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89章 状云公新鲜出炉

时间:2018-04-24作者:晓色初开

    ,!

    皇城门前,已是人山人海,洛明光远远就下了马车,南城在前面打头阵,引着她往前去。

    染霞和霜色分别在两边护佑,担心被人冲撞了。

    实际上她们并没有进入最里层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因为徐明慧和其母也停在人群外。

    今年徐明慧的长兄也参加了春闱,母女两个自然也在等放榜。

    “徐姑娘好,今日也来看榜?真是好巧,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洛明光露出十分欣喜的神情,走近母女二人身边道。

    徐明慧侧头看过去,见是洛明光,脑中瞬间涌起的却是那日保国公府的竹林中,赵衍抱着她亲热的情形。

    想起当时两人那样的亲密无间,唇舌相濡,她的脸颊顿时微微有些发热。

    “这位……可是徐夫人?”洛明光面向徐明慧的母亲,微笑道。

    徐明慧忙将脑中的画面赶开,介绍道:“正是家母。娘,这位是长公主殿下的义女洛二姑娘。”

    洛明光忙屈膝见了礼,这要是昀哥和徐姑娘的婚事有望,对方就是亲家长辈了。

    徐夫人是个面相很温和的一个贵妇人,闻言微笑道:“洛二姑娘,姨母生辰那日,在褒国公府见过洛二姑娘,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

    徐大人之母和褒国公太夫人是姐妹,所以徐夫人所说的姨母正是褒国公太夫人。

    不等洛明光作答,徐夫人笑着拉住她的手,“瞧洛二姑娘这模样,水灵灵的,我老婆子瞧了都喜欢,将来还不知便宜哪个小子呢?”

    洛明光故作羞涩一笑。

    徐明慧心里有些复杂,不由又想起那日窥见的情形,心道生的好果然是招人喜爱,连那不苟言笑的顺义王世子都倾心相待。

    “洛姑娘今日是……”徐夫人问道,她不记得洛家是不是有人参加了春闱,洛家大少爷似乎还小吧?

    “哦,“洛明光轻快地道:“听说放榜这日很热闹,还有人榜下捉壻,我没见过,来看看热闹!”

    徐夫人了然点头,这位洛姑娘从乡下回来的,没见过放榜盛况,来见识见识也是有的。

    说话间,前面的人们突然涌动起来,人群中传来吆喝声,“放榜了,放榜了!”

    方才还原地静立交谈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大家齐齐往皇城前面涌去。

    也有很多人家依旧等在原地,只打发了家里下人进去查看。

    打皇城里出来一溜胥吏,有的捧着大红榜单,有的拿着水火棍以维持秩序。

    拿水火棍的往皇榜下一站,迫使人群往两边分开,露出当间的场地。

    两名胥吏立刻上去站到中间,相互配合着把长长的榜单打开,一名穿着官员服饰的中年人看着榜单大声宣读。

    “淳和二十一年三甲第一百五十名,清源府张茂之!”

    “三甲第一百四十九名,临畿府……”

    “三甲第……”

    念榜是从最末等往前念,先被念到名字的也不知该喜还是该悲,三甲是同进士,同进士的意思就是等同进士,在日后的升迁路上,同进士简直是抹不去的黑历史,仕途比同进士艰难不是那么一点儿。

    若说不开心吧,终是中了,总比落榜强吧。

    所以被念到名字的并没有预想的欢呼雀跃,偶尔也有期望值没那么高的,好歹将气氛闹得热烈起来。

    当然,这种不温不火的情况随着越念越靠前的名次,渐热闹起来,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喜极而泣的惊呼声,恭贺声。

    等到这种喧闹的气氛渐渐又平息下来时,已经念完了二甲。

    接下来是一甲,一甲只有三人,却万众瞩目。

    乌压压的人群突然鸦雀无声,气氛不由紧张起来。没被念到名字的人,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梦想这少的可怜的三个名额中有自己的名字。

    即便有之前十分有把握的人,在最终结果没出来之前,也并不是表面那么云淡风轻,谁都担心万一有个变故,与这天下扬名的机会失之交臂。

    万众瞩目中,那官员的语速被刻意放慢,几乎拉长着声音念到----

    “一甲探花郎,末陵府宜州徐明远!”

    徐明慧一把攥紧徐夫人的手,双眼迸射出兴奋的光芒,飞快道:“娘,哥哥中了,哥哥中了!”

    徐夫人虽然不像徐明慧那样喜形于色,但神情也是十分愉悦。

    洛明光心道,原来徐家祖籍秣陵宜州,笑着上前恭喜,“恭喜徐大公子得中探花郎!”

    “侥幸,侥幸!”徐夫人满面春风的道。

    她们这边因为谈笑,便没听清楚榜眼是谁,但见人群之中恭喜不断,看了几眼人潮汹涌,也没看清到底是谁。

    这时候那官员再次大声念道:“淳和二十一年春闱殿试,一甲状元郎,安南府韩采柏----”

    洛明光闻言,不由也替韩采柏开心,毕竟也算熟识的人,他被名声连累,如今也算给偌大的名头一个交代。

    随着那官员刻意拉长的声音,底下彩声大作,有人扬声高呼:“采柏郎实至名归!”

    立刻有人接话,跟着高呼:“采柏郎实至名归!”

    然后恭贺声四起,四下嘈嘈嚷嚷,都是恭贺的声音。状元郎一出,登时把榜眼、探花的光芒压了下去。

    洛明光冷眼旁观徐夫人母女,二人丝毫没有感到不快或者失落的情绪,更没有寒酸或者嫉妒等情绪,依旧满含喜色,在人群中找徐明远的身影。

    洛明光不由暗自点头,心胸开阔就好。

    等了一会儿尚未见到徐明远,倒看到韩采柏被人簇拥着过来,人群中他依旧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脸上含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丝毫没有被人们奉承出的骄矜神情,不骄不躁,温润如玉。

    洛明光远远冲他颔首,抱拳在胸,做出恭喜的动作。

    韩采柏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瞬间真诚了不少,提脚向这边走来。

    “洛姑娘也在?令兄……”韩采柏向徐夫人微笑颔首,狐疑的问洛明光。

    他同样不记得洛府有人参加今年的春闱。

    “我家哥哥学问不到,今年没参加春闱。”洛明光笑得灿烂,“我就来看看热闹,正好看到韩公子状元及第,恭喜恭喜!”

    韩采柏神情疏朗愉悦,拱手道:“多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