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75章 错过

时间:2018-04-18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外面的冷风一吹,张纤纤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氅衣,斜一眼许兰生,“洛姑娘比你窈窕。”

    许兰生听得莫名其妙,突然冒出这话什么意思?

    却不知张大姑娘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她见过洛明光两次,不是多熟的人,却莫名其妙有好感,觉得亲近,像是自家姐妹或好友一般,跟别人提起来满满自豪感。

    所以,你许兰生不是跟我比挺纤细的么,但是跟洛姑娘不能比。

    许兰生弄不清楚张纤纤的神思维,但大约猜测她是觉得自己比她瘦,不爽了。因而见到前面不远处一个少女,穿着一件灰鼠皮大氅都能显出窈窕来,便伸手指了指,“你看,比我身材纤细的多的是!”

    临街的一栋房子里有一间屋子,因为窗户开的小,显得室内特别的暗。

    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人站在窗边,透过窗格上戳开的窗纸下望,目光紧盯着裹成熊一般的张纤纤。他穿着一身紧身箭袖短打,样式是极常见的,面目生的也极寻常,属于那种你见过三四回依旧会认错的那种长相。

    他的手臂很结实,挽弓搭箭的姿势十分标准按,一枝黑黝黝的长箭透过窗缝对准当街的女孩子,双臂鸡肉贲张,充满力道。他的目光如苍鹰般锁定着目标,寻找着恰当的一击而中的时机。

    张纤纤看一眼那穿着灰鼠皮氅衣的女孩子,突然兴奋起来,伸出手指着她开怀道:“咦,那是洛二姑娘!”

    许兰生和随行的侍女闻言都去看那少女,侧脸柔柔,细腻白净,身条儿细细,行动起来若风摆柳,霎时好看。

    窗内那人的两只手都很稳,闭着一只眼将箭尖瞄准张纤纤,目标那么大,他不光要射中目标,而且要确保一箭竟功。他专注在箭上,调整一下方位,将望山对准张纤纤的头部。

    她不知看到了什么,停下脚步手指前方。

    静止的目标总比活动的目标更容易射中,此时正是最佳的时机!那人当机立断,立刻将手中的弓弦拉到极致,然后手指一松,一声轻轻的箭羽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那箭去若流星,已经向目标疾飞而去。

    身穿灰鼠皮氅衣的少女大约是感到了别人的注视,回过头看过来,一张脸秀丽白腻,美则美矣,却并不是洛明光。

    张纤纤一阵失望,原来认错人了!

    她起脚欲走,却因方才抬手时掀起了氅衣,此时却还没掖好,长长的下摆被她抬起的脚踩在脚底,脚下一拌,身体一个踉跄,顿时向前扑去。

    正在这时,那根箭夹杂着劲风已经呼啸着到了跟前,张纤纤扑跌出去的身体刚刚避过那箭,尚未着地。

    那箭枝擦着她脑后的鬓发疾飞而去,“噗”的一声插在许兰生梳起来的双环望月髻上。箭上的力道带着许兰生的身体往右侧倾倒,尾羽挂起许兰生的头发,扯得她头皮一阵剧痛。

    窗后的人箭出之际,见到张纤纤踉跄那一下就知道错过了时机,他甚至都没看是否真的没射中张纤纤,半丝犹豫都没有,拿好弓箭,起身就轻轻巧巧出了屋子,狸猫一般翻墙而上,几下便消失了踪影。

    长街上人们短暂的惊讶过后顿时大乱,许兰生大叫一声,被箭上的力道带的一跤跌倒。

    而张纤纤愣怔的时间更长,确切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在地上倒着。

    带出来的两名侍女大声尖叫,一个好歹有几分理智,惨白着脸弯腰去扶张纤纤,一边焦急的问着:“姑娘,您伤着了吗?你没事吧?”

    另一个把尖叫一阵,终于也反应过来,凄厉的尖叫着:“快来人呐,快去找五城兵马司的人来,快救我们小姐……”

    张相之女当街遇刺之事自然不是件小事,且连累兵部右侍郎的千金受了惊吓,据说头发都连根拔掉多半,惨不忍睹。

    张彧自然能看得出那刺客事冲着自家宝贝女儿的,许兰生不过做了没有死的替死鬼。

    他也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海了去了,想他死的人不知多少,但对方明晃晃目标冲他女儿去的,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这比刺杀他还令他恼火,所以下了严令,令五城兵马司尽快查案。

    同时心里嘀咕,当街射暗箭这种手段,怎么看怎么像击刹司的行事作风。

    但击刹司是他一手组建,且如今精英尽去,就跟没有差不多,新招募的人手还未到位,不可能是击刹司做的。

    但也保不齐是击刹司中哪个人因为一些说不清的原因想报复他呢!

    张彧努力回想自己有没有在击刹司严厉惩罚过哪个人,以致他想杀了自己的女儿报仇。

    因为张纤纤遇刺一事,京中闹的鸡飞狗跳,年前一片乱糟糟,到处都有人查,出入城门都严了许多。

    只有洛明光一颗心乱糟糟的,那日当街刺杀张纤纤的事跟衍哥到底有没有关系?为的可是即将到来的赐婚?刺杀失败可还会再来一遭?

    想想张纤纤不过是个蠢了点的女孩子罢了,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虽然她爹恶了点,但罪不及子女,关她什么事呢?她若死了她一定会愧疚的,但转念一想,她若不死,说不定衍哥的命运依旧会跟之前的一样。

    唉,难道不能换其他法子,既不让张纤纤死,又不会赐婚给衍哥?

    张纤纤被当街刺杀一事一直到过年也没有一个结果,张彧撤了五城兵马司北城指挥使和副指挥使,但也无济于事,刺客依旧没个影踪。

    淳和二十年就在血腥杀戮和鸡飞狗跳中度过,年节的气氛连带的都不是十分的好。

    过完年,接着就是上元节了。

    尽管一连串的风波刚刚过去,丝毫没阻碍人们对于上元佳节的期盼。

    老百姓们想到的是怎样在这样的日子里瞅点挣钱的门路,好好发点小财,贵族子弟们想到的是怎样在这节日里玩个新鲜。

    洛明光没打算去玩,自打赵衍离开,不知怎的,一下子觉得生活没趣味起来,懒懒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所以无论洛明玉还是洛明黛提前邀请她一起看花灯,她也没答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