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8章 伤别离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一道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奔过来,扑在太子妃身上,哭喊着:“母亲,母亲您怎么了,您快起来呀,您别吓唬怜儿……”

    这是太子与太子妃独女怜星郡主,年方五岁,一直养在皇后身边。方才不耐烦呆在这里,让奶嬷嬷带着去外面玩,哪知一回来就看到父母死亡的一幕。

    淳和帝震惊的看着太子夫妇倒在血泊中的尸身,权贵们也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济济一堂,却安静的落针可闻,唯有小女童撕心裂肺般的哭声让人心中凄然。

    庆贺祥瑞降世的日子,太子、太子妃却同日薨逝,次日,晋王因谋害太子,被一堵高墙圈禁。而陈贵妃,则被疯了一般的皇后当场拿金簪刺喉而死。

    皇后出身武将家里,是山阳侯亲妹,自幼习武,身手矫健,纵然侍卫很听令快上前,也没能阻止得了皇后的疯狂。

    至于晋王谋害太子一案,尽管还有疑点,尽管有些地方并不是十分的能说的过去,但是,那又怎样呢?

    太子以自己之命,以那种惨烈的方式请皇上鸣冤血恨,不是晋王也是晋王了,除了晋王也没有别人有这个动机了。

    曾经众望所归的晋王,曾经被人们视为储君的晋王,就这样倒了。专宠十几年,横行霸道的陈贵妃,就这样糊里糊涂没了。倒了靠山的海陵侯府,也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张扬的底气。

    多少人扼腕叹息,他们在晋王身上投注太多,如今一切都打了水漂。不过这又怎样呢?皇上的儿子还有,只要耐心等几年,又可以捧出一个,为自己的荣华再次投注。

    *********

    时令已接近夏季,温度越发高了。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的,白日稍稍动一动就会起一层惫,入了夜,小风一吹,凉气袭人,令人身心舒爽。

    京城九门的值守,由十六卫轮流,今夜逢棋手卫值守。

    每夜入更后,每更响起,都会有总旗在城门巡视一圈。

    丑时刚过,值守房里的军士们等总旗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一个个松开方才绷紧的神经,或躺着,或斜歪着,绽开笑脸讲着荤段子乐呵。

    少顷,听到门外有人道:“来了,来了。”

    黑暗中有一点灯光渐渐近了,值房檐下的灯光一照,原来是四个小厮打扮的人,各自提着食盒过来。

    他们是好运居的跑堂,过了子时是小旗老高的生辰,军士们提前在好运居定了席面,等巡夜总旗走了,好给他们的上司老高庆祝生辰。

    老高往年不过生辰,今年恰逢四十整寿,想庆贺一番。

    屋里加老高一共九名军士,听到外面报讯的声音,纷纷起身,拉桌子的拉桌子,摆凳子的摆凳子,片刻间就把值房布置的像个餐厅。

    四名跑堂把巨大食盒中的各色菜肴摆了整整一桌。

    等他们离开了,老高又从墙角搬出一坛子酒,笑着放到桌上。

    一名军士喜道:“还有酒?”

    军士值守期间,按制不能饮酒,不过规矩是规矩,也得人能守。

    老高笑笑:“不多,兄弟们少喝点助助兴。”

    值守房内虽不敢吆五喝六,但也觥筹交错,煞是热闹。

    门外值守的小子羡慕的透过大开的窗户看看房内,舔舔嘴角,认命的继续在外看守,谁让他入职时间最短呢。

    站了片刻,睡意渐渐上来,他打了个呵欠,往墙上靠了靠,把脑袋贴着墙合眼迷糊。

    等他的身子从墙上滑到地上,进入沉睡之后,暗夜里一条条黑影陆续出现,全都猫着腰鱼贯从值房的窗下经过,上了城墙。

    然后几条勾爪抓紧墙头,黑影顺着垂下的绳索陆续滑下城墙。不到半刻钟,十几条身影已经全部下了城墙,飞奔着往城郊的方向而去。

    这些人一口气奔了十来里,在一处林边停下。

    林里影影绰绰出来许多人,手里各牵着马匹。

    一众人安安静静原地待命,寂静的郊野只有马匹打秃噜和脚步踢踏地面的声音。

    黯淡的月辉照耀下,赵衍负手立在林边,目光眺望着城门的方向。

    少时他的视线中出现一条黑影,那影子几乎在他看到的一瞬,已经倏忽到了面前。

    风十四娘把洛明光放下,往前一推,不发一言径自走远。

    剩余的人手也都纷纷牵着马匹远离二人。

    洛明光抬头望着赵衍,尽管月辉下只能望见他闪着亮光的一双眼,她仍是紧盯不放,似乎想把他的模样刻入心底,轻声道:“衍哥,你要走了吗?”

    赵衍抬起手放在她的脸上,拇指轻轻摩挲手下柔嫩的面颊,“嗯”了一声,道:“你好好保重自己……若……我回不来,你……”

    他想说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但话到嘴边却发现无论如何吐不出口。

    洛明光却没让他的话说完,打断道:“一定要回来!你若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赵衍心里一热,半晌应道:“嗯!”

    洛明光抓着赵衍的手,盯着他的双眼:“我听说军中的骄兵悍将自持军功,不好收服,你这一去,可有把握?”

    “放心!”赵衍反手把她娇小的手握紧,道:“我从十四岁起,每年都去军中历练,可不是真的在京城做个富贵闲人。”

    洛明光瞬间明白了什么,轻声惊呼:“你二弟……传说的顺义王义子……”

    赵衍轻轻勾起嘴角,再次“嗯”了一声,揉揉她的头道:“叫你猜对了,我就是传说中的顺义王义子赵麟,阿麟则在我赴北疆时代替我在京城。”

    原来这样!

    洛明光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样就好,不用担心衍哥初来乍到,压不下那些骄兵悍将。

    “大乱将至,目前来看京城还安全些,你踏踏实实呆在京中,等我回来的那一天。”

    洛明光点点头,这一去将是图穷匕见,兵戎相见。接下来战乱四起,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离愁别恨涌起,满腔难舍却无从说起。

    赵衍叹声气,伸臂把她抱在怀里,柔声道:“我把欧阳兄弟留下保护你,有事尽管差遣他们。若不想应付府里的事,就去长公主府住着……”

    他发现千言万语要交代,话到嘴边却无从说起,一颗心隐隐作痛。

    “你也千万要保重,刀枪无眼,自己小心。一日三餐,再忙也要吃。还有,别仗着年轻就不把身体当回事,你若落下病根,今后就有的罪受了……”

    两人相拥着絮絮叨叨没完,那边听钟被大家推到前面,硬着头皮提醒道:“爷,时辰不早了,该上路了。”

    洛明光闻言,忙从他怀里挣开,努力笑道:“你快走,不用担心我,我等你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