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04章 亲情织牢笼 一死以破之

时间:2018-05-05作者:晓色初开

    ,!

    舒敏把针从太妃腕上拔出来,站起身提着药箱走过来,路过赵衍身边,道:“还有一刻钟!”

    解忧垂着头跟着舒敏从卧房退出去,路过赵衍身边,双眸看过去,神情无比忧心。

    房间里只剩下了祖孙二人,赵衍走过去,在太妃身边坐下,伸手把太妃额前的一缕银丝挂到耳后,浅笑轻语,一如往日:“祖母,孙儿回来了。”

    太妃抬想抚摸他的脸,手臂到了中途,却再无力抬起。

    赵衍执起太妃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脸上神情像是个急于邀功的孩子,双眼中却悲伤弥漫,“祖母,北边的事情解决了,咱们没了后顾之忧,祖母,孙儿厉不厉害?”

    “厉害……”太妃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看着赵衍的目光满是欣慰,突然笑容微凝,眉头轻皱一下,像是忍受什么痛苦,却又马上展颜继续笑着:“我们……衍哥儿……最厉害,衍哥儿一直是……祖母的骄傲……可惜祖母……等不到……衍哥儿成亲了。”

    “等得到的,祖母若喜欢,我现在就去带她来,拜堂给祖母看。”赵衍语声轻柔的像是怕惊飞花蕊上的蝴蝶。

    太妃呵呵笑出声来,微微摇头,“来不及了……祖母要走了……”

    她那么开心,似乎真觉得死亡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

    “祖母死了……你的婚期就要延后……”她笑弯了一双眼,“他一定很生气吧……他生气了祖母就……很开心!”

    赵衍上手摸摸太妃的脸,笑得眼泪成串往下掉:“您真傻!您何必用这种方法拖延时间?孙儿可以处理掉的,就算不行,娶回府来难道我们还收拾不了一个弱女子?”

    “不行的……”太妃再次摇头,“天意不可……违……三……三次了,三次都不行……”

    “孙儿不信什么天意,孙儿只信自己!就算上苍真的要亡我赵家,我们也还是要挣一挣,最坏的结果,咱们一起死就是了。”赵衍握紧太妃消瘦的手,说道。

    “祖母舍……不得,舍不得……”太妃在赵衍脸上摩挲几下,眼神充满怜爱,双唇抖着,“我的孙儿……去死,你还年轻,刚有了……心爱的姑娘,日子还……长……祖母怎么舍得你死……”

    “祖母,您舍不得孙儿去死,孙儿难道就舍得你去死吗?您何其忍心!”赵衍的声音抖几乎不成调。

    太妃艰难的摇摇头,“祖母和阿麟……这些年,一直是……亲情编织,用来束缚你的囚笼……”

    太妃的嗓子里“咯咯”两声,使劲伸展一下脖子,继续道:“没了……祖母……和阿麟,衍哥儿可以……海阔天空,不必再受……受他……”

    赵衍的一双手不可遏制的颤抖,握紧太妃的手摇头,“不对……有您,有阿麟,孙子的努力才有意义,不然,孙子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思!”

    太妃再次张开嘴乐呵呵的笑,“现在……不一样……了……你有洛丫头,她可以陪你走啊!”

    “祖母……累了……不想……再受苦……”太妃再次蹙紧眉头,脸颊抽搐几下,艰难的道:“人生太苦……祖母不想受罪了……”

    赵衍盯着太妃毫无生气的脸,怔怔然片刻,把脸上的泪水抹干净,强笑道:“好!您去吧,去了就不用再受苦了……阿麟……您放心,孙儿一定好好照顾他!”

    “不……用!”太妃的声音渐渐如同蚊呐,“顺其自……然,他……也……活着……艰难……不……如……早早……”

    赵衍伏低身子,将耳朵凑到太妃唇边,等了许久,久到他觉得脖子都酸了,却再没了下文。

    他僵着脖子起来,望着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安详的如同睡着了的太妃,再次伏低身子,双唇挨了挨太妃尚有余温的前额。

    良久,站起身来,双手在脸上擦了擦,大步出了房门。

    门外赵嬷嬷带着一群仆妇,各自手捧了面盆、寿衣等物事,看到赵衍出来,一双眼希冀的望着他。

    赵衍的声音毫无波动似的,吩咐:“去给祖母更衣,敲响云板!”

    赵嬷嬷一愣,旋即泪水崩流,满园下人跪倒一片,哭声响起。

    赵衍举步往外走,舒敏跟上去,小声道:“太妃……算着爷回来的日期吞了金。”

    赵衍的脚步一顿,突然捂着胸口咬紧了牙关,片刻又挺直了背,大踏步向外走去。

    金萱华堂院内,云板的声音响彻云际,随着四声结束,内院中接着这声音也同样响了四声云板,一层层清脆的仿佛蕴含着无尽悲伤的声音从内院到外院传递出去,很快,整个神都都知道了顺义王太妃薨逝的消息。

    乐阳长公主失手将一只玉碗砸个粉碎,洛明光忽的一下站起来,不敢置信的问报信的初云:“你说什么!”

    “启禀殿下,姑娘,顺义王太妃刚刚薨逝了!”初云再次原话重复一遍。

    乐阳长公主震惊的望着同样震惊的洛明光,旋即流下泪来,“婶娘她前几日精神还好,怎么可能……”

    洛明光满脑子嗡嗡作响,太妃竟然去世了!日期竟然提前这么多!

    苍天到底要怎样安排?既然衍哥和张纤纤的婚事怎么也逃不开,为什么太妃的去世又偏离了既定路线?

    衍哥呢?他是否赶回来了?若没来得及送太妃最后一程,他该多难受啊!

    她满心乱糟糟,又是难过又是迷茫。

    乐阳长公主不知她心里所想,拉起她的手,道:“走,随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两人各自换了身素色衣裳,立刻动身赶往顺义王府。

    大门口处有管事正领着下人们挂白纱白灯笼,乐阳长公主摆摆手示意管事继续忙自己的,两人径自进了府。

    进了大门,各处都有下人在挂白纱更换灯笼,哭声不知从哪里传来,参差不齐的,衬着满院缟素令人心酸。

    乐阳长公主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而洛明光抹了把不知什么时候横溢的泪水,一颗心又是难过,又是替赵衍揪得发疼。

    进了金萱华堂,里面一片忙乱,有的在哭,有的不知该干什么,还有的茫茫然无头苍蝇一般。太妃没了,金萱华堂像是塌了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