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5章 不甘心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许大夫叹了口气,斟酌言辞道:“或许在下学艺不精……”

    “太子他…….还有……多长时间?”太子妃的语气艰涩到无以复加。

    许大夫抹抹额上渗出的汗,这个问题要他怎么回答?

    “大约,也许,撑到太后娘娘千秋也说不定!”

    太后千秋!

    太子妃几乎一跤摔倒,她太明白许大夫的意思了,大夫们为布亲人的心,通常只会把期限延长,也就是说太子已经没几日光景了。

    她这边心里一片冰凉彻骨,陡然听到殿里一声惊呼:“殿下,您怎么了?殿下!”

    她心头一惊,莫不是被太子听到了?

    急忙转身进去,侍女正吃力的扶着摇摇欲坠的太子,而太子嘴角挂着鲜血,地上殷弘一片。

    “殿下----”太子妃痛呼一声,扑过去搀扶着太子的另一边,叫到:“许大夫,许大夫……”

    “快扶殿下去躺着!”许大夫急忙道。

    太子摆摆手,脸色灰败的无一分颜色,侧头望着惊慌无比的妻子,微微笑了笑,柔声道:“阿君,别怕,死有什么可怕的,不怕啊!”

    太子妃突然泪水迸流,哽咽着点头:“嗯,不怕,我不怕!”

    她使劲擦干脸上的泪痕,努力露出笑脸,语抖着声音道:“不怕,没什么可怕的!”

    “孤不惧一死,但不甘白白去死!阿君,是谁给孤下的毒?”太子几乎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妻子身上,声音虽低,语气却坚定。

    “瞿大管事在侧厅审理,尚不知结果。”太子妃回答道。

    “扶我去看看。”

    太子妃扶着太子进了侧厅,伴月正被按趴在地上打板子,背后已经渗出血来,却是紧咬着牙关不喊叫一声。

    及春迎上去,先帮着把太子安坐在圈椅上,捧上一件物事,禀道:“这是刚从伴月身上搜出来的,死活不招认这东西从哪来的。”

    那是一件颈饰,以蓝色串珠而成,下方坠着一个圆形牌子,牌子上绘着繁复的图案,以蓝色为底,点缀以少量红白颜色,色泽很是明亮,下方则垂着碎珠串成的流苏。

    其纹理略显粗糙,拿在手上轻飘飘的,像是什么木质做成,那样式一看就不是中土之物,充满了异域风情。

    太子妃拿在手中,目光和太子对上,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太子勾勾嘴角,“阿君在生气什么?就算不用这东西,难道你还猜不出来是谁一定想要孤的命吗?没什么好奇怪的!”

    太子妃气苦的望着太子,声音略哽,“我只是……不甘心……”

    “孤也不甘心呐……”太子长长的叹气,道:“走吧,我们去面圣!”

    “好!”太子妃的神情透出绝决来,吩咐瞿茂:“去准备软轿,带上这贱人,我们进宫!”

    宫里的宴乐正酣,淳和帝坐在中间的位置上,两边分别是皇后和陈贵妃。

    下首除了年长的晋王,还有韩王以及年少的几个没封王的惺子,以及两位长公主、公主们。

    太后身子欠安,在宁寿宫修养,没有过来。

    权贵臣工们列次两边,他们身后各自坐着自己子弟。

    中间的歌舞已经撤下,“麒麟”被那位榜葛剌贡使带到中间,正随着乐声踢踏着脚步。

    淳和帝神情甚是愉悦,因此下头众人也不吝露出仿佛实嫉妒欢愉的表情来,啧啧称赞这“麒麟”果真不是凡物,竟能听懂乐声,节拍正好合上乐声。

    陡然听到侍者拉长声音的通禀声:“太子殿下到----太子妃到----”

    正热闹的气氛突然一滞,众人齐齐往入口处看去。

    淳和帝也有些惊讶,还有点高兴,太子既然能过来,表明身子好些了,越发觉得祥瑞一出,果然带来了吉祥如意。

    侧头跟皇后笑道:“太子来的正好,沾沾祥瑞之气,指不定身子就好了。”

    皇后闻言,脸上也带出喜色来,探着头往前看去。

    陈贵妃双眼带着笑,接话道:“皇上圣明,太子殿下的病眼看就要大好了,恭喜皇后娘娘了!”

    皇后娘娘双眼望着入口处,就像没听见沈贵妃的话,陈贵妃微微的撇了下嘴,撇开了头。

    只见一顶明黄软轿被几名太监抬着过来,太子妃在一侧随行。

    太子的软轿走的近了,大家发现跟在后面的,还有两名粗壮的仆妇架着一名婢女。

    那婢女低垂着脑袋,鬓发散乱,拖过的地方隐有血迹。

    众人见此情形,大约猜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越发屏气敛声。

    皇后娘娘皱起双眉,忍不住站起身来。

    就连乐声也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场子中间的“麒麟”大约觉得无趣,踢踏着脚步,探头去旁边树上够叶子吃。

    淳和帝脸上的喜色也消失无踪,眼神阴鸷起来,扬起下巴问:“这是做什么?”

    太子妃先屈屈膝,然后转身从轿上扶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太子下来,两人一起在中间跪下给淳和帝施礼。

    皇后满脸担忧,不由自主站起身,叠声道:“快起来,快起来,病着就不要多礼了,太医呢,太医……”

    侍立的太监急忙搬了把椅子在皇后下首。

    太子和太子妃却并不起身,太子妃叩首下去,朗声道:“请皇上、皇后娘娘为太子殿下做主!”

    “出什么事了?先起来,先起来回话!”眼看着太子跪不住,全凭太子妃扶持,皇后越发着急。

    淳和帝沉着脸,道:“有话起来说,你这样岂不让父母着急!”

    “是啊,让父母着急就是太子殿下的不孝了!”

    陈贵妃插了一句,奈何没人理她,她又撇撇嘴闭嘴不语。

    太子仰首微微一笑,那笑容在他俊逸惨白的脸上,孱弱的如同一朵即将凋零的花朵,看起来触目惊心。

    “父皇、母后……儿臣这些年来不能再双亲膝下尽孝,反而时常让双亲担忧,一直以为……是自己身子不争气,今日方知是人为……”

    皇后一颗心都揪了起来,亲自下去,去扶太子,闻言脚步一顿,震惊地道:“什么?你说什么?”

    淳和帝也是一怔,双眉皱紧,“这话怎么说的,天下谁敢对朕的嫡长子动手脚!”

    “皇上!”太子妃吃力地把太子扶起来,皇后方从震惊中醒过神来,帮着一起把太子安顿在座椅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