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7章 人世多艰 不如同去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我动手了,殿下忍一忍!”太子妃柔声道。

    太子把脑袋往圈椅上靠了靠,无力的一笑。

    太子妃咬咬牙,飞快在太子手腕上扎下。一滴血珠子很快冒出来,顺着清瘦的手臂低落在碟子里。

    许大夫道:“需要一只鸟儿。”

    淳和帝扬头示意,王长宝吩咐一名小太监去把宫里养的一只画眉鸟捉来。

    许大夫就着小太监的手,掰开鸟喙,把碟子中的血倒进鸟嘴。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鸟身上,等待它的变化。

    时间仿佛突然变慢,一点一滴变得那么难熬。

    场上那么多人,却鸦雀无声,仿佛都沉睡过去了一般。

    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那画眉开始挣扎起来,虽被紧攥在小太监手里,却突然躁动的几乎挣脱掌控。

    不过片刻,就见那画眉渐渐不再挣扎,渐渐一动不动了。

    淳和帝阴沉的嗓音问:“死了?”

    小太监晃晃手中的鸟儿,再凑近去看看,结巴的回禀:“启,启禀,禀皇上,鸟儿的确死了。”

    几滴血液可毒死一只鸟儿,那么太子岂不是全身都市毒?

    全身血液都是毒,还会有命在吗?

    皇后娘娘倏然回望儿子,眼中震惊、凄然、绝望交织,咬唇咽下几欲冲口而出呜咽。

    淳和帝额上青筋蹦了蹦,眼神像利箭一般射向晋王,厉声喝问:“是谁?谁下的毒!”

    晋王强自震静,使自己不至于冲口分辨,明明不是他,若是这时候分辨,岂不是不打自招?

    陈贵妃忙开腔道:“慎哥儿怎么会知道是谁下的毒?皇上,那小贱人到底受了谁的指使谋害太子,一审便知!”

    太子妃逼视着陈贵妃,冷声道:“这贱婢受了大刑却什么都不招,不过,倒是从她身上搜出了一件物件,贵妃娘娘可否见过这东西?”

    她的手一扬,一件颈饰从指尖垂落,色泽鲜亮,夺人眼球,正是那个充满异域风情的颈饰。

    陈贵妃双眼一缩,飞快看一眼晋王,强笑道:“本宫哪里见过这东西,莫不是这贱婢从哪里偷来的?”

    晋王使劲皱着眉头,他怎么觉得这颈饰有些眼熟?今日的事情怎么透着危险意味?

    淳和帝狐疑的看看陈贵妃,再看看晋王。

    “贵妃真的没见过这东西?去年海商从波斯带回来几件波斯饰品,少府监全部采购入宫,当时沈氏夸这件颈饰新奇有趣,简氏怎么说的?”

    皇后把颈饰拿在手上看了两眼,目光像淬了毒一般盯着陈贵妃,几乎咬着牙说道。

    沈氏指的是太子妃,简氏是晋王妃。

    “怎么说的臣妾怎会记得?不是,臣妾压根不记得这件东西,谁知道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陈贵妃是真委屈,她自然对这东西有印象,但这时候打死不能承认。

    “弟妹说,二弟新纳了一个异域美人儿,这东西给那美人儿岂不相得益彰?她替她们殿下要了这东西回去。少府监采买的东西去了何处,都是有据可查,贵妃娘娘若不记得,可以让人查一查。二弟,晋王殿下,却不知你赠与美人儿的饰品,它怎么会在我府里婢女身上贴身戴着?”

    太子妃把目光从陈贵妃脸上挪到晋王脸上,语气变得凌厉起来。

    晋王十分无奈的摊摊手,“皇嫂这话问的,我怎会知道它怎么会在那贱婢身上?我一个大男人家,关注这东西做什么?”

    地上几乎软瘫的伴月此时飞快抬起头望着晋王,眼神似乎十分失望,然后又飞快把头低下。

    “呵呵,”太子妃冷笑一声,低头喝问伴月:“伴月,你从沈府跟我入东宫,自认没有亏待你,你说,你为什么要谋害太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

    她突然暴喝,“做这等不忠不义天良丧尽的事!”

