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99章 世事难料

时间:2018-04-30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罗克用细细讲述他的安排:“在下已经派人去给陈千里传讯,就称姑娘您正在跟韩府议亲,陈千里听到消息后必定加快回程的速度,若在下预料不差,三月初九那天必定能赶回。”

    洛明光暗自思忖,让陈千里提前回来做什么?

    “神都南门十里外有个福星来饭庄,进出京城的人都会在那里打尖。届时还请姑娘你邀请张大姑娘出城踏青,陈千里的队伍过来,会有人提前通知姑娘您,您要确保陈千里看到了您,然后引着他进入福星来二楼的雅间……”

    洛明光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罗克用要干什么?怎么听起来像是内宅妇人那些阴私手段?

    罗克用装作没看到她蹙起的眉头,继续道:“姑娘你和张大姑娘进了房,您就借着更衣去休息室,在下派人在那里接应您,带你从窗户离开。”

    洛明光差不多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罗二爷在房里燃有迷香之类的东西?或者茶水里下药?”

    她其实没好意思说,罗克用大约会在房里弄点青楼常用的助兴香,让进入的陈千里和张纤纤不知不觉入彀,两人若有了肌肤之亲,岂不一石二鸟?

    张纤纤是张彧之女,目前张彧在朝堂上几乎只手遮天,海陵侯府想事后不认账可不行,这桩婚事顺理成章就成了。洛明光和赵衍婚事的局也就破了。

    罗克用笑着称赞洛明光一句,“姑娘聪敏!”

    然后道:“姑娘您不用担心事后海陵侯府和张府查到什么,在下已经为姑娘想好了退路……”

    “不行!”洛明光皱着眉头断然拒绝,“虽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然而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是小女子,也不愿用这样的手段!”

    罗克用给她说的一张脸登时有些不好看,好么,他辛辛苦苦为她谋划,反倒手段上不得台面了!

    他有些生气,紧抿了唇不说话。同时心里隐隐有些敬她心地光明,心道,爷为了大业不知做了多少上不得台面的事了,看来今后得小心点,别被这姑娘知道了。

    想到这里又放缓了脸色劝道:“姑娘您也说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非常时期行非常事,目前时间紧迫,别说行这样的拙劣手段,就是再不入流的手段也得施行!您要保住世子爷,要保住太妃,要天下百姓太平,使一些手段也没什么,只要我们目的是好的……”

    “不,我宁愿直接……”

    两人正争执不下,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很快暴露在罗克用的视线中。

    洛明光探着头看向大开的房门外,拙山正大踏步而来,脸上的神情很是焦急。

    罗克用忽地一下站起,拙山坐镇罗府,管着整个情报系统,历来非大事不会轻易离府,这样子定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

    “罗二爷,方才皇上突然下旨,赐婚爷与张首辅之女张大姑娘!”

    拙山人未进屋,话已传至。

    洛明光手中的杯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旋即也是猛地站起,惊呼:“怎么可能?”

    罗克用回头看她,自己也是震惊不已。

    没一点征兆,淳和帝果真为世子爷和张大姑娘赐婚了!可是,洛姑娘是怎么提前得知的?日期为什么不对?不是说三月初十吗,今日才三月初四?

    拙山一步跨进门槛,看见室内的两人,再次重复一句:“皇上赐婚爷跟张首辅之女,旨意刚刚下达府里……爷……起来接的旨,太妃听说后吐血病倒。”

    “太妃吐血了?”洛明光从震惊中醒过神来,当下旨意已下,再追究为什么提前也没了意义,她不怀疑陆忘机给出的时间,只是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敬畏,对天道的敬畏,做了那么多,积极筹谋妄图改变,终究还是逃不过既定的命运吗?

    那么她来这世间做什么?师父给出的天命难道不是逆天改命?

    不,不!她不能让事态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她要把原定的路线给它扭转过来,无论怎么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这些念头再心中转了转,很快坚定了信念,她一定不会让衍哥死,天下大乱与她何干?她虽有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然她的肩膀太小,不足以担当天下大任,但是赵衍这个人,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下!

    这一刻她突然有所明悟,她的存在难道是为了保赵衍?保住了赵衍就改变了天下?

    “可请了太医没?”洛明光立刻镇定下来,天下事太远,且顾眼下。

    “不!”罗克用突然否决了洛明光的话,“不能请太医!”

    淳和帝前脚赐婚,太妃后脚气的吐血,难道对皇上不满?还是以此要挟皇上?

    洛明光对这些不懂,看一眼罗克用,知道他有自己的考量,道:“能不能找个可靠的大夫从密道进府?”

    罗克用摆摆手,“这个洛姑娘不用担心,府里有一贯为太妃瞧病的大夫,是自己人,医术比太医还要强些,可靠的很,有他在,姑娘放心。”

    拙山安慰了洛明光一句:“洛姑娘不用担心,舒敏已经去看太妃了。”

    洛明光不知舒敏是谁,料想也是赵衍的亲信之一,便暂且将担忧太妃的心放下。

    罗克用看了眼洛明光,心道这姑娘能够这么快镇静下来,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爷都已经被赐婚了,她还能这么镇定着实不易。虽然对于他来说,赐婚了也没关系,还没到成亲之时,张大姑娘也得有命活到成亲之时才行。

    洛明光也在心里转着这个念头,事已成定局,不是难过的时候,解决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可知道为什么突然给衍哥赐婚?”洛明光问拙山,她要知道事那个环节出了错。

    “这件事说来话长,听说张首辅嫡长子被府中的一个下人刺伤,张府老太太被孙子一吓就生了病……”

    “一个下人?什么样的下人?”

    洛明光忍不住出言打断拙山的话,她有种极强的预感,这下人恐怕是认识的。

    “听说是张府的一个管事新纳的一个妾……”

    拙山果然如是道。

    果然是聂姑娘!

    洛明光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她救下聂姑娘,哪知她会做下这些事?

    “那妾室……怎样了?”洛明光语气艰涩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