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世异人行 第128章 夜探赵玉京

时间:2018-03-24作者:晓色初开

    ,精彩小说免费!

    “放心,答应过你不杀人就不杀人,我门玄镜门人说话算话!”风十四娘一看洛明光的眼神就知道她的想法,忍不住翻个白眼道。

    杜秉忠及被杀的属下:我们难道不是人?

    “那你打听人家到底做什么?”洛明光大有不问出结果誓不罢休的感觉。

    “本姑娘看上他了!”风师娘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洛姑娘险些没没从床上滚下来,失声惊呼。

    咂摸咂摸嘴,又道:“那赵世子真是三生不幸!”

    次间的霜色打个呵欠继续躺下睡觉,风十四娘半夜找姑娘也不知做什么,吵得人睡不着!

    风师娘再次翻个白眼,原路跳出去了。

    洛明光无奈起身关上窗户,继续躺倒入睡。

    ********

    勋国公府的夜晚不怎么安静,因白日赵含璋两次落水,到底是初秋了,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身体受不住,回去就病倒了。

    小陈氏看着儿子服了药,睡得沉了才回到房里。

    门外站着她的屋里的大丫鬟秋锦,冲她屈屈膝又向着房中的方向努嘴使眼色。

    小陈氏心里咯噔一下,脚步一顿,咬咬牙抬脚进了房。

    屋里静悄悄的,明间没人,次间也没人,丫鬟们都已经被赶出去了,每次都是这样。

    她慢吞吞不情不愿进了卧房,勋国公赵臻果然坐在房里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她。

    她不由自主就打了一个寒颤。

    “今日那孽障又惹祸了?警告过你多少次了,看着他点,别总在外面丢我们府的脸,我的话都没听见吗?”赵臻双手放在双膝上,虽是坐着,但看小陈氏的神情却带着高高在上的俯视。

    小陈氏在外面的利落不知哪里去了,嗫喏着道:“这次不是璋儿,是洛家那贱人推的璋儿。”

    “哼!当我蠢吗?撒谎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真该在湖里淹死!”

    面对如此恶言,小陈氏却半点不敢狡辩,听赵臻的口气完全知道事情经过。

    “再警告你最后一次,那孽障若再在往外面丢老子的人,老子就杀了他!”

    小陈氏登时不寒而栗,她知道他不是随口吓唬,他真会要了璋儿的命!

    小陈氏噗通一声跪下去,哀求道:“爷,那也是你的骨肉啊!你不能这么对待他!他还是一个孩子……”

    “住口!若不是你一味娇宠,那孽障怎么会长成这样?”赵臻呵斥道。

    他目中带着怒火,皱起的眉头在额前形成一道深深的川字,后槽牙咬起来,如一头暴怒的雄师。

    小陈氏立刻不敢再发一言,缩着身子垂下脑袋噤若寒蝉。

    她感觉头顶的目光森然盯着她,如同一只野兽欲待择人而噬。

    半晌,头顶的声音传来:“还不过来!”

    她身子一抖,想到即将发生的事,再次不寒而栗。

    但她片刻都不敢耽搁,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靠过去,小心翼翼伸出手去帮他解衣。

    赵臻的衣服刚被解开,他便动了,起身一把把小陈氏扔到床上,开始撕她的衣服,他的动作毫不怜惜,真如一只发疯的野兽一般,撕咬着猎物。

    任谁都不敢相信,此刻一头疯兽一般的男人,会是外面风度翩翩,文雅斯文的勋国公。

    小陈氏撕咬着唇,一声尖叫都不敢发出来,多少次血的教训告诉她,她若敢在此时叫出来,他就会越加疯狂,越让她生不如死。

    她咬着牙,顺从地被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的衣物捆在床头,顺从地忍受他疯了一般的在她身上掐拧撕咬蹂躏。

    这是她选择的路,是她费尽心思,填进别人的性命才嫁的男人,再委屈,再难过也得咬着牙走下去!

    床在咯吱咯吱摇动,她的心神却回到当初生过女儿方满月的时候,那时她的身体还没养过来,他便像现在一般折腾她,于是她再次有孕,以至于儿子胎里亏了,永远也长不大。

    她的眼泪无声无息掉下来,她当初怎么会被他的风采迷惑,鬼迷心窍了以至于选择了一条这样的路?

    勋国公的上房再怎么风骤雨狂,赵玉京的院子却安静极了,上上下下都已经进入深眠。

    此时的风师娘已经潜入府里,从一间房里随意提溜出一个人,也不问是谁,问清楚赵玉京的院子所在的方位,然后顺手扭断了人家的脖子往地上一扔走了。

    进了赵玉京的房间,对方正是好梦酣眠,室内燃着一架地灯,灯罩下发出朦胧的光。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好看,走近观看,就着柔和的光晕,能看到赵玉京细瓷般的肤质,白日斜斜上挑的眼睛此刻闭着,睫毛下形成一道优美的暗影,双唇即便熟睡也是紧紧绷着,似乎不怎么快活。

    不过,还真是好看啊,风十四娘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摸了一把。

    熟睡中的赵玉京被这轻轻抚摸惊醒,突然睁开的双眼有片刻的迷糊,陡然清醒过来。

    容不得他反应,风十四娘已经上手捂住他嘴巴,把他的脑袋牢牢抵在枕上,低低道:“别叫!”长剑从手中悄无声息冒出来,冷光闪闪,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床上的美人儿倒也没有大惊失色,眨巴两下眼睛示意知道了。

    风十四娘又道:“我没恶意,你若惊动人来只会徒送了别人的性命,所以奉劝你还是乖乖的。”

    这道理不用风十四娘讲,赵玉京也能懂,她既然能够不惊动府里护卫悄无声息潜进来,定然本事不小,要杀他早就杀了,还用废话这么多?

    风十四娘于是放开赵玉京的嘴,浅浅淡淡笑了笑。她不常笑,这一笑并无几分善意,反倒有些惊悚。然后当着赵玉京的面,故意让手中的长剑慢慢收进身体里。

    看得赵玉京惊疑不定,心想这剑怎么能够消失在身体里,这姑娘也不知到底是不是人,难道是个妖怪?

    因存了这念头,心里到底有几分怯意,慢慢坐起身道:“麻烦姑娘转个身,待我穿上衣服。”

    “你穿吧,里面不是有中衣?”风十四娘说道,其实她想说对方即使不穿衣也没什么,怕吓着他所以临到嘴边改了说辞。

    赵玉京:“……”

    好吧,对方一个姑娘都不怕,他怕什么!
小说推荐