    伴月蜷缩的身体抖了抖,垂着的头看不清神色,少顷使劲撑着身体从地上跪坐起来,再次往晋王的方向眷恋异常的凝望一眼,然后哑着嗓子道:“婢子对不住太子殿下,对不住太子妃殿下,这件事……是婢子一时糊涂,跟别人无涉,婢子……”

    她突然挣扎着站起来,目光再次往晋王的方向看去,充满眷恋与决绝,嘴角突然绽出一抹微笑,凄厉的接着道:“一死以报殿下!”

    淳和帝大声叫道:“拦住她!”

    几名太监闻声上前,却为时已晚,伴月不知从哪里爆发的力量,踉跄着冲向场边高高矗立着的巍峨华表,一头撞了上去,登时脑浆迸裂,鲜血几乎溅到追过来的两名内侍身上。

    这一下变故,如电石火光,场上惊呼四起,有胆小的公主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还有妃嫔安抚的声音。

    太子撑着站起身,“咳咳”两声,以袖掩唇,顺便将一粒药丸合着唾液吞下。

    太子妃急忙去伸手扶他,小声责怪,“你坐着就好,这里有我呢。”

    太子无力的摆摆手,冲欲劝他的皇后安抚一笑,艰难的迈步到正当间,跪下磕头。

    皇后双手在衣袖里几乎把袖口扯破,关切的望着儿子,张张口,却没说什么。

    淳和帝皱皱眉头,放缓声音,“老大你起来回话,不用跪着了。沈氏,扶太子起来!”

    太子没有动,太子妃也没有动作。

    “父皇,儿臣惭愧,这么多年不能在双亲膝下承欢,实则儿之过,让双亲时时为儿悬心,更是儿之过,儿,为人父,不能养育子女,为人夫不能保护妻室,为储君更是无功社稷,儿臣不孝不慈,不义不德……实无……面目苟活世间……”

    他的话渐渐无力,身体几乎撑不住倚在太子妃身上。

    皇后再也忍不住,泪水迸流。

    淳和帝也心有戚戚然,温和地道:“不用说了,这些不是你的过错,今后好好养好身子骨,再也不要让朕跟你母后操心就行!”

    太子不接这话,仰起头微笑着望着淳和帝,“然这不孝不慈,不义不德,本不是儿臣……本意……”

    他的话越说越无力,一只手不由自主抚在胸口,双唇抽动几下。

    太子妃把双唇咬出血来,却拼命忍住眼泪,不使它掉下来。

    淳和帝拧起眉头,加重语气道:“不要说了,回去养着,太医,去为太子看诊!”

    太子妃摆手示意太医不要接近,太子一张脸异样潮红起来,提高声音,语气突然变得异常连贯,“儿臣无能,给了奸人可乘之机,以致落到这般田地,还望父皇严查凶手,为儿臣鸣冤血恨,儿臣纵死九泉……”

    他的双眼突然暴突,陡然直起身子厉声道:“也瞑目了!”

    四个字说完,一口鲜血喷出来,双目圆睁,却是半晌身子不动一动。

    场子上一片死寂,只有微微的风轻轻扫在树叶上,发出阵阵轻响。

    “谨儿----”

    皇后娘娘凄厉的喊叫声中,太子的身体轰然倒地。

    淳和帝一双眼睁得大大的,这是他的嫡长子,也曾满心怜爱将他捧在掌心,也曾寄予莫大希望教导护佑,如今却以这样的方式倒在他面前。

    他觉得脑袋有些发懵,怔怔然望着鲜血缓缓从儿子的七窍流出来,却半晌忘了该如何反应。

    太子妃缓缓从地上起身,脸上竟似无喜无忧,无悲无惧。她抬头望望远方的天空,再低头看看地上丈夫的尸身。

    望着扑在儿子身上,抖着唇却哭不出来的皇后,轻轻柔柔道:“母后,怜儿就拜托母后了……”

    手腕一翻,已从头上拔下细簪,对着自己的咽喉处就扎了下去。

    淳和帝方自伸手阻拦,太子妃脖子上的鲜血已然喷溅而出,身子一软,眼看没救了。

    远处一道童稚的喊叫声几欲穿破云际,“父亲、母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