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98章 世道艰难 何来安稳

时间:2018-04-30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不!”洛明光摇头,语气诚恳:“家父什么样的人,想必韩公子也清楚,韩府上门提亲,若非我家四妹年龄小,家父实则恨不得拿四妹出来配给你们其中的一位。韩公子也当知道,家父实则把贵府当做了备……”

    她把“备胎”两字咽回去,换了说辞,“配菜,主菜如果吃不到口,还有配菜聊以充饥。”

    她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讽笑,“这么说实在是对贵府的不敬,然事实的确如此。”

    “我知道!然并不介意!”

    韩釆柏抬眼,双眸湛湛望着她,脸上的真诚毫不掩饰。韩府哪有蠢人,他们邀人上门说项时就已经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实则他的叔父和婶娘都不同意,是他好说歹说央求了多日,才有这样的结果。

    只要洛宴斋知道有韩府这道配菜,和海陵侯府的亲事若不成,首要考虑的就是韩府,这就是韩釆柏的目的。至于陈千里,他会想方设法解决,必要时什么上不得台盘的手段使使也无妨,人生大事,他才不会在乎道德不道德。

    敌在明他在暗,他总有机会把这桩亲事给抢过来。

    但若是洛姑娘对他半分意思都没有……他想了想,还是不能轻言放弃。

    他鼓足勇气,伸手捉住洛明光放在桌上那一只细白纤细,直晃他眼的手,语气含着一丝求肯,道:“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我会想办法,海陵侯府不是个事儿!”

    洛明光使劲把手抽出来,瞪他一眼:“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啊!”

    这一眼含嗔带怨,水光潋滟,韩釆柏一颗心不受控制的跳得欢快,望着眼前娇花软玉的人儿忍不住痴了。这是第一次跟她独处,没了别人的目光,他放纵自己沉迷一回。

    洛明光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垂眸道:“陈千里我自己会解决,韩公子你……我也不会嫁……”

    韩采柏如同兜头一盆凉水,脱口问道:“为什么?是在下不够出色?还是……你心里有了别人?”

    洛明光抬起头看他一眼,再次垂眸,眸含羞涩,“是啊,我心里有了人了,所以,除了他我谁也不会嫁!让你失望了。”

    韩采柏一张脸慢慢泛白,一只手抓握两下,盯着她的发顶道:“可是顺义王世子?”

    除了赵衍他实在想不到别人,因为洛明光进京后也没认识多少人,沐昀和她分明只是兄妹情,其他人她又没有交集。

    他一句话问完,发现洛明光半露的侧脸渐渐红了,韩采柏的一颗心却骤然一阵阵发紧。

    不用她回答,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韩采柏张了张口又闭上,他能说什么呢,说赵衍身体不好?这话他不能说,那样显得他太没品。

    但是眼前的姑娘他又怎么甘愿放弃,这是他人生头一次动心!

    闭了闭眼再睁开,他眼中已经有了坚定之色,他不能就这样放弃,放弃了他一辈子都不会甘心,人总要为自己的目标搏一把,自己不争取谁会把你想要的双手奉上?

    “赵世子……的确人品俊雅,洁身自好,卓荦群伦。但是……你恐怕不太清楚……”

    韩采柏压下声音:“顺义王府的处境并不像外人看的那么稳如泰山,反而处处掣肘,危机重重。你若嫁了他,就是把自己也放置在那样危险的境地,朝不保夕。重要的是,赵世子的婚事可不是自己以及顺义王太妃能做主的,指不定哪天一道圣旨下来,赵世子的亲事就定了。”

    至于洛明光是否和赵衍两情相悦还是洛明光单方面动心,这个他不考虑,在他心里,洛明光这样的赵衍没有理由不动心。何况当初路上,赵衍对洛明光的关心虽然克制,还是有迹可循的。

    洛明光讶然的看他一眼,韩采柏对形势显然很清楚,这番话也说的合情合理。

    “这我知道呀!”她声音柔柔的道,然后笑了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原本没想嫁人,嫁不嫁他也没关系。”

    她自然不能跟韩采柏说太多。

    “既然嫁不嫁他无所谓,我不在乎你心里有别人,嫁我,我可以给你更稳定的生活!”

    韩采柏的话坚定郑重,没有丝毫的敷衍成分。他真没在乎她心里是不是有别人,有别人又怎样?将来有了孩子,相处日久,还怕她能一直记挂别人?

    “不!”洛明光依旧笑着,“你给不了我安稳,天下谁也给不了我安稳,这天下就要乱了啊,世道艰难,自己安稳尚且保证不了,谁能保证别人安稳呢?”

    韩采柏一愣,当今天下的确已呈乱势,淳和帝寡廉少耻,朝政一片混乱,自太平府雷大当家杀官放粮起,多地势力都已蠢蠢欲动。

    这些都是他平常在家和叔父谈论形势时才分析出的局面,而洛明光她一个闺阁女子,又是从那里得到这消息的?

    他愣怔的功夫,看到对面的女孩子站起身,脸上带着轻松,道:“大乱将至,世道艰险,我应时而来,就为了拯救天下苍生,所以……”

    她眯眼而笑,“上苍愿我幸福美满固然是好的,天若不予,又有何妨?”

    韩采柏看她柔柔嫩嫩的模样,偏偏说着拯救苍生的大话,绕是心中此刻沉重难过,依旧有种想笑的冲动。

    他想起她在回京的途中也曾时这样鲜活的,后来陷于闺阁间,刻意收敛了自己,一举一动像京中真正的闺秀一样,不敢轻易逾矩,如今再看到她像挣脱了束缚一般轻松的模样,由衷感到一种欣慰。

    他多希望她能一直这样鲜活!

    “所以,前途多变,咱们都相互保重吧!婚姻之事不提也罢!”

    洛明光灿烂一笑,转身回眸,挥手而别。

    道士在洛府里连做三天法事,洛明光依旧该吃吃该睡该睡睡,什么事都没有,洛宴斋就知道这件事大约是不成了。

    连道士都没有一点办法,洛宴斋猜想洛明光的道行大约是十分深厚,心里越发忌惮,越忌惮就越不敢轻举妄动。

    也到了也明光和罗克用相约的三日之期,两人再次在闲云院碰了面,商讨具体行动细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