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49章 我乡下来的,气量小

时间:2018-04-05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陈澄澄似乎才想通了其中关节,轻掩小口“啊”的一声轻呼,指着洛明光头上的骨笄:“洛二姑娘这件骨笄上次好像就戴过了!”

    众女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柴子华没心没肺惊呼:“是呢!我上次好像也见过!”

    齐愉撇嘴道:“人穷就不要来大家面前碍眼。”说着去观察赵衍的脸色。

    陈冉冉听在耳中暗自思量,当日落霞明明听陈希希说了赵世子和洛二关系亲密,这么久了居然能沉得住气,还没开始整治洛二,反倒把陈希希赶回青县,是不是中间又出了什么变故?

    她又看看赵衍的脸色,只见他十分厌恶的看了眼陈澄澄和齐满意。

    陈冉冉耸然而惊,即便他跟洛二没关系,但若在他面前表现的尖酸刻薄,岂不令他厌恶?

    有这个认知,老老实实只看热闹,没敢落井下石。

    沐昀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看一眼赵衍,再看一眼面色平静的洛明光,一声冷笑,也没替她怎么操心,他家妹妹看似无害,但哪是那么好欺负的!陈澄澄和齐满意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找死!

    洛明光笑笑,丝毫没有羞恼:“是啊,我家爹爹两袖清风,家里是不怎么富裕,比不得两位。这骨笄不仅上次戴了,我还天天戴呢!”

    洛宴斋:两袖清风?有吗?特么老子老脸通红。

    就是说他家爹因为两袖清风所以她才这么节俭,“比不得两位”,那么你们两位的富裕是不是家里老子贪墨了呀?受贿了呀?抢占民脂民膏了呀?洛明光这话昧着良心把她家老爹夸了一通,还顺道暗示陈澄澄齐满意的爹不清廉。

    陈齐二女相视一眼,原来这娇滴滴软绵绵的姑娘并不像表面这么好欺呢,还会玩话里藏话的把戏,这真是从乡下回来的?

    迎着别人窃窃私语若有所思的目光,洛明光半点没有羞耻感,“不过我们洛府虽不富裕,但义母送了许多首饰,之所以日日戴这骨笄,那是因为这骨笄是我去世的师父遗赠,非寻常首饰可比,我日日戴着也是一种念想。”

    众女立刻不好了,头上戴着一个下世之人的东西真的好么,怎么感觉这么慎得慌,洛二姑娘不膈应吗?

    去世长辈给晚辈留东西常见,一般做晚辈的会收起来做个念想,很少直接使用。

    陈冉冉只看着她们闹,一句话都不多说,赵衍毕竟跟洛明光同行一路,就算没有陈希希所说的那样亲密,好歹也有些同行的情谊。她若跟着落井下石,赵衍怎么看她?旁边的赵玉京怎么看他她?

    这两位可都是京中炙手可热的权贵公子呢,无论嫁了哪一个都足以让人嫉妒到眼红。

    齐愉才不管洛明光怎样,幸灾乐祸看着,还跟赵衍道:“乡下来的真是百无禁忌!”

    赵衍看过来,眼神微冷,却什么都没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陈澄澄双眼一闪,嘻嘻笑着,一只手飞快抽下洛明光头上的骨笄,状似玩闹的道:“我看看,什么宝贝让洛二姑娘这么珍视?”

    洛明光半点没为她的孟浪而恼怒,看着把骨笄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陈澄澄,等她翻够了才慢腾腾道:“这骨笄相传乃上古凶兽牙齿所做,有吞噬邪祟之能,传到我那位长辈那里已经不知多少年多少代了,日积月累下来阴灵缠绕,最是凶厉不过,凡人若不小心拿了,可是要被凶厉之气所伤的,陈姑娘还是小心着点。”

    也不知是她慢腾腾的态度太过淡然,还是眼中神色过于认真,也或许是受这话的暗示,陈澄澄突然觉得拿在手里的骨笄变得冷气森森,似有一股凉气透过手指直往身体里钻。

    她心里有些发毛,挂在脸上的笑容微微发僵,不愿输了阵仗让对方小瞧,装作不在意奚落:“洛二姑娘真会说故事吓唬人,还上古凶兽,史书可没记载过。满意你也看看,不是什么畜生的骨头做成的吧?洛姑娘倒当成宝了。”

    她说着故意发出讥笑声,顺手把骨笄递给齐满意。

    齐满意接过去在手里上下颠倒几下,啧啧笑道:“这不能怪洛二姑娘,估计在乡下时也没见过什么首饰,有根畜生骨头做的首饰就当宝了。不过咱们也算是孤陋寡闻,这么简陋的首饰可真没见过,来来来,大家都过来看看,开开眼界。”

    “这位胖姑娘起码的尊师重道都不懂,的确挺无知的!”

