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84章 到底在不在

时间:2018-04-24作者:晓色初开

    ,!

    太妃原本病着,所以两人把她扶进去,就安顿在榻上,洛明光帮着盖好锦被,乐阳长公主在太妃身后垫个迎枕好让她舒服点。

    解忧倒了茶水给二人奉上,依旧冷冰冰一张脸,半点不热咯。上了茶悦酒和解忧带着屋里的下人出门候着。

    乐阳长公主问了太妃哪位太医给看的症,是怎么说的,聊了会儿太医们擅长的科目,太妃明显精神不济起来,乐阳长公主便打算告辞离开。

    否则就不是探病了,让病人跟着劳累,还不如不来呢。

    “让丫头送我出去就行了,您老可千万别折腾了。”乐阳长公主个制止了欲起身的太妃,又笑着交代洛明光:“一定要让太妃好好吃药,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什么时候再回去!”

    “太妃,您老可一定得帮帮我,否则义母不要我了。”洛明光故做委屈。

    太妃呵呵的笑:“那正好,留我门府里得了。”

    这话说的一语双关,洛明光脸上微热,弯腰替太妃掖掖被角,放低枕头,道:“您老先睡会儿,我送义母出去。”

    “去吧!“太妃也不跟她客气。

    洛明光陪着乐阳长公主出了金萱华堂,两人走在甬道上,悦酒替太妃送客,跟了出来,十分有眼色的跟初云和染霞说笑,并不上前。

    乐阳长公主看着两边的景物,感慨道:“那些年,衍哥儿的父母还在府里的时候,这府里其实是很热闹的。衍哥儿的母亲跟个大孩子似的,都做娘了还整天胡闹,把府里弄得鸡飞狗跳,衍哥儿的父亲很宠她,像宠女儿一样,什么都由着她。哪知……世事无常,如今这府中冷清的让人难过!”

    洛明光握着乐阳长公主的手紧了紧,听了这话越发心疼赵衍,心想她一定不能让赵衍和太妃走上原来的不归路,她一定要帮着赵衍正大光明的,恣意畅快的活着,再不要过的这么压抑。

    送走了乐阳长公主,洛明光和悦酒一起往回走。悦酒是个很活泼的姑娘,边走边向洛明光介绍府里的建筑和景物。

    “咱们王府是先帝赐下后扩建的,这一扩建把原来的园子扩没了,先帝就又赐了西边的宅子做了园子……”

    悦酒指指西侧的圆洞门,“呶,从那扇门过去就是了,这时节虽没有花,但里面假山、流水、竹子都还有些看头。”

    “太妃这会儿一定会休息会儿,大约会睡上半个时辰,洛姑娘这会儿是在府里走走还是奴婢带您去歇会儿。”

    “我随便走走吧,可以吗?”洛明光道。

    “洛姑娘随意,要不,奴婢带您去园子看看?”悦酒十分热心。

    “我随意走走就去看太妃,姐姐尽管去忙,不用特意招呼我。”

    “不敢当姑娘一声姐姐,叫奴婢悦酒就成。”悦酒一笑一个梨涡,又道:“奴婢的名字都是太妃赐的,还有解忧姐姐,欢颜妹妹,太妃希望奴婢们都快快乐乐的。偏解忧姐姐生来冷清,整天绷着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不喜欢别人呢。”

    洛明光微微笑着听她说话,知道这是为解忧解释呢,担心她误会解忧。

    笑了笑让她去忙,自己和染霞两人顺着悦酒指的圆洞门进了西侧的园子。

    刚走没几步,风十四娘突然跳了出来挡在前面,神情有些疑惑,道:“我方才见到赵衍了。”

    “不可能吧?”洛明光下意识道。

    想想别人不知赵衍不在京城,又道:“不是说病的很厉害,你在哪里见到人了?”

    风十四娘淡淡撇她一眼,得了吧,真病的很重你还这么没事人似的?

    主要是她是习武之人,轻易能看出赵衍精气神十足,绝不像随时会病得卧床不起的人,再说那家伙那么狡猾,生病这种事她压根不信。

    她之所以惊讶,是方才真到见到明显身体十分羸弱的赵衍,那情形绝非装出来的,所以才会惊讶。

    “就在东边的一座院子,他被人扶着在院中走,脸色很……不好。”

    风十四娘对于怎么修辞不了解,就用了很不好这种说法。

    洛明光皱皱眉,衍哥不是说从小到大身体都没事吗,怎会看起来明显身体不好?何况他不是不在京城吗,怎么会在府里冒出来?

    难道……洛明光忍不住想,会不会是赵衍怕她担心他的身体,所以骗她的?也或许是中了什么了不得的毒,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毒发一回?

    洛明光心里立时乱糟糟的,忍不思乱想起来。

    “咱们偷偷去看看吧!”

    她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到底赵衍是怎么回事。

    “好!”风十四娘看一眼寡言少语的染霞。

    洛明光吩咐染霞在这里等她,她和风十四娘去一趟。

    两人出了园子,王府中不时有下人走来走去,风十四娘轻车熟路,带着洛明光尽量避开有人的地方,三转两转,来到一处院落的侧墙处。

    风十四娘带着洛明光先跃上一颗大树,在树上居高临下打量院落。

    这院子十分别致,正中是一座三层高的殿宇,碧瓦红墙,看起来很是气派,两侧各修建有雨廊,连接着厢房和倒座,亭子树木中间是弯弯曲曲的小路,整体看来倒像是结合了南北方建筑的特色修建而成。

    院中静悄悄的,有下人在院中角落里收拾着花草,角房的顶上冒着青烟,淡淡的药味钻进鼻孔来。

    主殿的门前的栏杆下静静的坐着一人,独自喝着茶,像是在看守门户。

    风十四娘带着洛明光一掠而下,已经站到了主殿门前。

    门前那人一惊,抬眼看到两人,更是睁大了双眼,脱口道:“洛姑娘,您怎么会在这里?”

    洛明光认得那人正是前日上元节上见过的松风。

    “衍哥住这里?我能不能去看看他?”洛明光道。

    “这个……”松风有些为难,想了想道:“小的进去禀一声。”说罢打起厚厚的棉布帘子进了里面。

    洛明光看了看那帘子,眉头都要打结了,这时节并不那么冷了,这房子居然还挂着这么厚的帘子,说明住在里面的人经不起冷气侵袭,身子定是不好的。

    风十四娘左右看看,自己去院中的一颗桂树下靠着,她并不打算跟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