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36章 羞恼的赵玉京

时间:2018-03-30作者:晓色初开

    ,!

    明明是平辈,年龄相差无几,但不清楚为什么,赵衍这样端坐在那里,就是让在他感觉到莫名的压力,许是源于对方的气势,也许是对方的身份。

    “请坐。”赵衍起身略欠欠身。

    赵玉京方坐下,两人尚未开腔,陡听得院门响。赵玉京因背对着门,所以转过身看去,这浅浅的院子一眼就能看到门口。

    一看之下猛地站起身,心里咯噔一下:这女魔头怎么也来了!

    却原来是风十四娘大步流星往前走,身后跟着一脸不情愿的洛二姑娘。之后跟进来好几个年轻男子,一个个盯着风十四娘的背影严阵以待,刀兵出鞘。

    赵玉京尚未反应过来,感到身边一阵风拂过,却是赵衍大步走出去,径自迎上来人,嘴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手上一挥,那些跟着两位姑娘涌进来的人立刻躬身退出门外。

    赵玉京心思都在看见风十四娘突然出现这件事上,倒没十分主意。只是在想赵衍的口气,心道,听口气跟女魔头挺熟悉。

    一个念头没转完,却见赵衍越过风十四娘,走向落在后面的洛二姑娘,长臂一伸揽住那姑娘的肩,带着人往回走。

    脸上的淡漠破功,露出发自内心的愉悦,侧低着头看着那姑娘放软了声音问道:“听钟放你进来的?归云怎么了?”

    听钟负责第一道防线,既然没传来消息,定是他看到了洛明光,有意放进来的。

    归云负责的第二道防线的人都随着两人进院跟进来,归云却不见,想必肯定是被风十四娘放倒了。

    风十四娘已经到了房里,正含笑望着惊呆了的赵玉京,“真巧!”

    洛明光和赵衍的脚步也走到房门外,洛明光指指风十四娘,掩唇笑着回答赵衍的话:“她把人打晕了。”

    赵衍很高兴能看到她,她这般掩唇而笑的娇俏模样令他由衷的欢喜,那含着蜜糖一般的声音一直甜到他心里。忍不住就抬起放在她肩上的手臂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又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洛明光看向赵玉京,笑道:“这两日住义母家里,昀哥硬拉我出门,说要带我见识见识夜晚的神都,结果他自己遇到朋友,去赌坊玩了。然后十四娘看到赵世子了,非要拉我进来。”

    说着看着赵玉京笑。

    赵玉京:我这是该多倒霉啊,夜里被她骚扰还不够,随便出个门都能遇到!

    赵衍笑骂一句沐昀:“阿昀真是不着调,怎么能扔下你不管?”

    他其实也没怎么责怪沐昀,有风十四娘在,洛明光的安危没半点问题。

    他眼里此时已经没了别人,拉着洛明光在自己的位置坐下,自己也在旁边坐了,柔声问道:“多时出来的?吃过饭没有?这里都是些下酒菜,太凉,吃了不舒服,我叫人给你做点热菜,想吃什么?这里的鲜蒸鲥鱼、杏仁豆腐都很不错,我叫他们给你做。”

    边说边上手为她抿抿鬓发。

    体贴入微之处令赵玉京看的满满的惊诧,恍然大悟想到,原来这么回事。

    风十四娘看着赵衍的行为若有所思,等赵衍说完,立刻也向赵玉京道:“你就吃这些冷食?身体怎么受的住?要不要先喝点热汤暖暖肠胃?”

    赵玉京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哪知还没完,女魔头冲着赵衍道:“顺便为他也准备一份。”

    赵衍的身形顿了顿,看看风十四娘,再看看赵玉京,俊脸抽了抽,轻咳一声,“好!”

    赵玉京一张脸登时爆红,简直羞愤欲死,额上青筋跳了跳,咬牙切齿道:“风十四娘!”

    风十四娘立刻道:“恩,有事?”

    赵玉京咬咬牙,起身就往外冲,越过赵衍时被拉了一把,“别急着走,有要事找你商量!”

    他见赵衍眼中分明有笑意,恼羞成怒道:“改日吧!”

    洛明光斜了风十四娘一眼,起身过去:“衍哥,你们有事,今日就不打扰了,我们先走……”回头叫不情愿动弹的风十四娘,“十四娘,走了!”

    风十四娘看看赵玉京,有些不大情愿,慢腾腾从盘里捏一片莲片塞嘴里,边咀嚼边起身负着手往外走。

    赵衍这一段没见洛明光,此时见了人,一时舍不得她走。但赵玉京明显有风十四娘就没有他的模样,赵衍只得拉住洛明光,示意右侧的厢房,“乖,不着急,你和十四娘先在厢房中用饭,我这边一会儿就好。”

    “衍哥……”洛明光想拒绝,被赵衍双手放在她双肩上推着往厢房去,打开房门叫风十四娘进去。

    安置好二人,出门把归云弄醒,吩咐他去准备菜肴。

    经过厢房时进去跟洛明光说一声,让她二人稍等,然后回到正房,也没关门,任它敞开着,方便看清院中的情况。

    赵玉京坐在原先的位置上,背脊有些僵直。

    赵衍想笑,赵玉京是怎么招惹了风十四娘,可真是三生不幸。

    压下笑意,重新在原来的位置坐下,斟了两杯酒,一杯放在赵玉京面前,自己举起一杯,示意赵玉京,然后小小抿了一点。

    赵玉京却端起酒杯仰头灌下,灌得猛了,呛得一阵咳。

    赵衍伸手比了一下,道:“吃菜!”

    两人一个没心思,一个羞恼,静静喝酒吃菜,好一阵没开口。

    过了盏茶时间,院门被推开,归云亲自带着可靠的人进来为厢房里的两位上菜。

    等人都出去了,院中回复安静,赵衍才放下酒杯,道:“前日我的人捉了个名曾经在华太妃身边当差的妇人,名叫柳琴,问了些淳和三年的事。”

    赵玉京手中的杯子一颤,酒水撒将出去,登时湿了衣襟。

    旋即知道自己失态了,强自镇定道:“哦,淳和三年什么事?”

    柳琴那日被捉后,逼不得已招出当年真相,事后却自责不已,深觉愧对华太妃,愧对勋国公世子,但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半分。自责懊悔折磨着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既想把事情禀告勋国公父子,让他们早加防范,又觉无言见他二人,想带着家人一走了之。犹豫这几日,尚未决断,赵衍已经约了赵玉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