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94章 谈判

时间:2018-04-28作者:晓色初开

    两家无论哪一家都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亲事。

    目前陈千里不在京城,这门亲事成不成还两说,洛宴斋一定不会一下拒绝韩府,万一将来跟海陵侯府的亲事不成,不是还有韩府这门好亲吗?

    反正两方都是好亲事,所以不用想,洛宴斋一定是采取拖字诀,拖到陈千里回来,若海陵侯府的亲事不成,再考虑韩府的亲事。

    毕竟海陵侯府的前途更好。

    苗嬷嬷舒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好歹两厢较力,能拖到主子回来,他总会想办法的,总不能任由洛老爷把姑娘换了前程。

    洛明光不知道韩釆柏居然有这个心思,苗嬷嬷想到的问题她也想到了,不由有些烦,当初想找回本家是因为要报母亲的仇,却没想到把自己也陷在其中了。

    家,对她来说如今是樊笼,想要痛快活着,不受任何人左右自己的人生,自己得变强!

    洛明光反思自己,是不是之前太逆来顺受了?这个可要不得,得让洛宴斋知道,她的人生不是他能主宰的,不要想着用她来换他的荣华富贵。否则陈千里回来那一天,只要海陵侯府没问题,她这便宜父亲定会十分迅速的把这门亲事定下。

    想到利欲熏心的父亲,心突然烦躁起来,耐下性子把碗中的粥喝光,吩咐霜色更衣,然后去找洛宴斋。

    洛宴斋刚送走韩府派来探话头的夫人。

    官宦人家讲究面子,提亲总要找个中间人去探探对方话头,否则贸然派媒人上门,若对方拒绝,岂不是很尴尬?

    他坐在自己的书房中踌躇满志,不管将来跟谁家做亲,升职都跑不了,指不定两年内就小九卿了,他才不到四十,这么年轻的小九卿,史上少有啊!

    想想就心热的不行,恨不能跟谁得瑟几句,可惜丘氏冷冷淡淡,母亲又成了活死人,许氏……还好有个知情知趣的。

    站起身来,抖擞着精神,正要去寻找许氏,看到洛明光没带丫鬟,自己进了院门想这边过来。

    洛宴斋立刻露出大大的笑脸,几步迎上去,恨不得上手搀扶,“二丫头怎么过来了?有事吩咐丫头们跑一趟就行!穿的冷不冷?也不披件大衣裳,这时节天还冷,仔细冻着了!”

    洛宴斋的声音温柔到无以复加,生怕语气重了吓到他的宝贝疙瘩女儿。

    洛明光揉搓两下手臂,特么鸡皮疙瘩快出来了,这便宜爹为了前途也真是够了!

    忍了忍,道:“父亲,女儿有话跟您说。”

    “哦,好好,外面凉,进屋说。”

    洛宴斋笑的见牙不见眼,伸个手比着示意洛明光先走,看到她满脸的不可思议,才想起眼前的是自己女儿,干咳一声,负起手当先而行。

    进了房,洛明光示意洛宴斋遣出屋里伺候的下人,自个儿也不用他招呼,大模作样在椅上一座。

    洛宴斋愣怔一下,这情势有些不对呀,怎么他姑娘今日这气势像换了个人似的?

    他也在一旁坐了,“吭吭”两声清清喉咙,堆起笑脸:“二丫头啊,你要找为父说什么,是短了什么,还是谁惹你不开心了?告诉为父,为父为你做主!”

    洛明光看他一眼,这么个利欲熏心的父亲简直不忍直视。

    垂下眼眸,忍住心塞,清清淡淡问道:“我的婚事父亲打算怎么处理?”

    洛宴斋一怔,她是知道今日韩家来探话了?难道是更中意千里驹?所以怕他应了韩家的亲事?

    “二丫头放心,为父不会轻易答应韩家,邸报说陈大公子不日即回,你不用担心,陈大公子对我儿……”他似乎觉得在女儿面前说这话不合适,改口道:“总之,你放心,只要陈家没变故,这亲事就跑不了。”

    陈千里要回来了?

    洛宴斋好歹在朝堂混,消息应该比她灵通。

    “陈大公子什么时候到京?”洛明光问了一句,心道知道了日期也好提前准备行事。

    洛宴斋心道果然如此,他这女儿是心仪陈家千里驹的,笑道:“快的话三月初十之前就能到达,你放心,陈大公子一回来肯定要先到我们府上的。”

    洛明光皱皱眉,怎么也是这个日子?

    抛开这个不提,十分奇异的看一眼洛宴斋,这人,从哪里看出她心仪陈千里的?明明陈千里到府上时,她都推脱不见的。

    “我今日来,”洛明光脸上丝毫并没有欣喜,神情淡淡道:“是告诉父亲……”

    她扬起一张小脸,神情变得郑重,几乎一字一顿,“我的亲事自己做主,父亲最好少插手!”

    洛宴斋双眉一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什么,你说什么?”

    洛明光看着他,重复一聚:“我说----我的亲事父亲最好不要插手!”

    洛宴斋怔了怔,这样的语气也是子女能对父亲说的?女儿的神情不知为什么让他有些惊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掌控,所以一时也得没想到呵斥她的不敬。

    他仔仔细细回想这个女儿,自打回来安安静静,不争不抢,也没跟姐妹们闹什么不愉快,好似十分好相处,软弱没主见的样子。

    可是今日她的眼神过于镇静,神情过于胸有成竹,完全不像她平素表现出来的样子,难道他一直都看错了这个女儿?

    但无论如何,这个女儿他得罪不起。

    忍了忍心里的不愉快,“二丫头啊,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或者你看上什么人了告诉为父,为父为你参详参详,可是亲事还得为父做主啊,这天底下的子女,哪一个的婚事不是父母之命,为父不插手怎么能行?”

    洛明光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讽笑,“交给父亲?父亲打算把我卖给谁换前途呢?”

    “这……”洛宴斋登时有些恼了,眉头竖起轻斥:“谁给你的胆子敢跟为父这样说话!”

    洛宴斋生了气,洛明光反倒能平心静气,索性把身体往后一靠,丝毫不注意形象。

    去他的形象,自打进京以来一切遵照名门贵女的教导行事,处处端着,可真是累人,她在想今后是不是做真实自己,管他们怎样说!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