前的位置,不跟任何人交谈,脸上的神情有些黯淡。

    想想也是,这段时间事情不断,她刚刚跟人订了亲,男方家里长辈就没了,婚期只得延后。没过几日未婚夫却又下落不明,还传出她不利夫家的传言。

    这桩婚事目前不尴不尬,没有个结果。未婚夫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会不会承认这桩婚事。更危险的是,顺义王父子会不会起事这件事情,在那些眼光毒辣的官宦家里被多次分析过,都认为怕是免不了一战,届时这桩婚事就不了了之了。

    想当初张纤纤被赐婚给赵衍时,多少人羡慕的恨不能以身相代,多少人替赵衍不平,那样一个风采出众的人,竟然被赐了一个又蠢又胖的妻子。

    当初有多少人羡慕嫉妒,如今就有多少人嘲笑讥讽。

    只不过限于身份不敢轻易挑衅罢了,背地里说些不中听的话少不了。

    张纤纤再是没心没肺,也能感受到大家对她不宣于口的幸灾乐祸。

    她静静站在那里,神情有些沉郁,或许是感觉到了洛明光的目光,张纤纤转头看来,脸上一喜,抬脚就向这边走过来。

    洛明光和徐家姐妹呆在一处,徐明慧和沐昀的婚事定了,就是她的嫂子了,这样的诚在一处半点不违和。

    徐明慧以手轻拍她后背,跟自家姐妹往后退了退,好给她们留下说话的空间。

    “你今天真好看!”张纤纤看着他的目光充满惊艳。

    洛明光很少穿艳色,这样纯正热烈的石榴红更是一次都没穿过,偶尔一穿,尽管满庭姹紫嫣红,依旧在人群中葳蕤生光。

    洛明光浅浅一笑,道:“张大姑娘今日也很美。”

    一句来而不往非礼也的普通寒暄客套而已。

    张纤纤从没听过这样的赞美,她这样的相貌,再逢迎拍马之人的赞美,也只是秀外慧中、福慧双修之类的的词语,涉及美貌,没人敢轻易出口,不是脸皮不够厚,而是太假了反倒带了讽刺的意味。

    张纤纤瘦下来依旧几乎顶的上洛明光两个脸颊上陡然多了几丝红晕,神情瞬间变得扭捏起来。

    “真的吗?”张纤纤含着喜意问出一句,又觉得不好意思,紧接着道:“咳咳,那个,洛二你要坐这里吗?离前面太远了,呆会儿歌舞就看不清了,要不要跟我去坐前面?”

    张彧是首辅,他的夫人子女的位置自然靠前,徐明慧之父是礼部左侍郎,差着还几个品级,位置靠后许多。

    洛明光心里暗自感叹,这女孩子是衍哥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想想真有些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这都什么事,她有些啼笑皆非,她似乎成了第三者一般。

    “不了,谢你了,我就想跟徐家姐姐说说话,不想去前面,都跟义母打过招呼了。”洛明光按下心头涌起的杂念道。

    张纤纤才想起,眼前的姑娘是乐阳长公主的义女,若是愿意,跟长公主坐一起也是可以的。

    乐阳长公主的位置比她的位置视野可要开阔多了。

    她有些赧然,不知怎的,她一贯大大咧咧,在洛明光面前,却总有一种面对赵衍的感觉,既想亲近,又有些自惭形秽之感。

    两人这边闲聊着,从前边过来一群人,个个身具公服,正是今日与宴的王公贵胄,还有各家有品级的子弟。

    贵族子弟和女子们不同,他们多数生下来就有品级,或者年龄稍长就有了爵位。

    这其中就有沐昀和陈千里,两人都是一身正装,看起来比往日多了几分成熟稳重。韩釆柏也在其中,虽然他品级低,然在文华殿当值,掌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几乎是皇帝的机要秘书,这样的诚自然参加。

    沐昀一过来,一双眼就在人群中搜寻徐明慧的身影,找到人后咧嘴而笑。

    洛明光见到徐明慧有些小羞恼的神情,忍不住就是微微浅笑。

    她这娇俏顽皮的样子同样落在别人的眼中。

    韩釆柏一阵神情黯然,垂头掩下心头苦涩。陈千里却满眼复杂,他都不知该怎么看她了,明知她有些别于常人,偏偏就是放不下。

    大齐风气相对宽松,男女之别不甚较真,这样的诚,也仅是把男女席位分开而已。

    众臣与家中子弟在左,命妇及贵女在右。宴席遵循古礼用矮脚案几,几后设席,用以跪坐。

    男人们就坐后,女子这边立刻安静了不少,大家规规矩矩在自己的席位上坐好。少时,命妇们也从寿康宫中朝参完毕,过来就坐。

    因今日的寿宴,礼部着下辖教坊司精心排演了一场乐舞,此时人员到的差不多了,奏乐的、歌舞的伶人纷纷上场。

    但也仅仅是开场乐舞罢了,正经为祝寿排演的舞曲,要到皇上、太后到场才会表演。

    在坐的权贵都是经常浸淫声色中的,对于这样并非重头戏的歌舞没十分大的兴趣,多数都在喝酒聊天。

    不多时,一道声音穿过乐声,长长的通报:“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皇后自闭与宫门之内,自打太子薨逝,已不再管理六宫之事,也不再出席任何重要诚。

    淳和帝到底因为长子之丧,对皇后包容一二,就当她是一个出家之人。

    通报声起,乐声便停了,伶人们纷纷停了动作。

    左右人等立刻随之而起,齐齐离座跪伏,恭迎圣驾。

    淳和帝身着明黄冕服,头戴通天冠,缓着步伐,和太后并行而来。

    太后今日装扮也是十分正式,头戴龙凤珠翠冠,身穿红色大袖衣,衣上加霞帔,红罗长裙,红色褙子,衣上绣金龙凤随着走动几欲飞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