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30章 童女 小贼

时间:2018-03-25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京哥,你告诉兄弟,你到底怎么得罪她了?兄弟也好给你说项说项。风十四娘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普天之下也只有我妹妹能约束的了她,你若是真的得罪了她,趁早给兄弟交个底,趁今日妹妹在这里,我帮你说说。”

    赵玉京总不能说她看上他了,要给他生孩子,敷衍沐昀:“她警告我看好赵含璋,再惹洛姑娘就杀了他。”

    “这样啊,你们家那小混蛋真该死!你理他呢,索性让风十四娘给宰了了事!”沐昀倒是信了。

    “不过赵含璋那小子敢惹我妹妹,嘿,大约也好过不了了。”沐昀有些幸灾乐祸。

    赵玉京对赵含璋会如何倒霉半点不介意,若是可以,他还想跟着落井下石。倒是有些好奇,洛二姑娘流落在外多年,这刚回京,哪来的那么大的势力,能让沐昀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竟然能够约束风十四娘那样的人?现在想想他那姨母心高气傲,怎么会看上一个乡下长大的小丫头,大张旗鼓认作义女?如今看来那位洛姑娘可不是个普通小姑娘。

    沐昀送众人出府的时候,恰逢洛明光替长公主送来府相贺的夫人。赵玉京一眼就看到风十四娘远远站着,嘴里叼一根草茎,狭长的双眼眯缝着看过来,似乎看着他勾了勾唇。

    他猛地收回视线,却不期然对上洛明光似笑非笑,了然一般的双眼,赵玉京一张脸顿时红了,脚下一拌险些把自己拌倒。

    *********

    击刹司自三杜死后,随着啸九州和陈霸的覆灭,几乎算是废了,虽然还有些根底,但剩余的都难当大任,淳和帝如臂指使刺杀机构如今像是没头的蛇。

    没了击刹司,淳和帝总觉得自己像个没牙的老虎,其实一个帝王还需要爪牙吗?至高无上的权力就是帝王最最锋利无匹的爪牙。

    只不过淳和帝行事,既不愿落人口实,还不能克己修身,所以走暗箱操作是他最乐意的处事手段。

    这些日子淳和帝自己把自己逼的简直如同困兽,没有击刹司他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关键是到底是什么人针对击刹司,什么人躲在暗处跟他做对,他把彻查的差事交给张彧,如今半点头绪也无。

    论起逢迎拍马,三功首辅无人能及,真正办事,哪里有那个能耐,还不能干脆交给刑部处理,所以一边敷衍塞责,一边鼓动淳和帝重建击刹司。

    击刹司重建起来了,淳和帝就不会再纠结以前的人手到底怎么死的了。

    为了推卸查幕后指使的差事,他自荐担起重建击刹司的责任。

    近些日子都在亲力亲为,首先在五军都督府和京都禁卫军中挑选忠诚能干又功夫好的中高阶将领作为将来的班底,然后再派人去寻找有进取心的江湖好手充作击刹。

    将领的遴选每个他都要亲自查看,否则弄个不忠心的进去,出了事都是他的责任。

    为此很是忙碌了一阵子。他这边忙碌这,突然接到禀报,次辅齐文稹这几日趁他不在,在皇上面前大献殷勤,推荐上清下院的玄朴道长入宫奉驾。

    玄朴以童女红丸可阴阳调和延年益寿为名,建议皇上遴选九至十四岁童女入宫。

    张彧知道皇上近几年的口味越来越不同,稍微上点年纪的女子都不喜欢,喜欢女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小,但玄朴把这年龄阶段拉到九岁,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他气得原地跺脚,把齐文稹与玄朴各自大骂一通,倒不是骂二人心肠歹毒,而是骂二人趁他忙着抢着去皇上面前献殷勤。

    对于淳和帝,他还是十分了解的,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十分上心,也肯定不会大张旗鼓进行,最可能的做法,就是派人去各地收罗,以各种名义把人弄进京。

    这件事不能阻止,阻止了就是让皇上不痛快,张彧嘿嘿一阵冷笑,他齐文稹献的殷勤又怎样,他大可以将遴选童女的人手安排成自己人,到时候功劳还不知是谁的呢。

    *********

    百味居是家顶顶有名的酒楼,在神都妥妥排进前五名,只因这家不时推出新鲜菜肴,什么山里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几乎一网打尽,应有尽有。人们吃惯了传统菜肴,有地方能经常换换口味换换自然是趋之若鹜。

    百味居对过的路边此时蹲着几个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做苦力的,他们都是些找不到生计出路的帮闲,平素为人们牵个马,抬个重物,搭把手赚些打赏的小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端。原本每个地段仅有那么两三个帮闲,以免人多了竞争厉害,谁都落不了好。

    今日却不知打哪里来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早早就蹲在这里。

    原先的三个帮闲嘀嘀咕咕,有人抢饭碗他们可不乐意,但看这两人的模样,小身板没什么力气,不像是下力气的。三人相互打打眉眼官司,打算等等看,他们若真抢活计,再收拾他们不迟

    一直等到日头落山,他们三人都已经接了几个小活计,那两人也没什么行动,似乎仅仅是靠着墙角歇脚。

    少时从百味居里出来两个人,一看打扮都是金尊玉贵的公子哥儿,其中一名年轻公子一出门就有大批扈从涌上来,把他团团护在中间,扶着上马,和另一人点点头打马而去。

    另一人身上穿着冰蓝色斜襟长袍,头上戴着玉冠,额上束着和衣服颜色相同的嵌宝额带,双眉如剑,薄薄的双唇,眼锋有些凌厉,使他看起来有些不好亲近之感。但,人无疑是十分英俊的。

    这公子只带了一命名随从,此时那随从刚从酒楼后院牵出马来。

    三名帮闲发现许久没动静的两人此时动了,他们忍不住笑起来,蠢货,像这种身份尊贵的公子爷最烦不相干的人近身,哪会用的着帮闲?两人去了也是自讨苦吃。

    哪知三人一念未完,见那两名汉子迎上去,其中的一个打了个躬,跟尚未上马的公子说着什么,另一个双眼四处漂移,见那公子没注意,一伸手飞快扯下那公子腰上挂的玉佩转身就逃去。

    另一个原本和公子说话的人也匆忙转过身去,逃跑的方向则是和那人完全相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