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86章 教导

时间:2018-04-24作者:晓色初开

    ,!

    她凑过去把手放在凹槽处,轻轻一推,陡听得轻微的嚓嚓声响,地上竟然又开了一扇门!

    门打开处,露出一个洞口,洞口处有灯光照上来,能看到一阶石阶在洞口伸展而下。

    洛明光也没半点惧意,顺着石阶下去,下面是个比较大的空间,像是个洞室,四壁同样燃着油灯,中间摆放着石桌石凳,桌上有茶壶茶杯,还有一个简易的书架,书架一格上摆着几本书,另一格则放置着笔墨纸砚,像是常有人在这里品茗,或者随时写点什么。

    而空间尽头,则是一个侧开的洞口。

    赵衍的房里间里,齐愉倔强的站在塌边,红通通的双眼控诉着“赵衍”,“衍哥哥为什么一直不见我?就为了那个泥腿子?她到底什么好,让衍哥这么维护她?”

    “赵衍”无奈的冲她招招手,齐愉顿时“哇”一声哭出来了,奔到塌边挨着“赵衍”坐下,双手搂住他的一只臂膀,脑袋靠在他肩上哭诉:“你们都喜欢那个泥腿子,太妃也不待见我了……我讨厌她,她干嘛要回来呀……”

    “赵衍”伸出另一只手抚摸齐愉的头,神情甚是温和,隐约带着心疼,道:“阿愉,好了,你先别哭,先听我说……”

    “我不,我就要哭,我就要哭!你们都不疼我了……”

    齐愉抽抽搭搭的哭泣,瞬间把“赵衍”的袖子都弄湿了。

    “赵衍”轻轻叹气,不知怎么哄这女孩子才好,故意示弱道:“阿愉,我身上没力气,你扶我坐起来。”

    齐愉想起他的身体,慌忙坐直身体,拿手背抹抹眼泪,关切道:“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边说着扶着“赵衍”坐起来,把身后的迎枕给他垫高。

    “赵衍”调整了下坐姿,使自己更舒服点,重新招手让齐愉坐到身边,再次叹一口气:“阿愉,你这脾气得收一收,别总是脑袋一热做事不管不顾,多思量,学会容人……”

    “我为什么要学会容人?我是公主!为什么要包容一个乡下来的泥腿子……”齐愉扭扭身子不依,“衍哥哥你就是偏心她!”

    “唉!”“赵衍”第三次叹气,抬起手抚抚她的鬓发,无奈道:“阿愉----别跟洛姑娘较劲,吃亏的总会是你,她……不是普通人……”

    “让我别跟她较劲?她一个下里巴人,我是公主呀,衍哥哥你是不是搞错了……”齐愉只听见了那句“别跟洛姑娘较劲”,至于他后半句说的什么半点没往心里去。

    “赵衍”摇摇头,阿愉真被教坏了,半点气都沉不下,“阿愉!”他不由加重语气,“在我心里,除了祖母没人比得上你!不要总跟洛姑娘较劲,你使的那些手段只会让你变得面目可憎,让人反感……”

    齐愉瞬间坐直,撑着双眼泫然欲泣:“衍哥哥,你讨厌我了?你也开始讨厌我了?”

    “赵衍”拍拍她的脑袋:“怎么说你才好?沉住气,别动不动炸毛!我的意思是说,不要使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你是公主,就要有公主的央央气度,不能跟那些内宅夫人一般,心胸狭窄,尽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他这段话说的急了,登时有些上不来气,微微平息一下,扯个帕子给齐愉擦泪,柔声劝道:“我永远不会讨厌你,有生之年也会尽我所有的力量保护你,但是阿愉,你要跟我保证,今后别跟洛姑娘过不去了,好吗?”

    也许他的神色太过温柔,齐愉有些发怔,看着眼前憔悴的俊脸,脑中突然冒出个念头----衍哥哥每次生病的时候总是对她特别的好,裁的时候对她也不是不好,而是没有现在这种无条件的包容。

    因脑中想着这些,一时忘了他方才的话,回过神来,噘着嘴半低了头悻悻道:“只要衍哥哥对我比她好,我就不跟她过不去!”

    “赵衍”抚抚额头,不再跟她说这些,换了个话题。

    “我不能一辈子陪着你,今后遇到事情要多想想……”盯着齐愉的双眼,认真教导:“别人对你好,为什么要对你好?怎么样的好才是真正对你好……”

    齐愉陡然抓紧“赵衍”的手臂,“衍哥哥为什么不能陪我一辈子?你要娶别人?娶洛二那个贱人!”

    “赵衍”给她闹得没脾气,她的关注点永远不在正地方,他想提醒她的事情她完全领会不了。

    他都没气可叹了,抓住她的一只手道:“阿愉,我活不了多久了!”

    齐愉一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陡然掉下泪来,抽噎道:“衍哥哥你不会有事的,这么多年你都扛过来了!你不犯病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衍哥哥你别这么说,我心里难受!”

    “赵衍”拍着伏在他怀里哭的姑娘,谆谆告诫:“是人都会死,没有谁会一直陪着你,你要学会长大,学着自己照顾自己……洛姑娘那里你一定一定不要再动心思,没用的,你今日若不听我的劝,只会……洛姑娘她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谁若是想伤她只会伤了自己。”

    齐愉依旧趴在那里呜呜的哭,“你还说我在你心里谁都比不了,你一直为她说话……”

    “赵衍”再一次深深叹气,怎么就说不通呢?话他又不能说的太明白,可真叫人着急,“阿愉,我不是在为她说话,我是担心你啊!但心你贸然行事伤了一个人的心,他一旦对你彻底失望,今后就不再保护你了。也担心你不知轻重定要对付洛姑娘,她伤了你。”

    他摇摇头,有些目眩,无力的道:“你仔细听好了,洛姑娘她是个有本事的人,谁都不能拿她如何,你就是设下天衣无缝的计划,到她那里,没用!若真的惹恼了她,吃亏的还是你!先前的两次,她是看在一个人的面子上,没有对你怎样,但你若是一而再再而三,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虽然他知道到不了那一步,但有必要吓一吓齐愉,免得她不知轻重,一个劲胡来。

    齐愉听得似懂非懂,倒是坐了起来,怔怔问道:“她不过是乐阳姑母的义女罢了,能有什么能耐?”

    “这世间有许多事情不是人力能达到的,也存在许多你想象不到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要心存敬畏!”

    齐愉越发迷茫,这次倒是听进去了,只不过有些似懂非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