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9章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与此同时,罗府中,罗克用带着武子和闫十八进入密道,先把赵衍卧房柜子里的机关撤除,柜子封死,然后退回去,再把自己院中的通道入口也封死。

    若不是怕闹出的动静太大引人怀疑,他原本打算把地道整个封死的,但封死地道所需填大量的土,耗费工程太大,若非借着府中修缮或扩建不能行此事,只得先封死入口,容后再设法。

    从今日起,他带着一干人手驻守京城,依旧以大商人罗克应二弟的身份留居京城,观察京中形势,居中传递消息。

    深夜中一众人马向着北疆疾驰而去,天色渐渐泛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顺义王府的下人们忙忙碌碌,虽然如今唯剩一个主子,然各司其责,并不敢懈怠。

    等到日上三竿,他们的主子却依旧没有起床,往日也有起晚的情况,但都没有今日这样迟。

    他们想找主子的贴身小厮问问情况,结果找遍府里一个也没找到。

    因为主子每隔一段时间会犯病,下人们担心是主子身体出了问题,昏迷或着起不来床等,伺候的小厮也不在,主子爷不用贴身丫鬟。大管事在门外通禀半晌没人回答,大着胆子推门进去,结果发现空无一人。

    在府里问了一圈,没人见到赵衍和他的小厮们出门,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顺义王府满京城找人的时候,宫里的淳和帝也从顺义王府的内线处得到了消息。

    他一听就知道赵衍肯定是跑了,至于跑去哪里了,几乎不用过脑子,除了去北疆投奔顺义王外不做他想。

    顺义王太妃过世,赵衍走脱,顺义王便再没了掣肘,若有反意,恐怕会即刻行事。

    但目前顺义王没有任何动作,仅世子失踪,总不能因此降罪处置。

    淳和帝立刻派人先往北边追,并八百里加急递往沿途关隘,令人阻截,拦截住即刻押往京城,若有反抗,以谋反处置。

    并即刻抽调五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去接手镇北军,调顺义王回防京师。

    淳和帝暗恼最近荒废朝政,没有立刻想起控制赵衍,让他走脱了,恼怒了好多日子。

    顺义王世子失踪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师,人们一片哗然,纷纷猜测背后的原因。更有人传说是张纤纤的缘故,因为自打张纤纤被赐婚赵衍,先是太妃亡故,然后干脆未婚夫下落不明,不是她自带晦气还会是什么原因?张纤纤的郁闷可想而知。

    朝堂上气氛紧张之时,勋国公世子赵玉京某天出京游玩,这消息就如同暗潮汹涌中滴入的一滴水,掀不起丝毫涟漪,也就那些沉迷赵玉京美色的闺阁少女们注意一二。

    神都连璧同时远离京城,京城中的少女们一时都恹了几分精神。

    赵玉京这一去,风十四娘担心她的安危,也要跟了去。至于洛明光的安危,则交给了赵衍。这也是事先和赵衍商量定的。

    否则,若在她擅离职守期间,洛明光若出了什么问题,她师父会第一时间剥了她的皮。

    这也就是赵衍留下最得力的臂膀,功夫最出色的欧阳兄弟的原因了。

    自打太子薨逝,晋王被圈禁,淳和帝一直心情不畅。人就是这样,人在的时候,看他百般不顺眼,人不在了,就想起曾经的种种好处。

    毕竟是亲父子,血脉之情不容抹杀。偏偏这时候,“麒麟”不知怎么,死了!

    其实没多大理解不了的,长颈鹿远度中土,水土不服,长日圈禁,死了正常。

    但淳和帝刚死了长子,祥瑞也没了,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还不知会掀起怎样的风波,事情多了,积攒一起,连日来难免火大。更觉得诸多晦气是上天惩罚,很是郁郁。

    朝中最不缺上体天心,心眼活泛的人,于是没几日功夫,在祥瑞死亡之后,立刻在临畿府焚阳县传出另一则关于祥瑞的消息。

    相传当地泾河中某夜突然有宝光冲天而起,光芒七彩斑斓,亲眼见到者,失聪者恢复耳力,哑者能开言,病者痼疾尽去。

    消息传入京城,人们尽数往焚阳涌去,家里有患疾者,纷纷坐了车马前去,希望能一沾祥瑞之气。

    重臣们猜测那宝光之下必有宝物现世,联名奏请淳和帝前往祭天起宝。

    淳和帝连日阴霾的心情顿时如云开日霁,胸怀大畅,即刻派礼部前往准备祭天事宜。

    四月底,淳和帝率群臣去临畿府,在泾河前祭拜天地,然后派水性佳的勇士入水寻宝,半日后,果然起出了一个巨鼎。

    那鼎古朴斑驳,满是沧桑之感,与普通的鼎很是不同,刻有花纹,但没有款识,且那花纹繁复奇特,似龙似花,无人能识。

    首辅张彧遍阅典籍,查出此鼎乃传说中的泰帝所制,被后世人称为神鼎,象征一统江山之意。相传每逢圣主和盛世,则神鼎现世。

    一干大臣在泾河边上三呼万岁,恭贺圣主盛世。

    张彧更是言道,只有受天命而为帝的人,才能与天德相合,所以神鼎应该藏于宫廷,以便相合祥瑞。

    淳和帝大喜,遂亲自一路相陪,令人博学鸿儒之士做《神鼎歌》,大张旗鼓迎神鼎回京。

    热热闹闹,举国欢庆的时候,太平府往西北方向接连三府闹旱灾的折子被压在淳和帝的案头,淹没在一众没翻开的折子中间。

    京中流民逐渐增多,五军都督府为保证京城治安,将流民全赶出城外,不准进城。

    再怎样的动荡,跟京城百姓没关系,大家依旧沉醉在盛世繁华,祥瑞降世的虚假谎言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