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92章 自跳火坑为哪般

时间:2018-04-26作者:晓色初开

    ,!

    楼下的声音扰扰嚷嚷,“来了,来了,新科状元来了,快往后退往后退。”

    房间门突然被打开,沐昀拉着徐明慧冒冒失失闯进来。

    两人一个笑逐颜开,一个在跟挽在一处的手较力,努力想挣开握着她的手。

    洛明光的目光不由自主盯在两人握在一起,正在较力的手上,展颜一笑,昀哥这赖皮劲一定是跟衍哥学的,真是不学好!

    徐明慧被洛明光的双眼一看,登时羞臊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心里一急弯下腰去,就要上嘴往沐昀手上咬。

    沐昀忙松开手,依旧笑的没脸没皮,道:“你小狗啊,还咬人!”

    徐明慧一张脸给他闹得赤红,跺跺脚就想夺路而逃,被沐昀一把抓住,“别害臊,妹妹又不是旁人。”

    洛明光担心真恼了徐明慧,倒不敢取笑,岔开话题去拉着徐明慧,转移话道:“快过来看,新科进士们过来了!徐姐姐,排在第三个的是不是令兄?”

    徐明慧闻言顾不上跟沐昀置气,探头向外看去。

    楼下的队伍已经走到近处,正前面有两人不时打起锣,提醒人们回避。之后便是两两一对,骑着骏马在外围的御前侍卫。

    被御前侍卫们拱卫在中间的,正是新科进士们,一色纯白骏马,打头的正是韩采柏,身穿一身大红色镶金衣袍,头戴金花乌纱帽,纱帽两侧各簪着一朵鲜花。

    温润如玉的一张脸沉着温和,如一方上好的古玉,散发着莹润的光泽。难得在两鬓的鲜花映衬下,并不显得娘气,反倒风采疏朗,光风霁月。

    楼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人群中的小娘子们疯了一般,这个高声呼喊采柏郎,采柏郎!那个纵声尖叫,状元公,状元公。

    韩采柏后面是一个三十许的男子,面目原本还算端正,被前面风采卓异的状元郎一衬,立刻平凡了许多。

    探花郎徐明远比起韩采柏来少了几分耀眼的光芒,却多了几分不属于年轻人的沉稳,相貌也并不逊色分毫。

    徐明慧忍不住在楼上挥了挥手,徐明远抬头望过来,微微一笑,旋即看到洛明光,神情怔了一下,洛明光向他颔首示意。

    沐昀却吆喝了一声,“探花郎当之无愧!”

    惹得徐明远白了他一眼,洛明光“咯咯咯咯”笑不可遏。

    韩采柏春风满面的仰头看来,双手抱成拳遥遥冲洛明光和沐昀拱拱手。

    沐昀颔首,洛明光则是微笑着摆了摆手。

    探花郎之后时二甲传胪,接着二甲中名次靠前面的依次而行。

    跨马游街之后就是琼林宴了,这就跟大家没关系了,琼林宴可不是人人都能看到的。

    琼林宴按制是皇上赐宴,若皇上兴趣上来也会亲赴宴会,与新进士同乐。但淳和帝如今朝会都逐渐懒怠,哪里还会出席琼林宴,直接由礼部左侍郎主持了事。

    琼林宴之后,新科进士们还有的忙,座师要拜谢,同年要相互拜望,同榜要联络感情,韩釆柏忙个脚不沾地,却依旧在间隙约见了沐昀和洛明光。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洛姑娘难得请在下做件事,在下若不能办的圆满,岂不对不起洛姑娘这份信任?”

    韩采柏一贯温和的语气慢慢叙述着:“在下帮洛姑娘留意着聂姑娘的行踪也是应该的。”

    “多谢韩公子了!今日邀约,是不是聂姑娘那里出了什么变故?”洛明光问道。

    沐昀皱皱眉,“没问你到底受了谁的托付,咱们把人弄出来还不行,还要管她后半辈子不成?”

    “诶呀----昀哥你别打岔,听听韩公子怎么说,我们若能帮上点忙就帮点吧,挺可怜的姑娘!”

    沐昀还没怎的,被这一生娇娇软软的撒娇嗔怪声入耳,韩采柏忍不住心头一酥,不由自主伸手抓紧胸前的衣襟。

    定定神,强自压下跳的过快的心,道:“那日聂姑娘从教坊司出来后,径自去了闻香阁……”

    沐昀解释一句:“闻香阁是家青楼。”

    “嗯?”洛明光有些不解聂姑娘的行为,目视韩采柏等他下文。

    韩采柏被她莹莹一双眼盯的几乎忘了说什么,干咳一声,想了想道:“聂姑娘一文钱没要将自己卖到闻香楼,条件是要老鸨给她出头的机会。”

    洛明光瞠目结舌,这可真是,她前脚把她泥潭拉上来,她自己后脚又跳进了更脏的泥潭,也不知聂夫人去投胎了没,知不知道女儿的决定。

    “那老鸨倒也信守承诺,果真对她极不错,没几日鸣琴姑娘的名声便响彻神都……”

    “哦----鸣琴原来就是她呀!”沐昀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她想做什么?”洛明光拧起眉头:“难道想凭借自己的美色进入张府报仇?”

    除了这个原因她想不出聂姑娘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自甘下贱。

    韩采柏点点头赞一句:“洛姑娘慧心,一猜即中!”

    笑笑又道:“但张府可不是好进的,聂姑娘原来在教坊司,经常出入官员府邸,难免会被人识破身份,她却没有直接设法进张府,而是接近张府大管事之子,以妾室的身份混了进去。目前还没什么行动,张府的事……在下没能耐打听。但聂姑娘走这一步绝非无原无故,总会有所作为。在下不知洛姑娘到底对聂姑娘有什么安排,打听到这些就先跟洛姑娘说一声,也不知道有用否?”

    洛明光蹙眉想了想,若是她遇到聂姑娘相同的事,恐怕也不会心安理得平静的过完下半辈子,若不能为父母兄长报仇血恨,自己偷生岂能心安理得。

    唏嘘一声,叹道:“我们能帮的已经帮了,聂姑娘要走什么样的路事自己的事情,咱们不能认为对她好,而替她做决定,顺其自然,若真是聂姑娘求到头上,能帮再帮吧!”

    韩采柏十分赞同洛明光的说法,不能因为对别人施恩,就要干涉别人的人生,点点头,“嗯,既然洛姑娘吩咐了,在下也就不多事了。”

    聂姑娘在他来说一个陌生人罢了,世道艰难,他也没有多余的善心去管别人,不过是因为这件事是洛明光请他帮忙的,所以多注意一二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