    突然有道清清冷冷的声音接话道。

    众女循声看去,发现说话的竟是顺义王世子,只见他一双眼淡淡看过来,居高临下的一眼,满满的漠视。

    齐愉拍手而笑:“衍哥哥说的对,齐姑娘是挺胖的。”

    上次因为海陵侯府的事情,齐愉被淳和帝禁足,如今刚刚解禁,心里对海陵侯府正恼火呢,即便不喜欢洛明光,却更不喜欢海陵侯府的人,连带跟陈澄澄交好的齐满意也不喜欢起来。

    所以能落井下石一句自然不会错过。

    原本被齐满意招呼的众女的脚步顿时迈不起来,赵世子这话的意思她们都懂,人家师父留的遗物,被你拿来嘲笑,的确是不懂得尊师重道。

    再者在两大美男面前,女孩子们下意识要保持自己好的一面,若叫人觉得她们品性低劣可就不好了。

    洛明光险些笑喷,她衍哥这毒舌的属性许久不见,她都要忘了,原来还在呀!还有落霞公主的助攻,她倒是能理解一二。

    齐满意也不算胖,只是身材略丰,脸盘儿有些圆润,自己本来就对自己的身材十分介意,被赵衍这么当众叫一声胖姑娘,落霞公主肯定一句,一时只觉得全身的血气直往上冲,一张脸登时红得要滴出血来。

    陈澄澄和陈冉冉姐妹二人则是飞快看一眼赵衍,再看一眼洛明光,心里猜测赵衍这么维护洛明光到底是什么原因。

    赵玉京看看四周,心道洛姑娘被人嘲讽,那女魔头怎么没出现教训这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姑娘。

    齐满意恼羞成怒,这时候她反倒不愿退避,恨意上来,越发要折辱洛明光,忍着羞臊,冷笑着举起骨笄:“什么师父送的?大家过来看看,别不是教导洛姑娘打柴的师父送的吧?用的什么骨?狐狸的,还是什么狼啊狈啊的?”

    这是既讽刺洛明光生的狐媚,又连赵衍一起骂进去了。

    因为赵衍和赵玉京再旁边看着,大家都没好意思迎合齐满意,只有柴子华伸手就要抢骨笄,“我也看看什么样。”

    这姑娘只是性子直,倒没恶意,洛明光不想她受苦,伸手就要半道截回,哪知手伸一半,中途被人截了胡。

    旋即一男子的声音含着薄怒,“够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洛二姑娘幼时被拐已经够可怜了,你们非但丝毫没有同情心,还拿来说笑,太过分了!”

    那边射柳的公子们被这声音一吼把视线引过来,却见陈千里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

    陈千里手里拿着从齐满意手中截过的骨笄,眼光冰冷瞅她一眼,面向陈澄澄寒着脸一瞪。

    齐满意被这一眼看到如坠冰窟,先前似要滴血的脸霎时惨白。

    陈千里双手捧着骨笄向洛明光道:“真是对不住了姑娘,舍妹顽皮冒犯了姑娘,在下代她跟姑娘道个歉,不知能否帮姑娘插上?”

