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93章 说亲的上门

时间:2018-04-26作者:晓色初开

    ,!

    洛明光由衷感谢韩采柏,这是个十分有心的人,今日这话说起来轻松,其实做起来岂会事易事?还不知动用了多少关系和力量打听到的,他自己那时还要科考,却分心做了这件事。

    她站起身,向韩采柏施礼,“韩公子定然费心不浅,我甚是感激,请受我一礼。”

    韩采柏忙站起身去搀扶,又不好真的碰到她的手臂,有些手忙脚乱的道:“不可不可,举手之劳而已,当不起姑娘大礼!”

    沐昀看着韩采柏耳根飞起的点点红,有些明悟,妈蛋,这小子敢撬他衍哥墙角,活得不耐烦了!

    因为有了这个认知,立刻拉起洛明光,道:“好了,别人的事情别瞎操心,出来时间不短了,也该回去了,我送你回去!”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哪里就时间不短了。

    洛明光已经回了洛府住,他说我送你自然是送回洛府。

    韩采柏忙笑道:“敝府与洛府顺路,要不在下送洛姑娘回府,免得世子爷多跑一趟。”

    沐昀双眼微米盯着韩采柏,皮笑肉不笑道:“不敢劳烦,男女有别,韩公子送舍妹不太合适,还是本世子亲自送的好。”

    韩采柏摇头而笑,沐世子倒真当洛姑娘亲妹子了,保护的很是严密。

    他倒也不失望,拱拱手道:“两位好走,在下也告辞了。”

    属于新科进士们的光芒在欢腾过后逐渐淡去,他们从人生最得意的巅峰回归,从低阶官员开始宦海磨砺。

    韩采柏因为一笔好字,被周次辅要去西文华殿做了中书舍人。这是个别人求不来的好职位,在次辅手底下做事,且能时时得见天颜,做的好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升迁了。

    洛明光那日回府后有些心神不宁,眼看二月都已经快过完了,赵衍依旧没回来,她不知他去了哪里,用什么办法解决和张纤纤的婚事,担心他的安排还没生效,赐婚的诏书就下达了。

    想起那日初闻赵衍的结局,太过震惊,忘了问陆忘机具体赐婚的日期,就让风十四娘连夜跑一趟去陆府询问。

    陆忘机那次泄露天机,一直病着,虽然不是多重,但一直缠缠绵绵,至今仍没好利索,她就没专程邀他出门。

    风十四娘脚程快,不多时已经回转,给了她一个日期:三月初十。

    洛明光跌坐在床上惊得无以复加,三月初十距今没几日光景了,赵衍还不知道在哪里,等他回来还来得及吗?难道既定的轨迹真的无法改变,一切仍要照着原本的方向走吗?

    一瞬间心头纷纷乱乱,分明焦灼无奈,却一时理不清心头乱麻。

    好一阵子才强迫自己静下来,安心思考应对的办法。

    她前世被宠的太过,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今生十来年艰难的日子,好歹学会自立自强,被赵衍宠着宠着,慢慢就本性暴露又成老样子了。

    她想想不行,不能什么事都依赖赵衍,自己总得想办法解决困境才是。

    既然逃不开赵衍的柔情攻势,那么就完全接受,既然接受,就要设法去争取,去为了两人的将来好好筹谋。

    决心是下定了,但具体怎么操作,还得仔细想想。

    一时定下心来,总算能够好好睡下。

    次日无事,在房里习字,一边思考用到底用什么办法解决赵衍和张纤纤这桩避无可避的婚事。

    染霞遵照乐阳长公主的吩咐,日日为洛明光熬一碗燕窝粥,伺候着她洗了手喝粥。

    霜色打帘进来,神情十分怪异,说乐不是,苦也不是,凑过去蹲在洛明光身边,挠挠头似乎不知怎么说才好。

    洛明光任她纠结,自己一小勺一小勺,慢条斯理喝着粥。

    霜色纠结一会儿,忍耐不住道:“姑娘,有人……来给姑娘说亲了。”

    洛明光险些一口粥喷出来,瞠目看她。

    苗嬷嬷皱皱眉头,看一眼越长越出色的姑娘,心道她家姑娘真是越长越招人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府里大姑娘的婚事高不成低不就,提亲的要不是高门庶子,要不就是寒门嫡子,大姑那样的心高气傲,哪个都没看上。许氏一个妾,她的话大姑娘压根不听,丘氏才没耐性任她挑选,尽到主母的责任给她选了几户人家,她自己不乐意,丘氏也就不费那点心了。

    左右她自己的亲生女儿还小着呢,不怕大姑娘在前面阻了婚事。

    她们家姑娘这样桃花旺,估计大姑娘又要上门诉苦啊,说酸话的了,也真是够烦人的了。

    前段时间姑娘在公主府住,不知道府里的情况,实际上春闱放榜后就有人上门来提亲了,有千里驹示好在前,洛老爷哪里能看得上别人,直接给打发了。

    苗嬷嬷倒是很好奇今天来提亲的是谁,京中稍微有点耳目的都知道千里驹对她家姑娘的心思,谁会冒着得罪海陵侯府的危险,跟千里驹抢人呢?

    除非是跟前次来提亲那人一样,不是京城人士,不了解情况,不知在哪里见了姑娘一面,不打听就冒冒然上门提亲的。

    “礼部尚书府上。”霜色道。

    看洛明光半晌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补充一句:“采柏郎!”

    洛明光手一抖,汤匙险些没掉在地上,“谁?”

    “大名鼎鼎的采柏郎,状元公啊!”霜色解释一句,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开心起来:“千里驹、采柏郎都对姑娘有意……”

    她手捧着脸蛋,笑眯眯道:“这下姑娘您不知要遭到多少姑娘的嫉恨呢,那是千里驹啊!那是采柏郎啊!多少闺中女子的梦中情郎啊!”

    苗嬷嬷手中正拿着美人锤敲腿,闻言顺便在霜色肩上敲一下,轻斥道:“快别胡说了,你个小蹄子整天不着调!”

    洛明光总算收回震惊的心神,愣怔一会儿,问霜色:“父亲母亲什么意思?”

    “没决定,”霜色揉揉肩头,回头冲苗嬷嬷吐吐舌头“知道了嬷嬷,我这不是在屋里说说,又不会出去乱说。”

    不等苗嬷嬷再次训她,又回头道:“老爷没把话说死,只说考虑考虑。”

    苗嬷嬷神态倒是有些轻松了,韩釆柏是礼部尚书的子侄,家境煊赫,洛老爷若是想在仕途更进一步,韩汲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的。海陵侯府是陈贵妃的娘家,晋王上位目前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若是跟海陵侯府结亲,姑娘就是未来帝王的亲表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