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32章 两处都在查

时间:2018-03-26作者:晓色初开

    ,!

    陈千里听哪嬷嬷说话也很温柔,像是母亲对自己的孩子。

    那少女皱皱鼻子哀嚎一声:“嬷嬷----你饶了我吧……”

    撒娇的口吻,亦喜亦嗔的神情,叫人心痒痒,恨不得捧到手心了呵护。

    陈千里鬼使神差问了一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府上哪里?”

    问完话他自己也是一惊,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主动跟陌生姑娘搭讪。这种类似登徒子调戏小姑娘的行径一直是他所不屑的。

    菜瓜也震惊地看着他的主子,再看看落日的方向,没错,今日太阳依旧是从西边落下的呀?可他们公子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苗嬷嬷闻言看过去,陈千里她认识,大齐顶尖豪门中的奴仆有几个不认识千里驹的,就是霜色也认识。

    霜色压下脸上的讶色,海陵侯府的大公子没听说有这个喜好啊?规规矩矩屈屈膝,道:“奴婢见过陈大公子,我家姑娘姓名却是不好对外男说,您请见谅。”

    苗嬷嬷侧头用口型对洛明光说了三个字:千里驹。

    洛明光撑大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过去,眼中满是好奇,原来这位就是和采柏公子齐名的千里驹呀!

    陈千里见她撑圆双眼的模样着实可爱可喜,脸上并无丝毫羞恼,忍不住又是一笑,柔声道:“姑娘,可否方便告诉在下你的芳名?”

    洛明光眨眨眼,再欠欠身,“抱歉,小女子的芳名实在不方便告诉您呢。”

    仅这一句,依旧是娇娇软软,听在耳中叫人头发软。那语气分明含着戏谑,像个顽皮的孩子,陈千里越发欣喜起来。

    苗嬷嬷看一眼陈千里那温柔的能滴出水的眼神,嘴角抽抽,扶了洛明光,“姑娘,咱们该回去了。”

    陈千里看着她的身影,勾勾唇角,今日多亏了那小贼了,不然岂不错过了这么可爱的小人儿?

    他目送洛明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一回头突然对上一双狭长的双眼,那双眼只看他一眼,如兜头一盆凉水浇过来,什么旖念统统惊飞,从头一直凉到脚。

    再定睛看去,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转身走了,那背影漫不经心,似乎方才那叫人体肤生寒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

    他抛开这念头,回头吩咐菜瓜:“去打探打探方才那姑娘是哪家的,再跑一趟五城兵马司,叫他们不用找那小贼了。”

    “啊?哦,小的这就去!”

    菜瓜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是他反应慢,而是他家公子一项严肃,不苟言笑,从不会对哪个女子假以辞色,今日竟然会当街问人家姑娘姓名,叫人不惊讶都难。

    陈千里回到府中,脑中还在想今日见到的姑娘,耳中似乎一直回想那一句,小女子的芳名实在不方便告诉您呢……

    直到看见陈四海的身影,才猛然想起今日陈四海的异样。他是个多思多想,疑心病重的人,尽管脸上什么也没表现,心里还是隐隐有些猜忌。

    回到房里,叫来他的亲信吩咐:“明日找两个机灵点的生面孔,去盯着陈大管家的外宅,打探清楚他什么时候买的宅子,平时什么人往来,有没有常去的女子,还有那女子的身份,记住,要做的隐秘,别惊动陈大管家。”

    末了交代清楚陈四海外宅的位置,那亲信应命出门。

    没多时菜瓜回府,陈千里皱皱眉,这速度可够快的,难道任务没完成?

    果不其然,菜瓜苦着一张脸禀告:“大爷,小的无能,小的还没靠近,就被那名女子发现了,就是后来瞪了爷您一眼的女子。”

    陈千里立刻想到了那双狭长的,充满危险的双眼,不由皱皱眉。

    菜瓜继续道:“那女子道,若不是那姑娘不让杀人,小的现在就没命了,爷,真不是小的胆小,实在是那女子太可怕了!”

    他说着果真打了个冷战,眼里露出几分惧色。

    陈千里想起当时那女子给他的感觉的确十分危险,料来是个手底见血的功夫好手。

    心想那小姑娘不知到底是什么人,身边带着这么一位高人保护,还有她的下人认得他,说明那姑娘出身不低。

    想到这里有些心热,虽然出身好不好都无所谓,但若是门第够高更好。

    高门中的姑娘们多数他都认得,却从没见过那姑娘,要不就是养在深闺,等闲不出门,要不就是刚刚进京的。

    今日听那嬷嬷的口吻,刚刚进京这种可能性更大,那么查起来就有目标了。

    吩咐菜瓜:“明日你跟多福两个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就出门去给爷打听,谁家有女儿或亲戚刚刚进京,给爷把名单一一列出来。”

    “是!”菜瓜回了一声,心里想,他们爷这回是对那女子真的上心了。

    ************

    耽搁些时日,罗克用要查的事情终于有眉目了。

    此刻在京城某个偏僻的不起眼的民居里,罗克用和舒敏站着,面对着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贫家效出身,耷拉着脑袋,让人看不见面孔。

    妇女却是坐着,只不过行动不自由,双手双脚被反剪着捆绑在椅上。

    罗克用的声音缓慢而温和,像在跟邻家大嫂打招呼,“柳姑姑淳和三年出宫,当年十七岁,按宫里规矩,且不到放出宫的年龄呢,只因接连几次为华太妃梳头,揪掉了华太妃几根头发……”

    椅上的柳琴听到这里,迅速把头抬起来,露出一张圆润的脸,眉眼五观依旧带着年轻时的清秀。

    当年她出宫的原因不是秘密,那时候太妃心情不好,经常发落宫人,犯错被打板子撵出去的有好几个,直接打死了也有。但这位为什么要翻出这件事?

    她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快到让人看不清,然后重新地下头,但全身上下不由自主有些紧绷。

    “华太妃那会儿正心伤女儿昭阳长公主之死,情志不畅,所以下令打了柳姑姑一顿板子,念着为长公主积福,才没当场打死了,只撵出宫作罢。不知道罗某所讲可是事实?”

    柳琴抬眼看了看罗克用,复又垂下头去,所有的情绪都在片刻间收拾干净,语气毫无波澜,淡淡道:“这位爷既然都打听清楚了还问什么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