    赵衍方才注意力在洛明光身上,没有看到陈千里什么时候过来的,此时见陈千里的作态,握着的拳头越发的紧,绷着脸看看沐昀,头微微一撇,示意沐昀去帮洛明光解围。

    陈澄澄手上依旧残留着方才凉气透骨的感觉,双手不自在的相互搓搓,心里像爬了只毛毛虫,刚才一直顾着膈应,也没顾上跟齐满意搭档,更没在意兄长下她的脸。只是对兄长的态度感到十分诧异,她家兄长什么时候这么正义感爆棚了?可真叫人稀罕。

    再看看陈千里看向洛明光那灼灼双眼,突然有些明悟,这位洛二姑娘生的娇美无双,一腔声音又甜腻娇软,的确是男人们喜欢的类型。

    因有了这个明悟,也不觉得手上凉了,只两眼放光看着两人,若能把这位长公主的义女弄到府里做妾就好看了。

    都在京城贵族圈里混,迟早要遇到陈千里,洛明光也没在意,一只手从陈千里手上拿起骨笄,边道:“不敢劳烦。”

    陈千里失望的收回手,手掌抓握几下,似乎方才她的指尖接触的地方余温犹存,直叫人一颗心都跳起来了。

    他满心欢喜,他今日原本抱着试试运气的念头而来,几乎将褒国公府的园子走了一遍,好在运道不错,终于叫他找到了她。天知道刚才看到她的一刻心里有多么兴奋,他远远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家妹妹正和齐姑娘再欺负她,急忙过来做护花使者。

    “二妹不懂事,姑娘别跟她一般见识。姑娘若不弃,可否随在下走走?这园子里的花开得还不错。”陈千里笑的和熏异常,眉目都舒展开来。

    齐满意又是羞臊又是难堪,陈家千里驹什么时候这么折节弯腰过?她为了接近他在陈澄澄身上下了多少功夫,多少次被她坑都佯作不知,却从来没换的他半分眷顾。而今更是在他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

    别人心里多少内心独白洛明光不知,只欠欠身道:“抱歉……”

    她的话被打断,沐昀溜溜达达过来接口道:“不方便!我妹妹是个女孩子,不方便跟陈大公子一起走。”

    陈千里好脾气的笑笑,冲沐昀欠欠身:“世子所言极是,是我孟浪了。”回头冲洛明光拱拱手:“冒犯洛姑娘了,在下给姑娘赔个礼,姑娘原谅则个。”

    说罢,依旧微笑着向沐昀道:“方才射柳是谁赢了?有彩头吗?要不我也玩一局?”

    沐昀摆着手骇笑:“可别,千里驹在此,我们这些小打小闹哪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两人边说边笑,朝着射柳的人群走去,仿佛多年至交好友一般。

    陈千里强忍着回头看洛明光的冲动,劝自己,今日知道了她的身份,今后有的是机会接近,不在这一时。

    赵衍盯着陈千里的背影,恨不得用眼光将他洞穿。

    陈澄澄仿佛忘了先前的二人的摩擦,笑的如春花烂漫,挽住洛明光的胳膊,亲亲密密道:“刚才我就是跟洛姑娘开个玩笑,你不会在意吧?你若是介意,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说不定哪天咱们就是自己人了,想必洛姑娘一定不会计较我的鲁莽。”

    洛明光挑眉看她一眼,特么话里有话什么意思,鬼才跟你自己人!

    把被挽着的手臂抽出来,认真道:“不!我乡下回来的,没读过书,也不懂得什么宽宏大量,所以,陈姑娘,我真挺计较你的鲁莽,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明明心里讨厌还非要装作好姐妹一般,说真的,我挺恶心的。”

    陈澄澄闻言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乡下姑娘不按套路来,说好的故作亲密呢,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回过神来立刻恼了,本姑娘还没先翻脸,这泥腿子倒先翻脸了!

    因为是晋王表妹的关系,京城哪个姑娘不给几分面子,从来没人敢当面打她的脸,今日偏被一个乡下泥腿子当面奚落,她的脸登时就阴了下去。

    旁边的女孩子们也被这变故惊着了,顿时齐齐消声,大家惊诧的看着洛明光,这姑娘也太胆大了点,估计是刚从乡下那地方回来,不知道海陵侯陈家的强势。虽说认了乐阳长公主做义母,但义母毕竟不是母亲。

    陈澄澄一张俏脸上如罩寒霜,一贯的云淡风轻和稳操胜卷的神情都收拾的干干净净,冷冷笑道:“呵,胆子不小,敢跟我这么说话,以为仗着长公主的势就高人一等了?再怎么人模狗样,还不是低人一等的贱货……”

    赵衍刚把一双眉毛蹙起,陡然眼角青影一闪,突然一阵风拂过,“啪”得一声响,陈澄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陈澄澄抽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脸上登时高高鼓起,人也蒙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