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67章 何以残躯易安宁

时间:2018-04-13作者:晓色初开

    ,!

    “这话怎么说的,她一个小姑娘家的什么也不懂,皇兄还能问她国家大事?人我先带去太后宫中了,拜见了太后我亲自领着她去给皇兄磕头!”

    说完不由分说牵了洛明光的手就走。

    王德丰在后面跟着哀求;“殿下,殿下,您开开恩,皇上那里还等着呢,还是让洛二姑娘先去拜见皇上……”

    “啰嗦!你去禀告皇兄,就说我带人去拜见母后了,皇上若有空闲,也请移驾宁寿宫,一来让外甥女拜见,二来我们兄妹很久没有跟母后一聚了,待会儿叫阿昀也来,也让母后享一回天伦之乐。”乐阳长公主边走边交代,压根不给王德丰机会。

    让太后享一回天伦之乐这话都出来了,王德丰还能说什么?只得拱着腰等乐阳长公主拉着洛明光走远,去找王长宝禀报讨主意去了。

    甘泉宫中,淳和帝一双眼已经赤红,他把一名少女抵在墙上大力冲撞。那少女已经没了力气挣扎,身体软绵绵全靠淳和帝支撑,股间鲜血顺着白皙的小腿滴答在地上,绽出一朵朵凄艳的花。

    甘泉宫主殿的门上挂着厚厚的门帘,以保证殿内暖气不溢出。王长宝在门外站着,听着里面的动静,没敢进去打断。这会儿去禀告,无疑自己找死。等等吧,不急,等皇上想起来问了再说吧。

    淳和帝的动作随着少女越来越软的身子渐渐放慢,然后停下,低咒一句从她身体退出去。

    没了他的支撑,那少女身体顺着墙壁软倒在地,若非依旧起伏的胸膛,便似死了一般。而软在地上的女孩子除了她,还有三个。

    淳和帝满眼阴骘,举着他的凶器扫向四周,这些女孩子太没用,挣扎几下就不行了。女孩子们一旦软瘫下去,他也就失了兴致,要寻找下一个目标。

    殿中被他目光扫到的女孩子们不由自主瑟缩着身体,没了衣物的遮挡,一个个赤条条的。这宫殿富丽堂皇,却不啻人间地狱,在这地狱中,没有尊严,没有骄傲,只有无边无际恐惧和不知什么时候结束的折磨。

    淳和帝招手让柔儿过来,示意她擦凶器上的肮脏物事。柔儿转手去拿帕子,淳和帝却喝一声:“舔干净!”

    柔儿的手一顿,身子僵硬的几乎不能动弹,她紧抿着双唇,半耷着双眼掩住眼底的憎恶和羞恼。

    淳和帝有如实质的双眼盯着她,如同要将她凌迟。柔儿咬咬牙,拖着僵硬的步伐挨近,跪倒在毯子上,欺霜赛雪的小手捧起那丑陋的物事,把眼中的泪生生压下,眼一闭张口舔去。

    淳和帝没发出来涨得难受,被她柔软的香舌一触,更是难忍,扣紧柔儿的脑袋抽弄几下,被柔儿的牙齿刮了两次,登时恼了,一脚将柔儿踹开,也顾不上细细挑人,随手就近抓住一个女孩子按倒在地,在女孩子哭喊中发了疯一般闯进去。

    那女孩子还是首次,哪里经得起这种折磨,尖叫一声,几乎痛晕过去。

    淳和帝却喜欢极了这种滋味,接连折腾几人都没有发出来的欲望,此刻却到了顶点,其势宛若疯虎,直撞击的那女孩子的痛喊声都支离破碎。

    他极度痛快的长长嘶吼一声,一双手在女孩子纤细的脖颈上掐着,等他终于喊完,那女孩子的脖子一歪,双眼圆睁,已是没气了。

    淳和帝长长呼出一口气,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合身伏到女孩身上大口喘气,阖目休息。

    柔儿望着殿中赤着身子软在地上的四个女孩子,再望望在淳和帝身下露出一张双眼圆睁,却流着鲜血的----尸体,想起怯生生叫她姐姐的弯弯,她再也忍不住胸中翻涌而起的,排山倒海的恨意。

    她低下头去遥想她的人生,曾是灿若骄阳,云端之上的人生。

    若没有遴选童女该怎样?若不是被送进这吃人的地方会怎样?若还在清源会怎样?

    若还在清源,她依旧是人人羡慕的闺秀,依旧会令清源府最出色的儿郎见了她就露出腼腆的笑,会让那个风采出众的少年解元,耳根发红,悄悄塞给她一首情意绵绵的小诗。

    可叹流年似水,旖年玉貌,如今却零落泥沼,落得满身脏污。

    她低头看看自己看似白玉无瑕的身子,想起那双时常在其上作恶的手,一股烦恶涌上来,令她几欲呕吐。

    这身子已经肮脏的令她自己的恶心,她用所有尊严和骄傲换来的性命,到底值不值?

    她再次把目光移到淳和帝脸上,若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疯子,是不是其他的跟她一样曾经那么快乐的女孩子就不用再忍受这种折磨?弯弯那样的女孩是不是就能在父母膝下快活的长大?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是不是就可以和心爱的少年共结连理?

    她的双眼亮了起来,她的人生已经脏的自己都嫌弃,何妨用这肮脏的身体换其他女孩的安宁?

    柔儿再次把目光移向殿中,女孩子们有的彷徨无措,有的被吓得神魂不属,也有的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握紧双手,咬破双唇,隐忍自己的仇恨,还有的睁大自己不羁的双眸,似要用怒火将淳和帝点燃。

    而淳和帝,依旧趴在女孩的尸身上平息自己,身体一起一伏,仿佛睡着了。

    柔儿悄悄站起来,她的纱衣就脱在不远处的地上,她轻轻走过去把它捡起来。纱衣束成一束,长长的一条,像根绳子。她嫌这“绳子”不够长,又在地上拣了一件,两件纱衣在中间打了个结,看了看,勉强能够一用。

    她拿着这“绳子”放轻脚步慢慢靠近淳和帝。

    然后以眼神示意那位眼神不羁的女孩子,她比她要晚来几天,她知道她叫胡杏,跟她一年生的,性子冷淡倔强,就算被折磨时也咬紧牙关不发出一声叫喊,因而并不怎么得宠。

    胡杏看见她的动作以及眼神,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一双眼睛骇的大大的,只一瞬,便下定了决心似的,突然也起身向她走来。

    两人的目光对上,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决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