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79章 功败垂成

时间:2018-04-19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齐愉手里牵着个小牛犊似的苍猊,乌黑的长长的毛乘着风扬起,兴奋无比的奔腾着,嘴里不时“嗷嗷呜呜”发出令人胆颤的吼声。

    齐愉落在后面,倒像是不由自主被苍猊带着奔跑,她发髻有些散乱,脸上的神情也同样充满兴奋。

    一人一兽在侍卫的拱卫下,破开人群,越来越近。

    罗克用再次把目光投向窗下,这边人为造成的拥挤迫使圈中人的行动速度堪比蜗牛。

    阿青前进的速度也堪比蜗牛,但那边的骚动显然这边也已经有所察觉,闫十八有些着急,暗自打个手势,武子带着人使劲推动着人群,叫嚷着:“借过,借过!”

    几名汉子目标一致的往洛明光和张纤纤中间挤,两人霎时被人流冲开,霜色和染霞忙一边一个挽住洛明光的手臂,把她护在中间。

    这也是既定好的,罗克用接到张纤纤去叫洛明光的消息时已经晚了,来不及改变计划,只能设法把两人分开。否则不留神伤了洛明光,主子还不要他的命?

    张纤纤身边的嬷嬷也忙老母鸡护崽似的使劲把她抓牢。

    阿青努力挪动着步伐,紧跟武子开出的路,越来越接近目标,抬眼瞧去,张纤纤仅两步之遥,触手可及。

    然这两步中间横亘着避无可避的武子,还有一个补上来的张府扈从,虽触手可及,却也难以企及。

    苍猊带着齐愉这时却已经到了跟前,齐愉手上使劲,拉紧绳子喝道:“停下,大黑!”

    因这凶神恶煞的苍猊,人群已经被骇的惊慌失措,惊呼着瞅着缝隙就钻。长街上人虽多,却也远没达到拥挤不动的地步,人群这一夺路奔逃,闫十八和武子刻意制造出来的,小范围的拥挤形势瞬间散了。

    张府扈从被巨兽一吓,担心伤了主子,登时一拥而上再次把张纤纤主仆护住。

    阿青和武子被张府扈从一挤,不得不退出圈外,一直捏在指尖的针立刻收了回去。闫十八咬咬牙齿,十分无奈的放弃了再次进取,机会已经失去,若再往前挤,只怕很难不会引起张府扈从怀疑。

    罗克用在楼上握紧双拳,闭了闭眼,两步之遥却功败垂成!

    再一次功败垂成!

    想击刹司多么难啃的骨头,都在主子的运筹帷幄之下灰飞烟灭,而现在,一个小姑娘罢了,筹划两次竟然依旧没能成功!

    主子临行交代他一定要杀了张纤纤,不惜任何代价,哪怕其他事情都放一放,一定要先杀了张纤纤,他虽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主子当时下令时的神情无比郑重,他知道一定是十分关紧的事情,可是他连续两次出手,竟然没杀掉一个小姑娘!

    每一次都阴差阳错,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张纤纤命不该绝了。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力的向松风交代:“让他们撤了吧!”

    松风不甘道:“罗二爷,还有机会!”

    “没有了!”罗克用道:“张府扈从已经怀疑了。”

    松风往下望去,那些扈从中有几人的目光在人群中的汉子们身上扫来扫去,显然是对方才的拥挤起了疑心。

    张纤纤有过一次被刺杀的经历,刺客至今没有头绪,所以出门逛个灯都这么如临大敌。

    这些扈从们恐怕早被张彧千叮咛万嘱咐,恩威并施过了,所以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会上心。

    既然起了疑心,接下来的路段就会更为警醒,护卫更加严密,想要行事怕是难上加难。

    松风不甘愿的向闫十八打个手势,散在人群中待命的汉子们瞬间放松了神情,只做游人的模样和大家一起看热闹。

    “洛二,快过来!你们几个快把洛二姑娘接过来!”

    就在罗克用和松风为今日之事感到十分遗憾之时,楼下传来张纤纤的叫喊声。

    二人收回心神看过去,只见齐愉牵着苍猊已经到了跟前,径直往洛明光行去。而洛明光主仆因为方才被人群冲开,却不在张府扈从们的保护圈内。张纤纤满眼着急的看着齐愉的脚步,招呼扈从们重新把洛明光纳入保护圈内。

    二人相顾一眼,各自都在心里想,这张大姑娘还挺照顾人的。

    “让开!”

    齐愉见这情形顿时恼了,厉声呵斥一声。

    苍猊听主人这声招呼,小牛一般强壮的身体冲着正前方那扈从龇牙低吼。

    “殿下,”张纤纤在圈中屈膝算是行礼了,招呼着扈从们:“往后退,往后退,给殿下让让路。”她以为她们一行人挡住了齐愉的路。

    “退什么退,叫洛二出来!”齐愉嚷嚷道。

    罗克用眉头一皱,落霞是冲洛二姑娘来的?他不由又揉揉额角,这位落霞公主前次用那种手段陷害洛二姑娘,主子已经恼的不想再见她,居然不依不饶了!

    想了想,大约是把爷不理她的事怪罪到洛姑娘头上了。

    “松风,”罗克用忙吩咐道:“你下去亲自盯着,转告闫十八,无论用什么法子务必护住洛姑娘,哪怕当街杀了那苍猊,也不能让洛姑娘受半点伤害!”

    他太清楚赵衍对洛明光的在乎程度了,若是洛明光出点什么意外,他都不敢想主子会做出什么事来。

    松风领命下去,罗克用继续盯着下面。

    “殿下,”张纤纤为洛明光说话,“洛二她……您的……苍猊……不知您找洛二做什么?”

    她素来不是有急智的,虽然感觉道齐愉对洛明光不怀好意,却不知怎么替洛明光说话才好,因此说的磕磕绊绊,词不达意。

    齐愉没那个耐心跟她解释,牵着苍猊往前一步,再次道:“少废话,让开!再不让开连你一起咬!”

    罗克用把眉头拧的死紧,感情真是咬用苍猊咬洛姑娘,这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落霞被淳和帝放纵太过。看了看下面,闫十八已经带人再次靠近,只等关键时刻救人了。

    他不由微微放下点提着的心。

    苍猊的前抓在地上不停的挠,浑身上下充满蓄势待发的力道,盯着眼前的扈从,似乎想即刻扑上去把人撕碎。

    淳和帝的苍猊口下不知咬死多少勇士了,京中人大多听说过。那扈从使劲把身体往后缩着,尽量离苍猊远些,一边回头望张纤纤,期望她能一声令下,好让他解脱目前的困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