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05章 丧礼

时间:2018-05-05作者:晓色初开

    ,!

    乐阳长公主皱皱眉头,怎么乱成这样,也没个主事的!

    洛明光心下更是疑惑,难道衍哥真的还没回来吗?他没能和太妃见最后一面会不会抱憾终身?

    衍哥屋里那人估计也没能力爬起来主事,偌大的王府连个主子都没有,这可怎么是好?

    两人在院里怔楞了许久,院里总算有下人注意到她们二人,忙迎上来把两人请进正房。

    赵嬷嬷领着悦酒和解忧两个大丫鬟刚为太妃擦好身子,穿上殓衣。那殓衣一层一层,上衣下裳,十六层穿下来,三人都顾不上悲伤。

    好在不管贫富,家里有上了年纪的老人的,事先都备有寿衣、寿材、白帐、灯烛等物,富贵人家准备的更是齐全,一应丧葬用品都是早早备好的,所以太妃虽然过世的突然,府里不至于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还没饭含?衍哥儿呢?”乐阳长公主的双眉几乎要打结。

    “殿下……”赵嬷嬷回头看来,忙领着悦酒、解忧过来见礼。

    长公主摆摆手,“不忙!”又问一句:“衍哥儿呢?”

    赵嬷嬷沾沾脸上的泪水,回禀:“世子爷送走了太妃,不知去了哪里,老奴还没顾上让人去找。”

    “衍哥儿身体怎样,丧事可能撑的下来?”

    洛明光听长公主这么一问,一双眼忍不住就看向赵嬷嬷,她也想知道赵衍身体如何,若身体好就是衍哥回来了,若不好,恐怕还是那人。

    赵嬷嬷屈膝回道:“万幸世子爷身体突然好转,不然这丧事还不知道怎么办?”

    想想府里的情况,又是忍不住老泪纵横。

    洛明光暗自松了口气,好在衍哥终究赶了回来。

    “衍哥儿真是的,伤心也不在这会儿,先把太妃的丧事办起来呀!”

    乐阳长公主几乎气得跺脚,这关键时刻赵衍病着还好说,既然好了就该当起事来呀!

    “衍……世子爷大约是太难过了,让他静一静吧!”洛明光忍不住为赵衍说了句话。

    乐阳长公主顾不上她那些小心思,继续问赵嬷嬷:“灵堂搭起来了吗?”

    赵嬷嬷忙回道:“大管事已经在准备了。”

    “先去为婶娘饭含,赶紧移到灵堂,悦酒你去找你家世子爷!”乐阳长公主一连串吩咐道。

    又忍不住嘀咕:这时候了还不派人来,存心下面子也不是这时候,心胸比针尖不如!

    洛明光不懂丧礼,去帮赵嬷嬷的忙,听了一耳朵却没明白长公主这话是说谁,也没放在心上。

    赵嬷嬷一听就明白了,一般有身份的人家若有德高望重的人去世,宫里为视尊敬,都要派管事太监或者从礼部抽人去逝者府里帮忙操办丧事。

    何况淳和帝叫了先顺义王与太妃十几年的叔父婶母,太妃去世,王府里唯一的孙辈身体欠安,淳和帝理应第一时间派人过来主持丧事才对。

    但是乐阳长公主都过来一会儿了,宫里半点动静都没有。

    赵嬷嬷想到这里,眼泪再次扑簌簌滚下来。

    饭含就是含饭,一般百姓家里在死者口中塞入煮熟的米糠或谷物,而富贵人家多用珍珠或玉器,称为饭含。

    解忧捧着个托盘,盘中放置一颗比鸡蛋略小的明珠,赵嬷嬷急忙擦干泪水,双手轻轻掰开太妃的下颌,把明珠放进去。

    这个时代的丧礼洛明光半点不懂,站在旁边也插不上手,见赵嬷嬷放好明珠后,就帮着把太妃的头发整理一下,能尽一点心就尽一点心吧。

    少时一名仆妇来报,灵堂已经搭好,请将太妃移灵灵堂。

    乐阳长公主吩咐道:“快去再找几个力壮的仆妇进来,把太妃送过去。”

    “我来!”突然一道声音从院中传来

    洛明光心一颤,探头看向门外,赵衍正大踏步进来。

    一张脸上似乎无喜无悲,甚至都看不到情绪波动,腰背依旧挺直如松,仿佛跟平时一模一样。

    “衍哥儿你到哪里去了,这时候不守着你祖母,乱跑什么!”乐阳长公主忍不住嗔怪一句。

    赵衍却宛如不闻,甚至都没看洛明光一眼,径自走近榻前,一条手臂伸到太妃脖子下,把上半身扶起来,另一条手臂伸到膝弯,把太妃抱起来。

    悦酒忙拿条薄毯搭在太妃尸身上。

    赵嬷嬷急忙交代一声:“世子爷,引灵!”

    赵衍没脚下不停,迈步到门坎时却道:“祖母,过门坎儿了,您老仔细脚下。”

    赵嬷嬷也跟着道:“太妃抬抬脚,过门坎儿了。”

    这是要引着灵魂跟着遗体走。

    洛明光在室内看了几眼,没见到太妃的灵魂滞留,却不知已经离开去往丰都,还是有心愿未了,去了哪里。

    和乐阳长公主默默随着赵衍把太妃送往灵堂,设了灵堂就可以祭拜亡者了。

    乐阳长公主领着洛明光在灵前上香磕头,赵衍在一旁行孝子谢礼。

    洛明光看他无喜无悲,无人无几的模样,心痛的不行,然此时半点安慰不上。

    “丫头你先回府,叫老范从府里调几个能干的人手过来帮忙,派人去找你昀哥,找到了让他赶紧过来帮忙,你留在府里不用再过来了。”

    丧礼要忙的事情还多,又没人帮忙,乐阳长公主便决定留下来搭个手,洛明光一个小姑娘,在这里不方便,便先打发她回去。

    洛明光屈膝“嗳”一声,忍不住又看赵衍一眼,他依旧仍是那副沉寂的模样,她什么话都不能说,只得先行告辞。

    走出门外,听到乐阳长公主的声音传来:“讣闻写了吗?衍哥儿先别跪着,起来把亲朋故旧的名单列一列,嬷嬷你去找人手准备报丧……”

    她回头看一眼灵堂,里面登时忙碌起来,她只得一步一步异常沉重的走出门外。

    回到府里,把长公主交代的事情办好,却是满心悲伤心痛,想起赵衍的样子,明显是悲伤过度,她却不能安慰一二,更不能问一问他前一段去了哪里,太妃到底怎么突然过世的,等等情由无以排遣。

    煎熬到夜色降临,乐阳长公主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府,沐昀却留在王府帮忙。

    洛明光一肚子话无从问起,看长公主疲累的模样,忙吩咐下人们伺候着洗漱更衣,呈上饭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