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03章 最后一面

时间:2018-05-05作者:晓色初开

    ,!

    归云也忙取出干粮和水,味同嚼蜡一般飞速吃喝。听钟和欧阳兄弟以及几名护卫都不约而同开始进食,尽管此时还不到用饭的时候,大家并不觉得饥饿。

    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可能会不眠不休赶路,所以得先填饱肚子,免得中间没有吃饭的时间。

    众人飞快吃好喝好,一个个牵好马匹,就等赵衍一个令下。

    赵衍却将水壶放好,淡淡道:“不急,再休息会儿。”

    众人都是心中不安,越是急事,越需要养精蓄锐,世子爷这样子,说明接下来的行程越艰苦,说明京城发生的事情越是紧急。

    听钟当先道:“爷,上路吧,大家都歇够了!”

    欧阳华也笑嘻嘻不当回事接着道:“上路上路,咱们跟踪鞑靼人,几天几夜不合眼是常事,距离京城也就三日的路程了,这点路都拿不下来,咱们兄弟也太脓包了!”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叫着要赶路,只有欧阳实安安静静不开口,却也牵好了马,看着赵衍等他下令。

    赵衍往大石上一靠,吐出两个字,“休息!”

    这一生平平淡淡,甚至都没多少凌厉之气,众人却都立刻齐声应是,然后纷纷或坐或靠,原地休息。

    大约过去两刻钟,赵衍一声招呼,大家才齐齐上马,疾驰而去。

    罗克用狐疑的看一眼进来禀报的松风,“太妃又问爷的行程?”

    “对,太妃几乎每隔几个时辰就要问一次。”松风回答道。

    罗克用越发不知太妃想做什么,皱紧眉头,自语道:“舒敏说太妃吐血是急怒攻心,伤了元气,却也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静养一段时间就行,那么太妃频繁打听爷的行程做什么?”

    松风不做声只是听着。

    罗克用再次确认了一下,“太妃精神头怎样,身子的确没有大碍吧!”

    “太妃精神头一直不太足,身子倒是看不出什么大碍。”松风仔细回想太妃的模样,谨慎地回禀。

    罗克用想不通太妃这么着急赵衍的行程,吩咐松风,“照实给太妃回禀就是,太妃或许只是想念爷了。”

    松风应命出去。

    疾行一日一夜,除了固定时间拉撒外,全都在马上度过,即便口渴,也是在拉撒之后匆匆补点。

    进入临畿府后,队伍分开,只有功夫最好的欧阳兄弟紧随赵衍身侧,其余人便远远辍在后面。

    到了次日太阳升起的时候,京城神都的城门已经在望。

    欧阳兄弟便放慢了速度,让赵衍一人一马当先而行,远远看着他进了城,两人才松了一口气,也跟着进去。

    赵衍没敢在京城狂奔,耐下性子一路小跑,进了罗府的大门。

    闫十八在门后守着,接过赵衍的马匹,躬身道:“罗二爷在等您。”

    赵衍微微点头,脚下不停大踏步往罗克用的小院而去。

    洗脸水已经备好,换替的衣服也已经搭在架子上,还有刮胡子的剃刀。

    拙山伺候着赵衍洗干净脸,刮好胡子,再换上日常穿的衣服,罗克用趁着这功夫,边在旁边禀报最近发生的,没有写进急报的事情。

    等赵衍收拾完,罗克用也禀的差不多了,两人一起走向假山,罗克用伏下身子打开机关,看赵衍顺阶而下,忍不住又劝一句:“爷不用着急,半个时辰前舒敏还让松风过来报信,太妃身子没事。至于婚事,急也没用,就算真的娶了张大姑娘也还有转圜的余地。”

    赵衍不说话,也不回头,给罗克用留了一个决绝的背影。

    罗克用叹口气,示意武子,“快去吧!”

    赵衍顺着地道进了原本的房间,榻上的人听到声音回头看来,脸上立刻带上笑容,道:“大哥,你回来了!”

    如素忙站起身来,避到一旁,让二人说话。

    赵衍拍拍阿麟的肩,问道:“祖母怎样?”

    阿麟摇头笑笑:“大哥也知道,他们都不跟我说实话,老实说,祖母怎样我真不知道。”

    赵衍在他肩上再次拍两下,道:“你先回去,我去看看祖母,没事,有舒敏在呢,舒敏这两年医术越发进益了。”

    他的声音沉沉的,却不知在说服阿麟还是在说服自己。

    赵衍说完转身出了房间,门外传来一声欢呼:“咦,世子爷您的裁了?”

    之后是嘀咕的声音:“世子爷病一场怎么好像黑了点?”

    武子从柜中出来,帮着如素把阿麟从榻上扶起来,然后负在背上。

    如素又把薄毯子给阿麟披着,在一旁护着,进入密道,顺着密道去了罗克用的小院,再穿过小院的暗门,进入另一座院落中。

    安顿好阿麟,如素再次返回赵衍的房中,从门口出去,告假回家。

    在她的身后,两名粗实丫鬟低头窃窃私语,“如素姐姐又要去告假了。”

    另一个道:“每次世子爷的裁了,如素姐姐就要告假离府。”

    先前那丫鬟酸溜溜的道:“谁让人家会照顾病人呢,世子爷生病谁都不要,就只让如素姐姐照顾!所以人家就可以常常在家里不用出来伺候人。”

    赵衍出了房门大踏步往太妃的金萱华堂赶,越接近金萱华堂越觉得气氛不一样,下人们进进出出,都是形色匆匆,有人更是脸上含悲。

    他的心一阵阵发紧,有种强烈的不安感,撩起衣袍下摆就往前跑去。

    顾不上路上跟他打招呼的下人,一头闯进金萱华堂。

    院中的气氛更是紧张,欢言和几个小丫头站在门外不知所措的抹泪,赵嬷嬷正带着哭腔低声吩咐着什么。

    赵衍脚下一个踉跄,几乎站不住脚,罗克用不是说祖母没事吗?

    赵嬷嬷看着他进了门,一边抹泪一边在远处冲他焦急的招手,他双腿却像是突然变得万钧重,怎么也抬不起步来。

    赵嬷嬷索性小跑过来,顾不上寒暄,垂泪催促:“世子爷还愣着干什么,快一点还能见到太妃最后一面。”

    赵衍一个激灵醒过神,提起衣袍就往正房跑去,在门口把正要出门的悦酒撞了一跤,什么也顾不上,扑向卧房。

    解忧在旁边垂泪,舒敏坐在塌边给太妃扎针。

    而太妃看到冲门而入的赵衍,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