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71章 学会爬床了

时间:2018-04-16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洛宴斋听到这个消息,吓的脸都白了,躲在家里没敢出门。深深庆幸洛明光没有见到淳和帝,否则整个洛府怕也会牵连道这件事中。经此一事倒是打消了送女儿入宫的念头,别荣华富贵没挣上,先丢了自己小命。

    而丘氏却忍不住有些嘀咕,她这位继女她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每次遇到点麻烦事,好像最后倒霉的都是别人,就算这次面临这么绝望的境地,居然到最后她毫发无伤,别人血流成河。

    难道真有神仙护佑不成?

    而淳和帝受了这一场惊吓,一直病了月余才算有所起色。关于童女,甚至充实后宫的建议,任何人都没敢再提起一丁点。

    再悲惨的事情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咀嚼过后吐了残渣就什么也不剩了。

    血腥气慢慢消散,童女事件就这样慢慢沉淀下去。

    而齐愉,在那日不知摔了多少物件泄愤,失了这次机会,把洛明光弄进宫的计划彻底泡汤。

    等她再次出宫去顺义王府找赵衍的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人了,就连太妃,见了她也没有之前的亲热,每每摇头叹息,用满是失望的眼神看她。

    齐愉受不了这种冷落,越发记恨洛明光,若不是她,她何以落到这种地步?一个臣女罢了,她把人叫到宫里训斥折辱一通还是能够的,但想想也没敢,因为童女事件,淳和帝一只心情不好,别再听说洛二进了宫,勾起当日事情。

    随着严冬的来临,天气越来越冷,接连数日没个晴天,有经验的老人们都说即将有一场大雪。

    而在大齐北面的鞑靼天气条件更为恶劣,往往中原地带天降大雪的时候,鞑靼便会暴雪成灾。

    天寒地冻,生机凋零,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生活艰难,每欲暴雪之年,草原上冻死牛羊牲畜无数,为了生存就会生出南下掠夺的心思。

    早在魏朝时期,国力强盛,曾把鞑靼打到几乎覆灭,自此之后一百多年没有恢复元气。

    但百余年来中原内乱不止,无暇他顾,北方游牧民族趁机休养生息,到如今气候渐成,所以在淳和四年第一次亮出爪子试探。

    虽很快被顺义王打回去,但至此不断扰边,成了大齐卧榻之畔的隐患。

    这样寒冷的时候,按照常理,正是鞑靼蠢蠢欲动的时候,但朝中如今乌烟瘴气,淳和帝顾着长生之术,没人想到这一茬。

    就算想到了,也会说,北疆不是有顺义王在吗?可顺义王已经病了许久,有精力对付鞑靼吗?顺义王病着,不是还有他的义子吗?顺义王的义子骁勇善战,有勇有谋,安啦,没事啦,鞑靼打不进来的。

    过了几日,果然下了大雪,随着大雪的降临,顺义王要军需的褶子通过兵部发到朝廷。淳和帝病了一场,越发懒怠,加上沉迷长生之道,无暇他顾,朝事几乎全推给了三位阁老。

    张彧存了让女儿嫁给赵衍的想法,这次异常好说话,亲自督促着户部准备,早早就把这事办好了。

    而同时,顺义王世子受不住天气寒冷,又病倒了。

    这些年顺义王世子病的次数多了,人们听也听得麻木了,左右死不了,过后还会活蹦乱跳。除了有心人,谁也没当回事。

    只不过在这样的时局下,人们免不了把顺义王世子赵衍,和义子赵麟拿出来比较一番,都说赵麟这样的将才才像是顺义王的亲生子,绣花枕头一般的赵衍倒像是抱来的。

    洛明光听到这传言,气得心都痛了,衍哥他但凡有点办法,谁愿意在京里做个无所事事的闲人,哪个热血儿郎不愿建功立业成就一番事业?可恨他生不逢时,空有报国之心却无报国之门。

    一会儿又想起赵衍的病,到底病没病?什么病?还能治得好吗?总是这样让人提心吊胆的!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一惊之下险些叫出声来。身边的人迅速掩上她的唇,在耳际小声道:“是我,别怕!”

    “下着雪,路那么滑,你还来回跑,有事不能改日说吗?”洛明光拿下赵衍的手,心疼道。

    赵衍开怀的笑笑,先凑近去亲一口,才道:“没事,我功夫好着呢!”

    功夫更好的风十四娘眼见赵衍翻身进了洛明光的房间,摸摸自己的下巴,换了件衣衫,自己坐在镜前挽头发,折腾半晌,反头发被抓的乱糟糟的,认命的依旧把头发在正头顶一扎了事。

    然后出了房子,把洛明光的窗户拔开一点在窗缝处往里看,撩起的纱帐内,赵衍侧躺在床边,一只手在洛明光身上轻轻拍打。

    风十四娘咧嘴一笑,轻轻合上窗户,风驰电掣往勋国公府而去。

    这条路走的多了,几乎闭着眼就能摸到。

    赵玉京一直没换住处,甚至天气凉了,他原该换朝阳的院子都没有敢挪动,他怕那女魔头找不着他再杀他府里的人。

    风十四娘顺顺利利摸进房里,再仔细把窗户关好,免得冷气侵入。

    把赵玉京床前的帐子挂好,看到赵玉京身上盖着锦被睡得正香。

    风十四娘勾起嘴角笑笑,在旁边躺下,扯扯被角,想往自己身上搭点,结果把赵玉京惊醒了。

    风十四娘的动作一顿,先放下被角伸手拍拍赵玉京,道:“别怕,是我!”

    却没有人心疼她不顾路上湿滑跑这一趟,这冤家还咬着后槽牙呵斥,“下去!”

    赵玉京气的要命,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动不动拉他手就算了,现在还学会爬床了!

    风十四娘不搭他的腔,涎着脸道:“往里边去点,天也太冷了,给我点被子,让我也暖和暖和。”

    赵玉京咬牙切齿,“你下不下去?你不下去我下去!”

    “别呀,”风十四娘道:“着了凉我会心疼的。”

    边说边把被子抢过来,自己往里面一钻,伸出手臂搭在赵玉京胸前,一条腿则屈起搭在他腿上,脸埋在他脖颈间。

    赵玉京简直不知改怎么办的好,这么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姑娘家,他能怎么样!

    对方暖暖的呼吸扑在他脖子上,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鼻孔,他登时感到说不清的不自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