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6章 验血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太子妃复又在当中跪下,声音凄厉尖锐:“请皇上为太子殿下做主!这些年来,太子之所以缠绵病榻,受尽病痛折磨,实乃被人下毒!请皇上严惩凶手,为殿下做主啊!”

    随着太子妃凄厉的,仿佛拼尽全力的话语声,周围一片死寂。

    不管是帝后还是皇族,以及下方坐着的众权贵,都有片刻的回不过神。

    给太子下毒这件事着实太过令人震惊,那是一国储君,再不受帝宠,那也是皇上亲生的嫡长子,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什么时候下的毒,多久了,怎么被发现的?

    有反应快的人,眼光不受控制看向往晋王和陈贵妃脸上。

    这是人们第一反应,皇上年长的皇子就这两位,中间还夭折一个,下面就属还是小少年的韩王年长。但谁都知道,韩王爹不疼娘不爱,压根没希望。接下来都是一群小萝卜丁,谁有那个实力争位。

    淳和帝近年的口味越发多变,喜欢幼女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后宫有分位的妃子都跟隐形人似的,就连曾经十分受宠的陈贵妃都被冷落了。

    没有皇宠也就生不出野心,没有和太子晋王相争的条件。

    除了晋王,谁会有那个动机给太子下毒?

    历史上为争大位,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的事情屡见不鲜,晋王给太子下毒,丝毫不令人惊讶。

    陈贵妃撑着一双眼,就差把冤枉二字写在脸上了。晋王也是瞠目结舌,震惊异常。

    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是----看,多会演戏!

    皇后满脑子嗡嗡作响,双耳听不清周围的声音,惊骇的望着儿子,一颗心如坠冰窟。

    “你怎知?”淳和帝的声音半晌才从上方传来,咬着牙,含着戾气。

    “带她过来!”太子妃向后面招招手。

    两名掌刑嬷嬷架着伴月近前,一把掼在地上。

    “就是她,在太子药里下毒!刚才许大夫已经看过,太子身中紫桂之毒已有数年之久……”

    太子妃目光凄恻的凝望太子,“殿下五脏六腑皆已被大肆破坏,无药……可解!”

    皇后娘娘脚下一个踉跄,心痛无比的看着儿子,喃喃一句:“无药……可解?”

    突然大声喊叫:“太医!传太医!”她多希望这一切是假的,因而急切的想证明。

    淳和帝豁然而起,迈下台阶,声音饱含着怒气,“许大夫呢?在哪里?”

    许大夫闻言忙上前去跪在太子妃身后,大礼拜下。

    淳和帝不等他参拜完毕,厉声喝问:“紫桂之毒是什么东西?你怎么确定太子中了紫桂之毒?”

    许大夫满头冷汗,他实在后悔把话说死了,那是一国储君啊,他怎么就丝毫不会转弯的说了实情?

    如今不容他改口,在淳和帝的逼视下,战战兢兢把在东宫的那一番关于紫桂的解释又禀了一遍,末了又道:“太子殿下眼底和耳根泛紫,正是长年累月服用紫桂,毒素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反应在外的症状。”

    淳和帝一双眼逼视着许大夫,“既然有症状,为什么太医没有一个查出来的?难道朕的太医不如你?”

    “回禀皇上,紫桂生在南方大泽,也仅有当地土著善于利用此毒,并未广为流传,草民祖籍离当地不远,家族世代学医,才对此毒有些了解,北方医者并不清楚。”

    此番宫宴,到场者都是身份贵重之人,一般此时会有太医在附近待命,今日方院判和刘院使两人轮值,所以人来的很快。

    皇后让出位置,忙吩咐两人,“快给太子看看!”她迫切的期望只是误会一场。

    太子最近的身体都是姜院正亲自在调理着,脉案自然不会公开,方、刘二人并不知情况。

    方院判先去诊的脉,一诊之下手一抖,险些没失态,仿佛不敢置信,又换另一只手仔仔细细诊了片刻,眼神惶恐的示意刘院使也去诊。

    皇后提着一颗心问道:“怎样?”

    方院判迎着淳和帝如利刃一般扎过来的目光,颤着声音道:“太,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分明病入膏肓,没几日可活了,叫他怎么说!

    “怎样?”皇后催促一句。

    方院判抹抹额上的汗水,看一眼装鹌鹑,明显不打算接话的刘院使,只得吭哧道:“微臣医术浅薄,不敢妄下判断,需向院正大人请教,商讨一个可行的方子。”

    皇后娘娘一颗心登时沉沉下坠,脸上血色霎时褪尽。

    淳和帝几乎想一脚踢死方院判,这群怕死的东西,怕担责,一个个都狡猾的要命。

    “太子可是中毒了,看仔细了!”淳和帝一声喝。

    方院判一怔,猛然扭头看一眼刘院使,结巴道:“没,没发现中毒,是,是吧?”

    刘院使接话道:“禀皇上,微臣并没有发现太子殿下有中毒的迹象。”

    陈贵妃闻言,和晋王交换一个眼神,一个名不见轻传的大夫,医术哪比得上太医,害的他母子险些背上黑锅。

    淳和帝的双眼立刻投向许大夫,那目光恨不得把他凌迟。

    许大夫瞬间汗如泉涌,磕头道:“紫桂之毒重在缓慢破坏人的脏腑,没有明显的中毒特征,若想验明到底是不是中毒,草民有个法子!”

    “什么法子?说!”淳和帝道。

    许大夫膝行几步,伏在地上,道:“殿下中毒年数已久,血液中都已经充满毒素,只需殿下一点血液便可检验出来。”

    太子殿下身份贵重,平时擦破点皮都是大事,何况要放血。换了任何太医都不敢有这个要求,但许大夫生性耿直,哪里懂得这些。

    不等别人开口,太子接腔道:“好!”

    叫仍跪在地上的太子妃,“阿君,你来!”

    皇后强自让自己平复下来,稳着声音吩咐身边的侍女:“取个杯盏来!”

    她想弄清出儿子到底是不是中毒,她怎能让儿子不清不楚的去死?

    想到这里,她的眼眶又是一热,她的儿子……被病痛折磨这么多年,半点没有一国储君尊严的活着,若真是被人谋害,她一定要为儿子讨回这个公道。

    太子妃从宫女手中接过一只小碟子,一手执了,另一手拔下头上的银簪,皇后亲自把太子的袖子挽起,露出一段消瘦的小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