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62章 弯弯

时间:2018-04-11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淳和一朝的大朝会,从一月两次减至一月一次,两月一次,半年一次。小朝会则是一天一次,改成两天一次,十天一次,到淳和二十年末就只剩一月一次了。

    淳和帝美其名曰,四海宾服,天下太平,无朝事可议。

    朝中正直忠勇的朝臣不是已经做了击刹司的箭下亡魂,就是心灰意冷马放南山。

    至于依旧在朝堂风生水起的,对于天子不议朝事乐的自在,图清闲的,躲在府邸花天酒地,力求上进的,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朝事一片混乱。

    随着一批批各地遴选的童女入宫,淳和帝更是沉迷在玄朴道长所说的阴阳交合,延年益寿中,就连妻妾至亲平素都难以见到了。

    甘泉宫是除了皇后住的凤仪宫之外,后宫最大的一座宫殿了,内有房间无数,富丽堂皇。当年陈贵妃初升贵妃位时看中了这处,想要入住,奈何淳和帝没准。

    而如今甘泉宫中却住上了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从各地遴选来的童女。

    连日来这里已经成了淳和帝的温柔乡、享乐地,淳和帝几乎一天到晚呆在这里。

    不过刚刚初冬,天气并不十分冷,主殿的火墙已经烧起来了,烧得这殿内温暖如春。

    殿中的女子一律穿着轻薄的纱衣,白腻腻的肌肤在纱衣下若隐若现,敞开的衣襟使里面小衣几乎无遮无避。

    这些女子都十分年幼,大的不过十三四岁,豆蔻初开,那小小的胸苞尚未完全成熟。小的八九岁,身体一马平川,没有起伏,还是幼女的模样。

    当细看脸孔,一个个虽然稚嫩,却春兰秋菊,各胜擅场,各自有各自的美,各自有各自疼人之处。

    殿中铺着一张硕大的波斯地毯,其上连绵的花开富贵图案色泽亮丽,鲜亮的红黄色衬得满殿光彩灼灼。

    毯正中又铺着锦褥,摆放着柔软如云的迎枕。淳和帝赤着胸膛,腰下随意挂着条黄绫绸裤,外面斜斜搭着一件中衣,半躺半靠在迎枕上。

    一屋子的女孩子围着他转,有的端着酒喂在他唇边,有的用小小的竹签扎着块果子等着他随时享用,还有的拿着帕子,是时不时擦一擦他嘴角沾上的汁液。

    这些女孩子其实也并不是所有的都努力靠近淳和帝,若仔细看,靠近淳和帝的年龄都偏大些,外围的更年幼。

    淳和帝怀里抱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这女孩子体态微丰,一身肌肤细白如雪。鹅蛋脸盘儿,眉眼儿斜斜上挑,双眼似汪了一滩水,这般小小年纪已经透出几分妩媚妖娆来。

    淳和帝一只大手探进她薄纱下的小衣里,一只手揉捏着丰软,唇凑在她耳边调笑,“柔儿真不愧叫柔儿,身子软的跟天上的云似的,朕真是爱不释手呢。”

    淳和帝边说着,手上一个使劲,那柔儿忍不住蹙紧了双眉,细细抽气,娇声道:“哎呀,疼!皇上轻点儿!”

    “轻点儿吗?”淳和帝笑着越发重重揉捏,嘴里道:“柔儿小妖精,这样是不是更舒服?”

    十三四的年龄,身体刚刚开始发育,还未完全长成,那娇嫩的花苞平素挨着碰着就会疼痛,哪堪这般毫不怜惜的磋磨?

    只不过身边的人性子阴晴不定,前一刻还是天朗气清,后一刻便是骤雨雷鸣,柔儿虽连日得宠,也没敢轻易造次,再痛也咬唇忍着。

    淳和帝没看见柔儿难受痛苦的表情,有些意兴阑珊,一根柔荑递过来一杯美酒,淳和帝低头饮一口,眼光在殿里四下搜寻。

    被那双眼睛看到的女孩子不约而同缩缩身子,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一般,努力把身体往同伴身后藏。

    蓦地,淳和帝看到人后一个小小身影,惊鸿一瞥间,大眼儿如幼鹿般纯净,又如幼鹿般仿佛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惊起逃命,被他的目光一看,急急慌慌垂下头去。

    纤细柔弱的仿佛雨中半开的丽春花,一丁点儿风吹雨打就会被摧残零落。

    淳和帝歪了歪脑袋,又挥手让挡住那小女孩的人往一旁让让,招手道:“你,过来!”

    挡在前面的女孩不知所以,身体抖了一下,急忙起身颤着嗓音道:“是!”

    淳和帝浓眉一拧,厉声喝道:“不是叫你,滚一边去!”

    那女孩闻这一声反倒如释重负,忙倒退着乖乖往旁边让了让。

    淳和帝再次向那小小的女孩子道:“过来!”

    这次的声音带上了几分不耐烦。

    女孩抖着嗓子,小着声音应道:“是,是!”

    撑着地面想爬起来,可能太过紧张,爬了一半竟又软手软脚滚在地上。

    柔儿双目中满是忧色,看着那女孩子实在怕的不行,身体抖得筛糠似的,接连两次都没能爬起来。她忍不住双手在手心掐了掐,使劲咬咬双唇,强笑着握住淳和帝的手臂,腻声道:“皇上,柔儿来陪您可好?柔儿不怕痛……”

    到底年龄还小,没经历过什么事情,想做出邀宠的样子,做出来的却怎么都不像那回事。

    淳和帝先前还将人抱在怀里揉捏,此时却完全不耐烦,一把扯回自己的手臂,看都不看柔儿一眼,眼睛须臾不离那女孩儿身上,喝道:“滚一边去!”

    柔儿一颤,再不敢缠上去,膝行倒退着向后,双眼却怜悯的偷偷望着那女孩子,心道,弯弯,姐姐帮不了你了。

    她和弯弯一起从清源府出来,她年纪最大,弯弯年纪最小,跟她家里的幼妹一边大小,她把这小兔子一般胆小的女孩子看作自家妹妹来疼,照拂了一路,实在不忍心她受苦。

    淳和帝一反常态的有耐心,双眼盯着那廋弱的女孩子。淳和帝有如实质的目光令弯弯站不起身,只得手软脚软在毯子上缓缓往前爬行。

    那速度堪比蜗牛,淳和帝却双眼放光,神色露出极度兴奋,他甚至舔了舔唇,如同饥饿的狼终于看到食物。

    再长的距离也有爬完的那一刻,何况这距离着实不算长。弯弯终于爬到了淳和帝脚边,她的鬓角已经汗湿,撑在毯上的手臂在不停打颤,实际上她全身都在微微打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