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83章 探病

时间:2018-04-24作者:晓色初开

    ,!

    好吧,风十四娘是世外高人,行事作风果然与众不同,她想怎样没人阻止得了,赵玉京遇到她自求多福吧!

    洛明光转身出了门,又想起要问的问题没问,回头道:“你为什么要杀藏獒……呃,苍猊?”

    “他不喜欢!”风十四娘理所当然道。

    好吧,赵玉京不喜欢,这是个理由。

    热热闹闹的上元佳节因为一条狗,呃,苍猊,而匆匆落幕,皇上还病着,这举国欢腾的日子就变了味,从七天改成了三天匆匆结束。

    过完上元佳节,天气一日一日暖和起来,一直没有赵衍的消息传来,有的,只是他还在病中的传言。

    赵衍这次的“病”尚未痊愈,太妃却又病倒了。

    太妃年纪大了,精神时常不好,犯病也是常事。

    赵衍走的时候交代洛明光,太妃害怕寂寞,要她时时去找太妃说话的,她一直也没有过去。

    洛明光有些挂心太妃的病,正好此次可以一并去看看。

    洛明玉年龄不小了,丘氏正打算给她找人家,洛明玉这两日正闹腾,说什么年龄还小,不想这么早就找人家。

    洛明光懒得在府里听她说酸话,收拾了东西跟丘氏禀了一声,再次去乐阳长公主府小住。

    长公主今日的神情明显十分愉悦,见到她忙招手让过去,挥挥手让初云领着侍女们下去,像个藏了小秘密的小姑娘,笑逐颜开道:“你哥不在府里!”

    “哦。”洛明光有些摸不着头脑,昀哥不在府里有必要这样开心吗?

    “他去吏部左侍郎徐大人府上了。”长公主又道。

    “昀哥去徐府可是有事?”长公主明显掩饰不住窃喜的神情,洛明光识趣的追问一句。

    乐阳长公主道:“上元节第一日,你哥不是搭彩楼吗,结果跟阿昶几个玩疯了,放烟火将人家左侍郎之女徐姑娘的衣服给烧破了,把人家姑娘吓得病了一场,今日带着御医又去赔罪了!”

    洛明光挑起双眉,那日人多,昀哥又是不会照顾别人情绪的人,大约兴头上来,不管有没有人就放烟火,烧了人家姑娘的衣服这种事情不媳,媳的是----义母刻意加重那个“又”字,说明去的不是一趟了。

    昀哥的性子那么骄傲,自己犯了错,去一趟赔个情也就算顶天了,接二连三去,义母还这么高兴,难道……

    洛明光瞠大双目看向乐阳长公主,“难道……昀哥翻过年也十九岁了。”

    果然乐阳长公主眉开眼笑握着她的手道:“徐姑娘跟阿昶是表亲,在褒国公府我也见过两次,是个端庄稳重的姑娘,从不跟她们闹腾,也不像其他文官家的姑娘那么清高,我倒是挺喜欢。”

    洛明光也替沐昀高兴,沐昀性子有些散漫,有个稳重点的妻子时常约束一二也好。

    “徐家什么意思?”

    “他们什么意思不重要,你哥难不成还辱没了他们家姑娘不成?”乐阳长公主斜着她道。

    好吧,洛明光不纠结这个话题,她义母的性子,恐怕觉得自家儿子能看上他徐家姑娘是他徐家的幸运。

    “褒国公太夫人生辰那日,你应该也见过徐姑娘,你觉得人怎样?”乐阳长公主心思还在未来儿媳妇身上打转。

    洛明光回想那日的情形,其实也就在即将回去的那会儿见过,大家不熟识,她记得徐姑娘一直安安静静在旁边没怎么出声。后来出去就没见她了,估计跟勋贵千金们说不到一起,自己先走了了。

    “没说过话,不过感觉很斯文安静,一点都不闹腾。相貌嘛,温柔淡雅,百合花似的,很好看。”洛明光思索着徐明慧的相貌答道。

    “这样,过几日你在府里弄个花会,邀请徐姑娘到府里来玩,到时候好好替你哥看看。”乐阳长公主立刻交给她一个任务。

    “义母,”洛明光有些哭笑不得,“这时候花没开呢,!”

    没花办什么花会!

    “也是!”乐阳长公主笑笑,“不过也快了,要不再等等?”

    “其实,不一定要办花会才能邀请啊,叫人注意着点徐府,徐姑娘裁了总是要出门的,等她哪天出了门,我就去偶遇一下,一起逛个街什么的,不就行了。”洛明光建议道。

    办花会总不能只邀请徐姑娘一个人,总要多找几个,勋贵子女少不了得邀请几个,她其实挺烦应酬那些人的。

    “对呀!”乐阳长公主眼一亮,“是我糊涂了!”

    “马上要做婆婆了,义母这是太高兴了!”洛明光打趣一句。

    次日乐阳长公主带洛明光去顺义王府看望生病的太妃。

    太妃头上束着抹额被悦酒和解忧扶着,亲自迎到金萱华堂的门口,乐阳长公主忙迎上去接过太妃的手臂嗔道:“您老生着病,躺着就好,若是早知您要迎出来,我就不来了,上门探病反倒惹得病人不能好好休息,我这心里也不安。”

    悦酒圆圆的脸上露出浅笑来,自己往后边一退,示意洛明光上去接手太妃的另一边。

    而解忧一张脸冷冷淡淡,往后退开一步。

    洛明光冲悦酒颔首微笑,上去扶着太妃的另一边手臂。

    “总躺着身体都生锈了,能出来活动活动我还巴不得呢。你可别不来,否则我这里多冷清呐!”

    太妃虽是说笑,但洛明光知道她说的实情,心里一阵阵的难过,后悔没有听赵衍的话,早点过来陪陪她。

    “您老吃的什么药,这几日可大好了?”洛明光问了句。

    太妃拍拍她的手,笑道:“吃什么药呀,最烦吃药了!吃不吃都是一个样。”

    “衍哥儿病着,没人监督您老吃药,感情这几日都没吃啊?”乐阳长公主接口道。

    说着自己心里也有些难受,遥想当年,顺义王叔父在时,大齐唯一的异姓王府,虽不是人丁兴旺,然家宅和睦,其乐融融,而如今,阖府只剩祖孙二人,还都病歪歪的,真叫人心里恻然。

    乐阳长公主压下心中的难过,强笑道:“不吃药可不行,这样,丫头你今日留下来,看着太妃把药吃了再回去,完不成任务不要回去了。”

    洛明光正打算多陪陪太妃,顺水推舟应了声:“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