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54章 不破不立

时间:2018-04-07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洛宴斋的人品赵衍着实不敢放心,一旦知道陈千里看上了他女儿,恐怕就算对方要纳妾,若非顾及乐阳长公主,恐怕会屁颠屁颠把女儿洗剥干净给人送去。

    罗克用只好站起来抱拳应是,心中着实不敢苟同,一个女子罢了,世子爷为了她不惜大动干戈,真是失了冷静了。

    自古美人关,英雄冢,这话诚不我欺也!

    “属下这就去安排!”既然事已经成定局,他也不再磨蹭,早把事情解决了,爷也好安心处理大事。

    ********

    洛宴斋不知怎么欢喜才好,礼部尚书韩汲的内眷虽然自打来了一次洛府后再没下文,但近日京中传言,海陵侯府的大公子,陈贵妃的亲侄儿,晋王殿下的表兄,竟然对他的女儿有意,还当街拦着马车要送礼物!

    自打女儿进京,好事一桩接着一桩,洛宴斋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自己有时候想想,恨不能抽自己几巴掌,若早点找回来不是不用这么多年郁郁不得志了么,会不会早就位列九卿了?

    洛明玉却是嫉恨的要死,她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乡下回来的泥腿子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道,认了长公主为义母还不算,现在就连身份那么尊贵的千里驹都看上她了。

    咬牙切齿恨过之后,想想不行,还得跟她打好关系,哪怕有一次跟她出去的机会也好呀!

    忍着心头滴血,武装着笑脸时不时去时晴轩坐坐。结果洛明光实在不想跟人虚以委蛇,每以练字避开。

    过了两日洛宴斋在街上“偶遇”陈千里,两人“相谈甚欢”,洛宴斋邀请陈千里去府里做客。

    虽然他那女儿坐没过久就因为弄洒了杯中茶水,溅湿裙摆回去更衣,但陈大公子丝毫没有半点恼意,十分包容。

    之后接连跑了两趟,每次来都要买上许多礼品,给二丫头的首饰衣料,小玩意儿就不必说了,家里上至老太太,下至最小的小七丫头都有礼物,且话里话外透着会帮助他调职的意思。

    洛宴斋兴奋的接连几夜睡不好觉,果然没几日他就接到吏部调令,从此离开冷板凳似的詹事府,去了通政使司。虽然还是正五品,但通政司可不是詹事府那等冷衙门可比的,等成了陈大公子老丈人的那一天,还怕爬不上通政史的位置,成为大九卿的一员?

    洛宴斋越想越美,对于给他带来好运的二女儿,简直不要太好,祖宗一般供着。

    唯一不怎么满意的,陈大公子邀请两次,二丫头总是身子欠安,没能跟陈大公子出去培养感情。他歉意连连,陈大公子却十分包容,反倒劝他不要勉强二丫头。

    洛宴斋如坠云端,意气风发的日子里,太平府突然传来急报,当地鸡鸣山盗匪不知抽什么风,趁着太平府刚闹过洪灾,装作流民混进府城,杀了驻守官兵,打开了一座大粮仓,引得四方饥民来抢,将一座偌大粮仓抢的一粒米都没剩下。

    不仅如此,还趁乱杀了一名前去阻止的都指挥使同知。

    朝廷得到邸报,淳和帝震怒,兵部侍郎虞清江当堂举荐千里驹陈千里赴太平府剿匪。

    淳和帝立刻就同意了虞清江的奏请,点了兵马交于陈千里,令其即可启程剿匪。

    陈千里这一去不是几日之功,怕会耽搁几个月,洛宴斋十分遗憾的想,两家的婚事近期不可能定下了。

    想了想又劝自己,陈大公子对他女儿不是一般的上心,他这便宜泰山老大人也跑不了,晚点就晚点吧!

    赵衍的人暗自盯着陈千里带着人手出了京城,才回复禀告。

    松风管着追踪刺探,禀报完今日的事情退出门去,迎面碰上拙山大踏步进来,顺口问一句:“宫里有消息了?”

    他知道拙山最近在留意宫里的消息。

    拙山点点头,神情有些说不出的沉重,径自与松风擦肩而过,进入房里。

    给赵衍磕头请安后,站起身语气凝重的道:“爷,昨日杜得用从宝灵府回来了,打着充实宫掖的名头,把遴选来的三十五名童女送进宫中,昨夜……”

    拙山把拳头握得咯嘣响,“……临幸一个九岁的小姑娘……”

    罗克用放下手中的杯子看过去,摇了摇头叹道:“还是个孩子啊,怎么下得去手?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赵衍面无表情敲着桌子,“从他派人遴选童女那日,你不都知道他要做什么,有什么可惊讶的?”

    拙山接口道:“爷,您不知道,他简直……简直不是人!那女孩子半夜就被折腾的没气了,范百户传来消息说……送往化尸场的一路上都有滴落的血,他的人冒险凑进去看,浑身都是青紫伤痕,没一处好肉……”

    “畜生不如!”罗克用再次摇头叹气,给了四字评价。

    “爷,去清源府遴选童女的也快要回京了,都还是孩子,咱们能不能……”拙山犹豫着,他着实不忍心看那些枝头初绽的花苞似的女孩子被那样一个畜生糟蹋,折磨致死。

    赵衍面容沉静,却不开口,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罗克用不认同道:“咱们能做什么?半道把人放了?就算咱们杀了随行官兵和遴选太监,放走那些女孩子,她们又能去哪里?这世道,若落入歹人手里还不如进了宫。”

    “能不能……能不能分点人手送她们回乡……”拙山有些底气不足,呐呐道。

    “嘿!你觉得咱们现在能分出人手来?”罗克用反问道。

    拙山沉默不语,京城里到处都要用人手,已经捉襟见肘了。

    “不破不立,世道乱了索性就让它更乱,烂到不能再烂,才能再建一个新的世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必然要有牺牲,需要无数条性命去填。甚至你的、我的、亲人们的,一时心软救得了少数人,救不了天下苍生。”罗克用的声音冷酷的,不含任何感情的道。

    妇人之仁无济于事,再者他们能救得了这一批,还会有下一批,难道能舍弃大业专注这件事?

    拙山无言以对。

    赵衍颔首不语。

    成功的道路历来都是血肉和泥,尸骨堆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