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73章 熬犬

时间:2018-04-16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直到听到一声衣料撕裂声,赵衍才恍然而惊,他竟把她的中衣撕破了。

    赵衍伏在洛明光身上大口喘气,“明光,对不住,我没忍住,你别生气。”

    等了片刻没听到她的回答,担心她生气,急忙抬头看她,只见一张芙蓉玉面上含羞带怯,下唇轻轻被咬在贝齿下,避开他的注视。

    赵衍忍不住露出大大的笑容,复又低头在她脸上一阵乱拱:“明光,明光,真想现在要了你!”

    说完下身在她身上磨蹭几下,毫不掩饰自己喷薄的欲望。

    然后十分遗憾的坐起来,深深叹一口气,帮她把被子掖好,低头凑近她交代:“乖,我要走了,你再睡会儿。”

    洛明光坐起来,心里突然升起浓浓的不舍来,伸手拉住他,软糯糯交代:“你要保重好自己,不许受伤!”

    这次是真的撒娇的语气,听在赵衍耳中心甜如蜜,恨不能将眼前的姑娘也打包带走。

    把被子拉起来抱住她,再耳鬓厮磨两下,语气依依道:“嗯,我保证一定好好的……”凑近耳边耳语:“我还没得到你呢,怎么也舍不得让自己有事。”

    洛明光娇嗔着去拧他,赵衍轻轻一笑,再箍住她的脑袋,使劲亲一下她的唇,站起身道:“我真的该走了!”

    “嗯。”洛明光轻轻点头,双眼却依恋的望着他。

    赵衍被这眼神弄得几乎迈不开脚步,狠狠心转身大踏步走到窗边,不敢回望,打开窗户跳将出去。

    洛明光飞快跳下床奔到窗边,探头看去,夜色中赵衍的身影几个起落已经看不见了,室外的寒风冻得她一个哆嗦,忙关了窗,回床上捂紧被子。

    次日让霜色出门打听消息,京中却没有赵衍离京的任何传言,有的只是太医频繁来往顺义王府的信息。洛明光搞不明白赵衍是怎么瞒过淳和帝和京中人的,想不透就不想了,赵衍这时不告诉她,她相信他有他的苦衷,总有一日他会跟她和盘托出。

    随着新年临近,天气一日冷似一日。

    有个从吐蕃归来的大商人带回来两只苍猊,被张彧斥巨资买了下来,送进宫中,给了淳和帝作为宠物饲养,同行的还有一名专门饲养苍猊的侍仆。

    那苍猊传说是上古神兽狻猊的后代,所以被人们称作苍猊,其实就是一种犬类。其全身皮毛乌黑发亮,脖子与头部的毛尤其长密,体型壮硕,威风凛凛,不似普通犬类,倒像一头雄狮一般雄壮。

    淳和帝大病初愈,因为童女事件对女人有了阴影,倒没再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张彧这礼送的正是时候,淳和帝一见之下龙颜大悦,专门让人僻出一座院落作为苍猊的住处。

    在院中用铁栅栏圈出一个诺大的场地,连日收罗许多凶猛的猎犬置于场中,令其与苍猊撕咬。其场面往往血腥异常,淳和帝却玩的乐此不疲。

    一连两日丧生在苍猊口中的猎犬不下数十只,力量不对等,淳和帝看得未免不尽兴,张彧听那饲养苍猊的侍仆说,这苍猊别说普通犬类,就算雪山上最凶猛的雪狼见了它也只有逃命的份。

    淳和帝听了这话,想出了个新玩法,在宫中遴选武力值高的武士,令武士徒手跟苍猊搏斗。

    这消息在宫中一传,好事的纷纷前去观看。

    这日不光淳和帝在,年长的晋王也来了,还有年少的韩王,至于女子,这种血腥的场面自然不喜欢,也就好事的落霞去观看了。

    今日这一场搏斗,以死了两名人,伤了三人告终,淳和帝龙颜大悦,赏了两只苍猊许多鲜肉。

    苍猊是张彧献上的,就是淳和的宠物了,自己的宠物所向披靡,淳和帝自然开怀,却不去管它是不是伤了自己的人手。

    等今天的一场结束,观看的人都散去,齐愉却没舍得走,满心都是这大家伙这么厉害,若向父皇要一只该多好的念头,想着天天带着出门,一定十分威风!

    心中喜欢,把饲养的侍仆招来,让他把苍猊牵过来一只细细观看。

    近距离看来,这苍猊一双眼显得阴森、残暴、还有些漠然,嘴角还留有鲜血,那是方才咬伤勇士留下的。

    它迈着步子盯着齐愉走过来,龇牙低吼一声,像是随时会扑过去一般。

    尽管隔着铁栅栏,齐愉仍吓得往后倒退几步。

    这般威风,齐愉反倒越发喜欢,招手让侍仆过俩细细问苍猊的习性。

    侍仆生的高大,一张脸黑种泛着红,皮肤甚是粗糙,仔细看来比中原人都要粗糙,他不是大齐人,原本就是大商人从吐蕃一起带来的,难为竟会说汉话。

    而且面对大齐最尊贵的女人之一并不拘谨,仍能轻松笑谈:“苍猊其实就是一种山上野生的犬,但不是所有野生犬都叫苍猊,而是经过打熬的犬,脱胎换骨才能被称为苍猊……”

    “打熬?像熬鹰那样?”齐愉道。

    “公主殿下聪明!”侍仆夸赞一句齐愉。

    “哦?怎么打熬?”齐愉兴味十足。

    侍仆含笑解释:“刚出生的野犬生性温顺,断奶之后,主人在院中挖一个石坑。这坑的高度刚好使小野犬能够扒到坑沿,又不至于逃出去,每天只喂仅仅能够使它饿不死的一点生肉。”

    “啊?它不会死吗?”

    “会!死了的自然就死了,活下来的还要继续打熬。幼犬在坑中忍饥挨饿,还要抵挡冰霜雨雪,渐渐的它身上的毛发长得旺盛,能够抵挡风雪。它渐渐长大,因为长期的折磨,它的性情变得狂躁,爪子越发锋利,性情也越来越阴冷。”

    “这样就成了吗?”

    “哪会这么容易!这时候它也仅仅使比一般野犬凶了点,远没达到凶残那一步,还需要再去很高的雪山上挖大一点的坑继续打熬。没有主人看管,山上的雪狼呀,猛兽啊会日夜围着坑打转。野犬开始时时害怕的,渐渐的就不会再怕,还会冲它们狂吠。雪山上的严寒和暴雪催生着它的皮毛,使皮毛越来越厚,越来越坚硬,就会像雪狼一样不畏严寒。”

    “也是挺可怜的。这样子就该成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