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55章 骚包陆公子

时间:2018-04-07作者:晓色初开

    ..异世异人行

    陈千里出了京,洛明光也舒了一口气,这段日子为了躲陈千里,她装病窝在府里,好久没出门了,着实有些憋得慌。恰好逢着重九日,她也终于可以出门放风了。

    那日长公主府认亲宴,忘机公子的未婚妻陈颐替陆忘机邀请洛明光重九日外出会面,洛明光当时答应那日回去接陈颐同行。

    去接陈颐也是为了避免和洛明玉同行,节日里家里上学的兄弟姐妹们都放了假,也是要在节日里出门游玩的。

    男孩子们自不会和女孩同行,但家里女孩子们却是要一起出去的。

    洛明光实在烦洛明玉,自打那天在长公主府洛明玉明哲保身后,洛明光看透了她的为人,实在不愿多相处。那日因为去褒国公赴宴的事情好不容易跟她闹掰了,谁知道事后人家没事人一样再次牛皮糖一样粘上来,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叫洛明光十分的烦。

    但洛明玉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发的,言道自己和陈颐原本也是相熟的,定要和洛明光一起去接人。

    还好沐昀这时候上门来接洛明光,他今日奉了乐阳长公主个的命令,带妹妹玩来了。

    同行的还有褒国公世子商昶。

    洛明玉更加不愿放弃这个机会,却被沐昀说了一句:我们兄妹一起玩,带着外人不方便。

    一句外人将洛明玉说的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只好咬着唇看他们一起离开。自家人面前不要脸无底线,外人面前,特别是权贵男子面前,她还是要几分脸皮的。

    沐昀因要接洛明光,所以是带着马车来的,他自己和商昶却是骑马。到了陈府门外,洛明光要求和她们分开走。

    沐昀和商昶都是尚未及冠的年轻人,爱玩爱闹,带着个女孩子难免玩的不痛快,再说她们跟陈颐又不熟。那日观陈颐的举止,明显家教很严的样子,怕是对于和陌生男子同游这件事排斥。

    沐昀见洛明光坚持,她身边带着风十四娘,安全无虞,也就同意了,把马车给她用,相约完了会去凌云阁接她,自己和商昶两人骑马走了。

    陈颐早做好了准备,所以没费什么事就接到了人,两人同乘了洛明光的马车。

    一路上车马如流,都是向着城外而去。

    大齐人一年能够玩乐的日子不少,一年开头有上元节看花灯、三月三踏青、端午节赛龙舟、中秋节赏月、重九节登高……每个节日有每个节日的主打玩乐项目,每个节日有每个节日的固定去处。

    例如重九节,大家要去的就是城外太康山。

    太康山上有上阳宫,就是上清宗下院,属于上清宗的分支,已在京城立足百余年。

    紧邻上阳宫的就是凌云阁,凌云阁不是单独的阁楼,而是包含吃住一体的大片建筑群。内有十层高阁,就是凌云阁了。站在阁顶,脚下美景一览无余,成为重九登高人们必去之地。

    凌云阁相传是前前前朝时期,一位公主因为心爱之人在上阳宫出家入道,所以在毗邻之地建了这凌云阁,以便能够站在高处眺望隔壁的心上人。

    后来饱经乱世,凌云阁几易其手,到了大齐朝时落到一名商人之手,把其改造成休闲胜地,里面原有建筑都被做成客房、客院为游客提供休息场所。

    近些年更是成为人们重九登高的好去处,每到此时,客房价格上涨十倍,仍需提前许久预定,用日进斗金形容都嫌不足。

    洛明光自然没有能力提前预定,在她进京之时房间早已定完。

    但赵衍提前几日已经把订房的花牌送到她手上了,他不能明着陪她,让她舒服点还是可以的。

    马车到了山下,已是无法往上走,大家都是弃车徒步。

    所谓登高,不就是需要亲自去爬一爬山才行。

    山脚下自然已经停了许多辆马车,来的晚的只能远远停着,走更多的路。

    两人下车时远远看见陈澄澄和陈冉冉一起从马车上下来,因为褒国公太夫人生辰那天的风波,洛明光没打算等她们过来寒暄,扫了一眼便当没看见,和陈颐一起往山上去,对方大约也没看到她们。

    往山上的路,前段山势较缓,爬起来并不十分费力。

    洛明光还好,从小长在山野,蹬这点山不在话下。陈颐端庄安静,养在闺中很少出门,将将走到凌云阁门前,已是气喘吁吁。

    风十四娘一项神出鬼没,也不知跑哪去了,洛明光也不管她,左右只要有事她就会出现。

    顺着缓坡爬到半坡,遥遥望见凌云阁的大门和碧瓦红墙,门前站着一人,衣冠如雪,襟带当风,被身后艳丽的色泽一衬,风姿之佳,直如纤尘不染的世外琼树仙葩。

    陈颐只一眼就晕红了脸颊,脚下一停,下意识取出袖中的帕子沾沾脸上的薄汗,再抿抿鬓发。

    陆忘机微微笑着看着二人越走越近。

    “忘机公子穿的这么骚包,是担心我们看不见你吗?”洛明光未近前先打趣一句。

    “咳咳……”陆忘机咳了两声,笑着摇头:“在下未婚妻子面前,洛姑娘好歹给在下留几分薄面。”

    陈颐的一张脸更红了,垂眸不敢看他,屈屈膝算是见礼了,道:“劳您久等了。”

    “没有,我也刚到。”陆忘机微微前身回礼道,然后问洛明光,“可有去处?如果两位不累的话,咱们边走边说?”

    他说着伸手比了比旁边的山道。

    洛明光再次心道这人白瞎了一副神仙般的外表,就不是能体谅女孩子的,没见陈颐都出汗了吗?

    “先歇一歇不迟,”洛明光晃晃手里的花牌,“我有去处,咱们先去喝喝茶,休息一阵。”

    陆忘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三人于是走进洞开的大门。

    门口一列小厮站着迎候客人,洛明光取出花牌递给迎上来的小厮检验。

    花牌是进入里面的凭证,预定客院时每位客人会发下一张花牌,作为凭证,凌云阁认牌不认人。

    那花牌是银质的,正面刻着镂空的一朵半开的荷花,提着一行小字:月下菡萏,就是代表这银牌的主人预定的是菡萏院。

    每块银牌上刻着的花卉都不一样,对应的院子也不一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