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200章 天不予我又何妨

时间:2018-04-30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那妾室捅了张大公子一刀,没伤在要害,张大公子没事,那妾室被当场打杀!”

    拙山说完看了看洛明光有些泛白的脸色,继续道:“张老夫人吃这一吓,听说病的极重,担心自己好不起来,想起唯一的孙女还没嫁人,心有不甘,闹着定要张相尽快给张大姑娘说亲。而张大姑娘在府里闹腾,非……”

    他看一眼洛明光,说道:“非世子爷不嫁!张相不得已,求到皇上那里,婚事就这样被定下来。哦,张相担心老母身体熬不到女儿出嫁那天,婚期定的很近……”

    “哪一日?”罗克用有种不好的预感。

    “四月初五!”拙山答道。

    距今仅仅一个月的时间!

    洛明光扶着桌子慢慢退到椅上坐下,脑中乱哄哄的,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她得梳理梳理这件事情。

    首先是她找聂夫人帮忙吓唬洛老太太,然后受聂夫人之托把聂姑娘从教坊司赎出来,聂姑娘要为兄长报仇进入张府,从而行刺张大公子,吓病了张老夫人,然后有了赐婚……

    她苦笑一下,原以为有了她的介入事情就不会朝着既定的路线发展,但事与愿违,偏偏是因为她的介入,导致事情的发展。

    那么在这世间没有她的情况下,事情到底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

    她望向门外朗朗乾坤,仿佛冥冥中有一只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吗?不!她不信!她不信她的到来依旧无法改变命运!

    赐婚又如何?

    真到了山穷水尽,她就算将这乾坤打破,就算天谴将她粉身碎骨,也要将这既定的命运扳一扳!

    罗克用看着这姑娘迷茫的坐下,从不知所措慢慢变得自信,仿佛一瞬间走完了心路历程,浑身散发出坚定与自信,让她看起来宛若新生,明明外貌柔弱的仿佛一只手就能折断,偏偏这时候熠熠生辉,像一根新竹,透出坚韧与傲然来。

    她站起身来,嘴角甚至挂上了浅笑,声音带着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不要紧,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衍哥还活着,太妃还活着,一切都来得及!”

    罗克用轻轻呼出一口气,不知怎的,听她这么一说,他原本绷着的一颗心也跟着放松下来,他笑了笑,“是的,没什么大不了,我们还有时间,还能从容筹谋。”

    拙山道:“爷有消息了,那边事完,不日即归。”

    洛明光的双眼立时一亮,惊喜的道:“衍哥要回来了?大约几日能到京?”

    “快则四五日,慢则七八日。”拙山答道。

    洛明光放下心来,仿佛赵衍归来,一切就会迎刃而解似的。

    今日和罗克用的一番计议算是完全没了用处,人生不知什么时候会给你来一场意外,令你措手不及。

    洛明光回府的路上依旧在感慨世事难料。

    前脚刚到府里,乐阳长公主府来叫她去的人后脚到了。洛明光猜想义母定也是得知赵衍被赐婚的消息了,怕她难过,招去安慰呢。

    已是午时,她还没用饭,心里有事也不觉得饿,索性衣服也没换,直接由坐车去往大长公主府。

    车行到中途,被韩采柏拦了路。

    洛明光把车帘打起一点看向车旁的韩采柏,她没开口,只是一双眼带着疑问。

    “他被赐婚了。”韩采柏道。

    “我知道呀。”消息传的也真够快呀,这么一会儿功夫,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你不难过?”

    韩采柏看见她笑容疏朗,脸上的确没有多少难过的成分。

    “还是有一点点的。”洛明光嫣然一笑,“我尽力争取,天不予我也没关系,我的人生不光嫁人一途。”

    韩采柏便也微微一笑,却是隐含痛楚,这姑娘越是这般胸怀畅荡,他越是喜欢了怎么办?

    他多想不顾什么礼义廉耻,把这姑娘抢回去啊!

    自失一笑,郑重道:“某一天你厌了倦了,想嫁人了,记得我在等你!”

    他说完大踏步离去,风吹起衣袍下摆,背影无端有些苍凉。

    洛明光看得一叹。

    到了公主府,乐阳长公主把她抱在怀里安慰:“没事啊,有义母在,不要伤心,婚期不是还有一个月,我就不信了张大姑娘还能没个三灾两祸?”

    洛明光骇笑,从乐阳长公主怀里挣脱出来,义母这是要做什么?张纤纤也够倒霉的,被皇上赐个婚,多少人等着要她的小命。

    她笑了笑,拉住乐阳长公主的手撒娇:“义母,不用担心我,您也不用出手,您放心,这件事它成不了。”

    她笑的毫无阴霾,“我若是办不好再请义母出手如何?”

    “那就说定了,不许有事瞒着我,别跟我外道。”乐阳长公主抚着她的鬓发叮咛。

    洛明光再三保证,然后收了笑容,凑近乐阳长公主耳边,小声道:“义母,太妃今日吐血了,身子怕是不好,您下晌陪我去看看太妃可好?”

    乐阳长公主脸色一变,旋即胸脯微微起伏,眼里像是蕴了一把火,闭闭眼,再睁开,“有时候,我真想……真恨不得杀了他!”

    杀了谁,两人都明白,洛明光攥紧乐阳长公主的手,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总有一日,他会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

    两人随后一起去顺义王府,金萱华堂里,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静静守在榻边看书,身边放着医箱,料来正是拙山提到的舒敏。

    解忧和悦酒都是双眼通红的侍立着赵嬷嬷坐在榻边,垂泪盯着太妃消瘦苍白了脸颊。

    太妃阖目躺在床上,一张脸没半点血色,连双唇都是白的。

    洛明光险些掉下泪来,太妃垂暮老人了,上苍还要给她多少磨难啊!

    她和乐阳长公主没敢打扰太妃,只在旁边静悄悄站了站。

    出门时洛明光示意舒敏跟出去,向他打听太妃的情况。

    “一时急怒攻心,原本没有大碍,只不过太妃年纪大了,原本身子不好,受不住也是常理,慢慢调养吧!”舒敏说道。

    洛明光心下一阵凄恻,胸腔中像堵了一块大石,坠的难受。

    次日两人又去,太妃这会儿时醒着的,除了脸色依旧苍白,神情一如既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