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47章 人家的脸皮,得学

时间:2018-04-03作者:晓色初开

    ,!

    到了褒国公太夫人生辰这日,乐阳长公主带着洛明光去褒国公府赴宴。

    因褒国公府这样的人家门第原本就高,太夫人又是舞阳长公主的婆母,所以这日倾半城权贵,能到场的都到场了。

    宫里淳和帝专程赐了寿礼过来,太后也让人送来一部手抄金刚经,从皇后娘娘以下妃嫔各自都有寿礼,给足了褒国公太夫人面子。

    其实每次宴会,开心的都是年轻人,大家聚在一起玩闹,暂时抛下恼人的课业,找三五闺蜜聊一聊,或和心仪的异性见见面,聊一聊,都是叫人欢喜的事情。

    对于各家长辈来说,各有不同,有人想借着这机会攀一攀权贵,有人则挺烦这种应酬。

    但无论欣喜还是烦恼,都避免不了。

    乐阳长公主到的算是迟的,没办法,身份高不端着点哪行。所以她们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到吉时,马上就要开始拜寿了。

    两人被前呼后拥迎进门去,洛明光磕了头就被带到小姑娘们一处坐着,由褒国公府二爷之女商茗接待。

    上次乐阳长公主府的认亲宴,因为洛明光是文官之女,所以还邀请不少文官家的女眷,但褒国公太夫人寿诞,来往的都是勋贵家女眷,极少数是和褒国公府来往密切的或沾着亲带故的文官女眷。

    洛明光大多数都见过,但跟人不熟,也不是热情性子,许多人虽看长公主的面子对她还算和善,其实内心并不十分认可她这个泥腿子,她心里是知道的。

    她有自知之明,才不会上赶着往上凑,直微笑坐着。

    好在方坐了坐,吉时已到,亲眷们去褒国公府的主厅拜寿,客人们就不需要在花厅拘着了。

    卢筱筱叫沐昀一声表哥,其实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老靖国公妻子早亡,被淳和帝强迫着续娶了寿康大长公主,所以寿康大长公主是先褒国公的继母,所以靖国公名份上是乐阳长公主的表兄,靖国公的子女是沐昀的表兄弟表姐妹。

    虽说没半点血缘关系,但礼法如此,任谁也得遵从。

    褒国公太夫人则是老荆国公之妹,荆国公的姑母,卢筱筱的姑祖母。

    彼此沾亲带故,卢筱筱既受姑祖母托付帮忙招呼各家姑娘们,又受沐昀之托照应洛明光,所以当仁不让招呼着洛明光和大家一起外出。

    那日商昶帮着沐昀待客了,所以今日沐昀也充作半个主人帮忙待客。

    保国公府可比乐阳长公主府强多了,虽然褒国公只能有舞阳长公主一人,而舞阳长公主仅生商昶一个。但褒国公还有弟弟,弟弟们有子女,所以待客的人自然不缺。

    拜完寿,沐昀和商昶从拜寿的大堂出来,边走边聊,商昶大大咧咧道:“昀哥,今日咱妹妹头上那根骨笄好像都戴了许多次了,姨母也不提醒妹妹换一个,次次出门都戴着同一件首饰,也不怕人笑话。京中的姑娘们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被她们发现还不知道说什么难听话呢!”

    沐昀哼哼两声,“你懂什么!那骨笄可不是次次出门戴,而是天天戴。那可不是凡物,你别看它不起眼……”

    “有什么稀奇的,不就是根骨头做的首饰吗,难道还是人骨做的?”商昶随口道。

    “你小子没见识,我也懒得跟你说,那骨笄听说是上古神兽的牙齿做成,就是把全天下的首饰加起来也没它贵重!”沐昀道。

    骨笄驱邪辟秽,降魔伏妖,岂是凡人肉眼能看得出来的?因关系重大,也不多跟他解释。

    “昀哥你骗我的吧?就那不起眼的骨笄,是上古神兽的头骨做成?还上古神兽,到底存在过没有还另说。”

    “爱信不信!你可以不信,但这话可给我烂在肚里,不准在外胡吣……”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陈澄澄和齐满意从旁边的假山后闪出来,相视一眼,彼此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因为上次乐阳长公主府发生的不愉快,两人远远见到商昶和沐昀过来,提前避开了,没料到还会听到这茬。

    两人兜兜转转,在院子里寻找洛明光的影子。

    找到洛明光的时候,她身边的卢筱筱不知哪里去了,她正一个人临水而立。

    风吹过她的衣襟,衣袂共裙裾飞舞,被裹紧的身姿纤细曼妙又玲珑有致,一头青丝在身后飞扬起来,即便被吹的四散飘舞,却不减其直欲乘风的美感。

    她似乎被两人的脚步声惊动,回眸看过来,那一瞬的风神,竟是叫人无端生出自卑来。

    两人同时掩下嫉恨的眼神,抬脚走近。

    “洛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何不去跟大家一起玩?”陈澄澄扬起笑脸道。

    洛明光眼中诧异一闪而过。瞧这语气多熟稔,仿佛长公主府的摩擦从没发生过似的。

    下意识就想揉揉脸,人家这脸皮,她真的好好学学。

    不过虚情假意么,她也会。她也笑得毫无芥蒂,“我就随便走走,看看景儿。”

    “一个人多没意思,”齐满意温和的小白兔似的:“洛姑娘怕是人不熟,不好一起玩,走,我带你去找找她们,大家一处玩才开心。”

    “多谢了,”洛明光再次笑笑,两人摆明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态度,她懒得跟她们费脑筋呢,她怕这二位动歪脑筋她会忍不住收拾她们,“两位姑娘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看看景。你们看,这残荷还怪有趣的,可惜我不会丹青,不能把留得残荷听雨声的美景画下来。”

    齐满意眼中不耐烦的神色一闪,这破荷叶有什么可看的,褒国公府也真是,天气凉了也不把残荷拔了,留着叫人看了膈应。

    旋即收拾了神色,又笑道:“洛姑娘这点面子都不给,是不是还记着那天的事?不都过去了,我们也受到惩罚了,洛姑娘不会是不想原谅我们吧?”

    妈蛋,摆出一副狼外婆的嘴脸还放不下身段,把心胸狭窄的帽子往她脑袋上扣!真是欠收拾呢!

    陈澄澄笑的无比真诚,接着齐满意的话道:“是啊洛姑娘,那天是我们的错,不该没看清楚就乱说话,洛姑娘就大人大量原谅我们这一遭,今后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这样多生分,你说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