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14章 紫桂

时间:2018-05-18作者:晓色初开

    ,!

    瞿茂心中同样七上八下,事情进展到如今,一切都按照自己预计进行,能不能成功,他也着实没底。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下做。

    至于良心上那点不安,与亲人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他看看伴月,这是他在有限的人中千挑万选出来的人,但愿他没走眼,她能够经受得住接下来的风暴,别坏了他的事。

    伴月跪的双腿有些麻了,但比双腿更麻的是她的一颗心。就这样吧,死就死了,以她一死若能换胞弟一命也值了。

    至于她的父亲、继母和另一个弟弟,呵-----她忍不住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株连亲族的大罪又如何?他们活着,她和弟弟就没有活路,还不如全部去死!

    歌月也在旁边跪着,忐忑的不知怎样才好。

    几人各怀心思,侧厅内安静的有些压抑。

    在这压抑的环境中,时间仿佛格外长久,许久,及春才领着许大夫进来。

    太子妃把撑着额头的手放下来,撑的时间久了,小臂有些麻木,她顾不上这些,站起来抬手让许大夫免礼,把另一只手上一直攥着的瓷瓶递过去,道:“试试能不能闻出里面曾装过什么,还有那药里可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她指指放在几上残破的罐底,语调居然平静的自己都惊讶。

    及春把瓷瓶接过去,再递给许大夫。

    许大夫把瓷瓶凑近鼻孔闻了闻,皱皱眉头,再低头闻闻罐底的药,伸出食指沾了点尝了尝,眉头就皱的更厉害了。

    太子妃忍下不去问他,攥紧双手不错眼盯着他。

    “取张纸来。”许大夫头也不抬道。

    及春不等太子妃吩咐,出门取了一小块素宣。

    许大夫以手指沾药汁,滴一滴在素宣上。药汁飞快在素宣上晕染开来,其状成圆形,中间色泽偏黄褐色,越往外层色泽越淡,却奇怪的渐次变成浅浅的紫色。

    许大夫的脸色变得凝重,他捧着素宣凑过去,道:“殿下请看这颜色,内黄外紫,有金桂暗香,分明是紫桂之毒啊!”

    “紫桂?”太子妃疑惑的重复一句。

    “紫桂生于南方大泽,其味有金桂芳香,实则跟金桂半点没有相似。其花紫色,花苞未开时有毒,此时采摘炮制成粉,可成一味药,偶尔少量用之,有治愈内外疮口和喘病咳嗽的奇效。”许大夫解释道。

    太子妃闻言双眉蹙的更紧,因许大夫神色明显有未尽之言,便也没有追问,耐下性子等他下文。

    “只是……”许大夫停顿少许,接着道:“紫桂毕竟是毒,偶尔少量服用无碍,但若常年服用,毒素在体内积蓄,会使布加重病情,精神每况愈下,直至药石无效……”

    太子妃一张脸慢慢变得苍白,眼中怒色却愈盛,几乎一字一顿问道:“脉象和望诊……看不出来中毒的迹象吗?”

    太子中毒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就算是一两个御医被人收买,也不可能所有御医被人买通,这么多年来,给太子看诊的御医不知换了多少,却没一个人说出太子中毒的事情。

    许大夫摇头,“这毒隐蔽性强,因为是一点一滴积累,表象上不会出现明显症状。”

    太子妃往后退了一步,阖眼片刻,再睁开时,眼中已经多了几分镇静,道:“此毒可有解?”

    许大夫不敢抬头直视太子妃,半垂着头,回禀道:“本身无解,若服食时间短,会令布身体孱弱,倒不会要命。但若是时间长了,日积月累,布五脏具被毒素侵蚀,就回天无力了!”

    太子妃抿抿双唇,指指伴月,吩咐瞿茂:“审清楚是谁指使的她!”

    然后带着许大夫出门,在太子寝殿外放轻了脚步。

    太子依旧躺在榻上昏睡,近来太子昏睡的时间越来越久了。

    太子妃担忧的蹙了蹙眉,小心的把太子盖在黄绫被下的手臂拿出来,掀开一点衣袖,然后让开位置,示意许大夫诊脉。

    许大夫有些怔神,太子妃的言行表明,方才所说的中毒之人就是太子!

    他不敢想这件事的后果,不敢想会因这件事掉多少脑袋,流多少血。

    上前去在榻前跪下来,长长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然后取出脉诊垫在太子手腕下,伸出四指扣在太子手腕上开始细细诊脉。

    太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半睁着眼却没有开口。

    良久许大夫起身,看到醒来的太子忙又跪下磕头。

    太子妃走近把太子的手复又塞进被中,柔声道:“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不用。”太子的声音很弱,以眼神示意许大夫,道:“怎么回事?”

    他当然认出了这位是沈府供奉的大夫。

    给太子看诊的都是御医,突然来了个沈府的大夫,想当然一定事出有因。

    “没有,”太子妃的笑容有些牵强,“我母亲最近身子不爽利,我叫他进来问情况。许大夫医术不比太医差,我让他给您看看。”

    “嗯。”太子低低应了一声,仿佛信了太子妃的说辞。

    许大夫请示太子妃道:“还需看看殿下的眼睛。”

    太子妃后退两步让开,伸手示意他。

    许大夫道一声僭越,低头伸手翻看太子的眼皮,上下左右眼皮都看了看,又查看了下太子的耳后,然后躬身退几步,垂手而立,以表示看完了。

    太子妃微笑着向太子道:“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喝点粥?”

    “不用,先扶我起来。”太子道。

    太子妃弯下腰,一边扶太子起身,一边道:“小丫头们不仔细,不小心打了药罐,我让她们再熬呢,你先喝点粥,我去看看好了没。”

    “嗯,去吧。”太子无力的靠着迎枕,双目温软的望着太子妃,浅笑道。

    太子妃吩咐次间伺候的侍女伺候太子喝粥,然后带着许大夫出去。

    出了太子寝宫,太子妃在门外站定,问许大夫:“怎么样?可看出什么问题?”

    许大夫沉吟片刻,组织下语言,“太子殿下眼皮细细看来,泛着微微的紫色,耳后也有青紫,说明……中毒已深!”

    太子妃脸上的血液霎时褪尽,她呆呆的望着许大夫,充满希冀的问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