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20章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在朝堂上下、京官、地方官挖空心思制造祥瑞之时,太后的生辰临近了。

    太子新丧未久,今年的千秋节,太后原本不打算张扬,但恰逢六十五整寿,淳和帝为表孝心,定要礼部好好操办。

    且太后是长辈,太子是晚辈,没有长辈为晚辈守孝这一道理。

    各地封疆大吏届时都会有寿礼送上,为这个寿礼,很多人都是早早准备,距离千秋节时日尚远的时候就已经在上京的路上了。

    千秋节期间,按制民间禁止一切屠宰,官方禁止斩杀犯人,禁止穿素服。

    朝廷各司衙门,会在皇城及衙门外,用布匹或者绘画将外墙装点的绚丽多姿,以展现歌舞升平。

    各地方官员,需要设置香案,面京城方向而拜,祝贺太后万寿无疆。

    所以太后寿诞已经不是个人之事,而是朝堂之事,是国事。

    离正日还有三天,各地大吏的寿礼已经纷纷到京,京中街上为太子薨逝挂上的白色灯笼也换成了大红色,歌舞宴乐也重新开始。

    各处笙歌一起,太子和太子妃的薨逝宛如雁过长空,了无痕迹。

    所悲痛者,唯剩心如枯槁,带着年幼的怜星郡主,将自己封闭在凤藻宫中的皇后娘娘。

    *****

    到了太后娘娘寿诞正日,一大清早,皇上和太后端坐在御殿上,接受身着朝服的王公和百官的朝贺和贡礼。

    朝贺之后,太后还需接受内、外命妇的朝贺,然后便是宫宴。各勋贵豪门的当家主母和千金贵女都是要进宫参加宫宴。

    陈冉冉和陈澄澄同乘一辆马车往宫城而去,这个时辰路上尽是往宫城去的马车,一路上宝马雕鞍,冠盖云集。

    马车里陈冉冉懒懒靠在车壁上,眼睛望着马车行走时窗帘偶然飘起露出的一点外面景物,漫不经心说道:“你准备好了吗?可想好了章程?”

    陈澄澄翻来覆去玩着手中的帕子,头也不抬道:“放心,小事一桩,还用不着什么章程。”

    陈冉冉收回向外的视线,轻轻蹙眉,“可别掉以轻心,你仔细想想,几次跟她交手,可占过半点便宜?”

    “时运不佳而已,我不信我一直倒霉,何况有落霞挡在前面呢,我怕什么?”陈澄澄毫不在意道。

    边说眼风突然一厉,语气跟着变得冷厉,“虽然姑母没了,表哥被圈禁了,难道我们海陵侯府就要被人欺负到头上不成?我就要拿她开刀了,也让那些捧高踩低的看看,我们府没有倒下,还是大齐数一数二的高门!”

    陈冉冉的目光再次投注到窗外一闪一闪的亮光处,托腮道:“你不甘心又怎样,事实上我们家的确大不如前了,别人捧高踩低也正常。”

    “哼!”陈澄澄冷哼一声,“一群子没远见的东西,表哥只是被圈禁,还没死呢,谁敢保证不会有出来的那天?就敢保证我们府里不会有翻身的时候?”

    陈冉冉叹口气,“你自幼就受不得气,想出口气也好,只是到时候自己别出头,让落霞在前面顶着。”

    陈澄澄“嗯”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听进去了。

    陈氏姐妹在马车上谈话之时,车流中也有一辆马车上的人也在交谈。

    “你就只管坐在我后边,别多话,也别乱动,他就不会注意到你,要不到时候你就去跟明慧坐在一处……”乐阳长公主伸手为洛明光整整衣群上的流苏,仔细叮嘱着。

    太后寿诞,洛明光作为乐阳长公主的义女,不去不合适,但乐阳长公主又隐约担心她容貌过于出众,会遭到淳和帝的觊觎,所以一路殷殷叮咛。

    徐明慧今日也会去参加宫宴,乐阳长公主的位置靠前,洛明光跟她坐一块,很容易引起淳和帝的注意。徐明慧的位置则靠后许多,她混在徐家女孩儿中间,就不会特别显眼。

    虽然她曾想用甥舅的名分令淳和帝不好下手,但,没人比她了解,别说甥舅名分,就算兄妹名分又怎样,还不是逃不过他的丧心病狂?

    “您放心,义母,我会注意的。再说今日那么多莺莺燕燕,我又不出挑,混在人堆中就找不着了,没事的。”洛明光没有厌烦乐阳长公主不厌其烦的叮嘱,只是并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因为她如今并没将所处的环境放在心上,所虑者,不过是义母义兄的牵绊罢了。

    她近日有些迷茫,当初是怀着为母报仇的目的进京,后来和赵衍两心相许。如今母仇已报,那个家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赵衍又离开了。

    所以她有些找不着目标,她想帮赵衍,以自己的异能,以自己异人志掌志的身份帮助赵衍。

    赵衍若能成功,天下虽会经历战乱,毕竟破而后立,今后朝代更迭,会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但赵衍自觉前途未卜,不愿她跟着涉险,所以宁愿她留在京城等待。

    自打她入京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让她对京城、对朝廷产生深深的厌恶之感,总觉依旧作为一个普通闺阁千金,整日吃喝享乐,实是跟他们同流合污,是浪费光阴,也愧对自己的一身异能。

    京城这个纸醉金迷的繁华城市,如同一个巨大的囚笼,日渐让她觉得束缚和不安来,有急于冲破囹圄的冲动。

    “嗯,你今日的衣服挑的衣服好……”乐阳长公主看看她身上的衣服,道:“今日按制都需穿艳色服饰,你这身石榴红正好随了大流,不会显得突兀。”

    心里依旧隐隐担心,同样是红色,洛明光穿在身上,显得肌肤格外白皙,她的相貌原本偏娇嫩,被这浓郁的色泽一衬,又多了几分庄重,两者既矛盾,又在她身上奇异的和谐,使她看起来十分惹人眼目。

    想到这些心里隐忧又起,叹气道:“那件事情过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近女色,也或许是我多虑了。”

    她说的是童女试图勒死淳和帝一事,此时提起也不知是安慰洛明光还是安慰自己,也或许内心深处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淳和帝还是那个好色成性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