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06章 我在

时间:2018-05-05作者:晓色初开

    ,!

    乐阳长公主用完饭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安慰洛明光:“不用担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边说又咬咬后槽牙,眸中闪着寒芒道:“礼部去人总领丧事,总算有人担起事了。”

    礼部去人的时候正逢乐阳长公主事情已经安排的井井有条,准备离开的时候,所以明知是淳和帝的原因,仍忍不住刺了了一句:“大人们来的可真是时候,本宫觉得若自己去礼部任职恐怕比各位大人更称职。”

    礼部官员们没敢回嘴,更不能把罪名推给淳和帝,只得讪讪然请罪。

    次日乐阳长公主不放心,又去坐镇,洛明光依旧留在府里不能过去。

    第三日便是大殓了,把太妃在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椁中放好,再放入金银玉器等陪葬品,算是走完这个程序。

    洛明光在府里记挂赵衍,陡然经受这么大的打击,他心里定然是难受极了,还需没日没夜守灵,也不知身体能不能坚持下来。

    晚上乐阳长公主和沐昀回来,长公主去休息后,沐昀去洛明光的院子找她。

    洛明光猜想大约是因为赵衍的事情,忐忑请他进屋。

    沐昀摆摆手,“说几句话就走,不进去了。”

    示意她往院中空旷的地方去,压着声音道:“妹妹,明日我带你过去,设法让你见见衍哥……”

    “发生什么事了?衍哥怎么了?”洛明光立刻意识到可能是赵衍出了什么事。

    “别担心,”沐昀先安慰一句,“太妃去的那日,衍哥刚刚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赶回来,这两日守着令堂几乎水米未进,我担心他身子顶不住……”

    洛明光捂住嘴,掩下险些冲口的呜咽,眼泪却控制不住肆意横流。

    沐昀摸摸她的脑袋,叹息道:“不管谁劝他保重身体,衍哥都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我想也只有你去他多少会听进去一点。”

    洛明光点着头,任凭眼泪随之而落,哽咽道:“我今晚就让十四娘带我过去!”

    “也好,”沐昀想起神出鬼没的风十四娘,嘱咐道:“王府里夜晚也有许多人值夜,尤其灵堂外,你们小心点。”

    “好,我知道了。”

    洛明光回房平复下心情,又洗把脸,换身利落的衣服,去交代风十四娘夜晚要出门,免得她又跑没影了。之后又找沐昀出门搞点迷烟,以备夜里使用。

    然后等时间差不多了,亲自去厨房熬了养胃的人参米粥,烙了点鸡蛋薄饼,再弄几道小菜,用食盒装了,食盒底层放上小小的碳炉,以免食物凉的过快。

    等过了丑时,两人便动身往顺义王府去。

    虽然天黑院落多,但灵堂在的地方灯火通明,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风十四娘带着洛明光在灵堂外的一颗大树上停下,观察周围的动静,这时候外面仍旧有很多下人守着灵堂值夜。

    灵堂内灯烛耀眼,到处挂着白色挽帐,正中一个大大的奠字触目惊心。

    原本灵堂内应该满是守夜的人的,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家,守灵时都是济济一堂,像顺义王府这样的情况委实少见。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赵衍一人,看起来格外令人心酸。

    洛明光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赵衍跪坐在一侧的席上,身体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

    洛明光咬咬唇,把食盒交给风十四娘提着,然后把沐昀给她找来的迷烟拿出来,点燃,默念驭风诀,控制着迷烟,使其一丝一缕都飘到守夜下人们的鼻孔中。

    少时,守夜下人们纷纷支撑不住,有的靠在墙上迷糊过去,有的慢慢软到在地上睡着了。

    风十四娘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提着洛明光跃下树去,进了灵堂。

    赵衍回头看来,那眼神格外空洞,似乎在看着她们,又似乎什么也没看到,然后又把头转过去。

    风十四娘把食盒往地上一放,转身出门,顺便把门带上。

    洛明光看着赵衍孤单的背影,满眼心疼走近,蹲在他面前仰头看他,两日而已,他似乎瘦了许多,唇上颌下生了短短的胡须,嘴唇干涩的起了皮,眼窝有些下陷,衬着身上的孝衣,憔悴的触目惊心。

    她叫了一声衍哥,赵衍恍若未闻,抬手抚上他的脸,难过到无以复加,抖着声音又叫一声,“衍哥……”

    赵衍的目光看着她,神情有些迷茫,似乎不认得她了一般,也像是压根没看到她。

    洛明光再次叫了声衍哥,一只手握紧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赵衍像是被惊了一下,目光这才有了些微神采,不想先前那样空洞,干涩的嘴唇张了张,哑声道:“明光……”

    洛明光再也忍不住,伸出双臂抱住他,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衍哥,是我,我在……”

    “明光……”赵衍垂头看扑在身上的姑娘,又叫了一声。

    “我在!”

    “明光!”

    赵衍的双臂抬起使劲抱壮里的人,他跪的时间太长,一双腿早已麻木,用的力道过猛,控制不住带着洛明光一起侧倒在地上。

    双臂却依旧没有松开,像是要汲取她的温暖,箍得她身体隐隐发疼。

    他把头拱在她的颈间,少顷温热的液体便湿了洛明光的脖子,身体慢慢颤抖起来。

    “祖母去了……”他的声音残破的如同被风割裂成了一丝一缕。

    “我知道……”洛明光吐出三个字,却发现什么语言都显得苍白。

    使劲抱紧他,一只手抚着他的背,尽可能的给他温暖。

    能哭出来也是好事,起码心中的悲恸能得一时舒缓。

    两人在地上良久,赵衍的悲伤得到一点宣泄,身上的颤抖慢慢停了下来。

    “衍哥,我扶你起来。”洛明光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灵堂里不设椅子,就扶着他坐在旁边的席上。

    赵衍脸上的泪水被自己胡乱摸一把擦干净,声音暗哑的道:“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洛明光一边把食盒打开,一边道:“别说话,先喝点粥,吃点东西。”

    她粥和汤匙递给赵衍,交代:“慢点喝。”

    又取出两碟子小菜,还有装在盘中的鸡蛋薄饼,就在旁边地上摆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