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37章 昭阳之死

时间:2018-03-30作者:晓色初开

    ,!

    “淳和三年……”赵衍盯着赵玉京的双眼接着道:“昭阳长公主进宫看望华太妃,被陈贵妃招进自己宫中,在茶水里下了药,送上了皇……”

    赵玉京手中的杯子“啪”一声重重放在桌上,厉声道:“别说了!”

    昭阳长公主和淳和帝有着兄妹名分,实则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虽则如此,毕竟明面上是兄妹,且已嫁人生子,这份羞辱哪里能够承受得了!

    “昭阳长公主不堪其辱,事后触柱自尽。陈贵妃掩下事情真相,伪称昭阳长公主是在台阶上踩空,摔下去磕破了脑袋过世的。华太妃苦心孤诣查出真相,设法送出柳琴报信……”赵衍的声音依旧不疾不徐讲述着这惊世骇俗的真相。

    当年昭阳长公主风华无双,淳和帝一直有觊觎之心,那时刚登基没多久,还十分注意名声,碍于兄妹名分没有做什么。陈贵妃对淳和帝的心思却是知之甚深,那时候正逢其妹小陈氏对勋国公一见钟情,非他不嫁。

    陈贵妃于是想出了这么一招一石二鸟之计,让淳和帝和小陈氏都心愿得尝。

    这么龌龊的一件事,陈贵妃自然要百般遮掩。但华太妃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可能相信女儿无缘无故摔死呢?跟着伺候的难道是死人吗?何况当时昭阳长公主一死,身边伺候的立刻全部赐死,她连个审问当时情况的人都没有。

    华太妃见惯宫中龌龊,立刻意识到女儿的死有隐情。她也是个能隐忍的,当时什么也没说,后来却多方安排人手暗自查探,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查清了真相。

    太后亲手把淳和帝养大,拱他上位,还落了个娘家人被逼回祖籍的下场,何况她一个太妃?在皇上眼里就是一个吃闲饭的,她在宫里势力有限,无法替女儿报仇,所以故意做作,那段时间发落许多宫女,趁机将自己的心腹柳琴也弄出宫去,传达女儿死亡的真相给勋国公。

    昭阳长公主个和勋国公夫妻情深,甚是恩爱,就算他没能力为妻子报仇,也需知道妻子的真正死因。

    “叫你别说了没听见吗!”

    赵玉京再也无法忍耐,将杯子往地上使劲掷出,摔得碎瓷四溅。

    厢房中风十四娘和洛明光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一个道:“衍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另一个瞬间欺进房里,冷着脸道:“赵衍,你可别欺负他,有我在呢!”

    赵玉京双目赤红,眼光从风十四娘脸上扫过,平素的温文儒雅不知去了哪里,那神情煞是骇人。

    风十四娘不由一愣,话就没再继续。

    “你打听这些作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赵玉京看赵衍的眼光像看杀父仇人。

    赵衍起身安抚洛明光:“乖,去吃你的饭,我这里没事。”

    回头意有所指向风十四娘解释:“没什么事,我筹谋帮赵世子报仇血恨呢。”

    这话也是说给赵玉京听。

    赵玉京急怒之下行为过激了,赵衍一句话令他一头一凛,怒火稍稍降下,心道,赵衍费心费力打听这些出来,还特意约他出来提及此事,不会是真的太无聊了,肯定不知打着什么主意,他再愤怒只会被怒火支配,不能冷静思考,从而从容应对。

    闭了闭眼,强迫自己把震惊、愤怒的情绪收拾干净,睁开眼向看着他的风十四娘道:“你出去吧,我们谈点事。”

    风十四娘点头道:“有事叫我一声。”然后拿眼神警告过赵衍,才当先走向厢房。

    洛明光随后而行,走几步回头嘱咐道:“衍哥,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

    赵衍冲她笑笑以示知道。

    二人重新坐下,也不管地上的碎瓷,赵玉京不再动筷,看着赵衍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方才说了,帮你报仇,也是帮我报仇。”

    赵玉京看着对方垂下来的长睫,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比起他的惊怒悲愤,对方明显沉静得多。

    他不由长长呼出一口气,似乎要将一切不应该的波动情绪收拾干净,沉默半晌道:“你报什么仇?”

    “杀父之仇!”

    赵衍淡淡吐出几个字,赵玉京却险些再次失态,他惊讶得几乎要跳起来,忙努力压制自己,沉默好半晌,小心道:“顺义王……”

    赵衍转着杯子,道:“如你所想,被那位在酒里下了毒,过世已经两年。”

    想要取得别人的信任,自己不说出点秘密怎么能让别人同样吐出秘密?何况要取得同盟,也得让对方觉得抓住了自己的把柄。

    赵玉京震惊到无以复加,许多念头在心底掠过,几乎张口结舌道:“怎么……怎么会?”

    但他知道赵衍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面骗他,他的话一定事真的。

    他一瞬间想了许多,同情、悲愤、敌忾、甚至有点小小的兴奋,有人跟他同样背负着对那位的仇恨,何不能联合起来一起谋事?

    他心里胡思乱想着,因此静默的时间更长,赵衍也不开口,两人静静坐了半晌,赵玉京终究沉不下气,开口道:“赵兄打算怎么做?”

    “不急,”赵衍道:“你找人对付击刹司我可以理解,给太子下毒这招棋,是要挑起太子晋王之争?”

    赵玉京再次大吃一惊,他做的那些事情……还有他不知道的吗?

    他处心积虑查他,暗地里不知筹谋多久,他却一无所知。

    赵玉京看着面前沉静的,如一潭幽湖,又如一座巍峨高山般的同龄人,心里又是忌惮,又是佩服。

    今日让他震惊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惊讶的多了,此时反倒平静下来,也不问他怎么查出这件事的,道:“太子和晋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害死我母,我杀他儿子,不是很公平吗?”

    “然后呢?这样能打击到他?”

    赵玉京听出赵衍话中的讽刺,不禁有些微恼,“不行吗?让他尝尝孤家寡人的滋味不是很好吗?”

    “蠢!”赵衍只给了一个字的评价。

    赵玉京微恼,任谁被别人骂蠢都不会开心,道:“怎么蠢了?”

    赵衍仰头灌一杯酒,道:“说你蠢你还不信!你以为让他痛一痛就算报仇了?太子和晋王两虎相争,若利用的好,两败俱伤的可不仅是两人,皇后和陈贵妃、山阳侯和海陵侯,甚至已经明确站队的朝臣都会受到牵连……”

    赵玉京大张着嘴看他,他想要的只是为母报仇,但是赵衍他想做什么?他要做什么?

    赵衍喝着小酒吃着小菜等他消化完,然后凑过去细细耳语,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